“家财万贯,一日不过三餐。广厦万间,夜眠仅需七尺。”房子作为许多消费者一生最大的投资品,常常成为坊间茶余饭后讨论的话题。而随着中国住宅地产业进入提质换挡、减速运行的新常态,购房者群体也从群体特征、买房需求到信息获取渠道上有了不同的变化。羊城晚报记者梳理行业相关数据报告发现,楼市消费开始呈现购房群体年轻化、女购房者增多、消费需求多元化推动房企数字化等不少新趋势。

趋势1:

年轻购房者跑步入场

重点城市客群三成人不足30岁

“手里没有一分钱,却有了一套房。”刚刚毕业半年,“90后”孙森在父母的支持下在广州市黄埔区购买了一套一手商品房,“父母帮我给了首付,这是压力,也是一种动力。”

在首套房的购买群体中,像孙先生这样的年轻购房者越来越多,可见年轻群体正在加速“跑步”入场。

暨南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郑贤告诉羊城晚报记者,“95后”“90后”将逐渐替代“80后”成为购房主力将是大趋势,“绝大多数年轻群体的购房需求属于刚需求,城市购房者的均年龄不断下降,从侧面反映出房地产市场正在回归理。”

数据也给出了同样的答案。贝壳找房台成交数据显示,年来,年轻购房者在房地产交易中所占比重增速明显,2020年全国30个重点城市购房客群中,虽然30至39岁的人群依然是主力购房群体,但30岁以下客户占比达到26.35%,较2017年提高了12.09个百分点。

“虽然‘前浪’80后仍然是购房主力军,但‘后浪’逐渐成为购房主力军的趋势仍然明显。”贝壳研究院分析师闫金强表示,当前购房客群年轻化趋势明显,以90后为代表的新兴人群购房占比显著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与一线城市相比,新一线城市年轻购房客群比例更高。受制于住房成本、限购政策等影响,新一线城市购房客群年轻化,30岁以下客群购房占比较一线城市高出16.27个百分点。

有了房子就有了安身立命之所,多了一份安全感;有了房子就不必支出租房消费,化消费为投资;有了房子就证明自己已经独立……90后买房的原因多种多样,那么驱使年轻群体成为购房一族最重要的原因是什么?

波士顿咨询公司(BCG)与贝壳研究院发布的《数字共赢:2021居住地产数字化白皮书》显示,可以自主选择装修风格成为90后最重要的购房决策因素,其次为有归属感及安全感。而值得注意的是,结婚对于购房决策的影响排名并不居前。

趋势2:

置业潮悄然来袭

深圳女购房者占比反超男

“三八”妇女节将至,女消费“她经济”成为了各行各业关注的热点,“女王节”“女神节”等标题和口号也在街头巷尾随处可见。羊城晚报记者注意到,随着“她时代”的到来,越来越多的女加入了购房置业的队伍,掀起了一波女置业潮,也使得楼市“她经济”如火如荼地进行着。

《2020年女置业报告》指出,74.2%的女在买房时完全没有接受伴侣的资助,其中45.2%接受了父母的资助,29%的女能够凭自己一己之力购房。

身为“95后”的琳泓告诉羊城晚报记者,自己还未婚,但是已于2020年在广州购房。“异乡求职,身为女生,买了房子会更有安全感。”在她看来,拥有了婚前房产,以后面对婚姻的时候会“更有底气”。

《数字共赢:2021居住地产数字化白皮书》显示,2020年,全国30个重点城市整体女购房占比47.54%,较2017年高出1.94个百分点,其中新一线、二线城市女购房比例略高。

而这样的趋势在深圳尤为凸显,深圳男女购房占比以一个剪刀差宣告着楼市“她经济”的崛起。深圳贝壳研究院数据统计显示,几年女购房占比已逐渐超越男,尤其在2018年后,女购房占比维持在50%以上且逐年上升。2020年1-9月,深圳女购房占比53.3%,相比2015年增长4.1%,而男购房占比46.7%,低于女购房占比。

除了数量增长以外,楼市“娘子军”也呈现年龄更低的趋势。贝壳研究院数据显示,2020年24岁以下、25至29岁女购房客群占比,分别较2017年提高了6.58个百分点和6.22个百分点,明显高于其他年龄段。

2020年1-9月,女购房均年龄为33.98岁,男为34.49岁,可见女置业者更年轻。90后女置业者成交占比高于男,在26岁-30岁的购房人群中,女占28.9%,大于男(25.5%)。

趋势3:

消费者需求多元化

房企数字化成大势所趋

2020年,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了各行各业,也悄然改变着购房者们的消费需求。后疫情时代,消费者更偏好社区服务和居住环境。从供给端来看,疫情也催生着房地产行业不断进行租赁、购房、换房、物业管理等不同业务场景和环节的数字化。

随着购房群体的年轻化,购房者获取信息的渠道也有所变化。不同于以往的实地看盘,中介推荐,在抖音、小红书等社交媒体上来一场“roomtour”也正成为年轻群体中的新潮流。根据波士顿咨询公司联合贝壳研究院发起的《2020年购房者交易旅程》调研结果,60%的用户通过微信、社交媒体以及垂直台等线上渠道获取房源信息。其中,购房者易受影响的三大数字渠道为微信生态群、房产垂直台、短视频与直播等新兴社交媒体。

贝壳找房数据显示,2020年,其超过一半的用户来自于线上,每一个客户成交前均线上咨询80次,较2017年增长超15%。

“业务要素数字化的驱动下,房企进行以消费者为中心的数字化已是大势所趋。”华南某大型地产资深从业者李小姐告诉羊城晚报记者。

克而瑞数据显示,2020年合约销售额排名前50的头部房企显著提升了在数字化方面的投入。

在资金投入上,约60%的头部房企每年投入超过1亿元用于数字化转型,包括建立数字化创新中心、数字化供应链体系、线上营销渠道等。在组织投入上,约90%的头部房企将信息管理部门设为一级部门,且大多由副总裁级别挂帅。超过一半的头部房企培育出50人以上的数字化团队,并加大了对于数字化转型咨询服务的采购力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