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长假,京郊民宿火爆,但攀升的价位也让消费者纷纷吐槽,是民宿的成本高?提供的服务值?还是一房难求抬高了价位?

“京西某民宿一个五居室的院子,‘十一’期间要15000元一晚,贵得离谱,这哪还是民宿,价格太不亲民了。”市民高先生向记者抱怨。这样价位的民宿在京郊并不少见,尤其是毗邻景区、有点知名度的,一间双人房两三千元只能算中档,带数个卧室的院子动辄五六千、上万元。

这样的价位虚高吗?“如果只满足住宿功能,买一个休息睡觉的空间附带一些商务功能,在北京、上海、广州这样的城市中心区域,350元到400元一晚。搬到乡村来,环境好了,再加300元,一晚700元到800元的定价是合理的,也是可持续的。”九源设计院院长、又见炊烟新田园度假地投资人江曼认为。

但大多民宿的定价不是按照能提供的服务来计算的。“他们是按照收回成本的目标倒推来定价的。我投了几百万、上千万元在一个院子里,三到五年要收回成本。按京郊民宿目前平均入住率33%来计算,一年能挣钱的时间就100天左右,所以必须定这么高的价格才能收回成本。”一位民宿经营者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在业内人士看来,目前这样的价位是由市场决定的,但随着市场的饱和,价格会相应回落。“行业发展早期,民宿在京郊还是稀缺资源,卖的是稀缺,定价就可以任性。”一位民宿行业投资者告诉记者,随着涌入这个行业的热钱多了,稀缺变饱和,价格就会回落。眼下,京郊民宿的投资热情高涨,供应也在趋向饱和。

专家认为,长期来看,消费者不会只为住宿功能高价买单,还要增加附加值。

“首先要弄清民宿的本质是什么。本质是主人文化,主人喜欢画画、喜欢做手工、喜欢烹饪,把自己的家改造成可以接待住宿的地方,让客人来体验一种生活方式,这才是世界各地有生命力的民宿的本质。”江曼说。而如今很多“高价民宿”没有“主人文化”,只有高投入雕琢出的精致环境,准确地说应该叫“精品酒店”。

“除了吃和住,还能有文化体验、生活方式的输入等等,才能算民宿。”一位民宿研究者告诉记者。在怀柔区渤海镇响水湖景区有一家儿童文学作家开办的民宿,客人入住期间,每天都有茶艺、插花、书法、国画等的讲授和体验活动,算接近最初意义上的民宿。

早期的京郊民俗户在内涵上更接近民宿,为何大多被市场淘汰?“酒店产品通常五年就进入一个装修期,个体经营者很难留下维修基金,农民挣了钱,攒下买房、买车,很难做到持续投入更新改造。”上述民宿投资者说。鼓励民俗户升级,一次性投入大笔资金建民宿,如果后续没有持续投入的能力,将面临无法收回投资、无以为继的风险。

“民宿只是乡村体验的一个载体还不是产业,想做成产业需要系统的支持,比如规范化、标准化的床品清洗、食材采购、劳动用工,有特色的文化体验等等,这需要政府引导支持下各方共同努力。”江曼说。本报记者 于丽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