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候鸟经济的不断升温,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谋局银发经济。3月25日,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以下简称“国航”)推出的“敬老权益卡”开售。不仅如此,年来不断有航企试图挤入老年市场,南航等多家航企甚至还打过老年餐的主意。对此,有业内专家指出,老年市场可能并没有航企想象中的那么美好,企业集中入局可能很难在短时间内充分对接老年人的需求。老年版“随心飞”的推出能为航企赚一波“好感”,但究竟能在收益上带来多大增量还有待观望。

老年版“随心飞”来了

疫情的冲击下,生存形势严峻的航企,纷纷做起了老年人的生意。

作为国内民航运输领域的头部企业,国航开售针对老年人的老年版“随心飞”产品,显示出航企拼抢银发市场的野心。 根据产品介绍,国航发售的敬老权益卡售价为每张499元,面向年龄60周岁(含)以上旅客销售。购买权益卡后,老年人便能以300元一张(不含税费)的价格在有效期内不限次数地购买指定客票。

国航客服人员进一步向北京商报记者透露,此次售卖的权益卡库存为2万张,截至开售日下午,余量仍比较充足。不过,对于此卡的具体销售情况以及是否会为老年客群提供专门的售后服务等,国航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尚无更多信息可回复。

北京商报记者对比发现,与常规的“随心飞”系列产品相似,“敬老权益卡”也有一些使用限制。具体来看,该卡有效期不满一年,为自购买之日起至2021年12月26日。其中,4月30日-5月2日、9月29日-10月2日等为不可用日期。

此外,使用“敬老权益卡”购买的机票如自愿退票只可退税费并计入使用次数,不允许自愿及非自愿签转。同时,该卡要求需提前5-15天查询余票情况并订购机票。

开售几小时后,北京商报记者采访了成功购卡的王女士(化名)。她表示,自己在开售前早早就登录了国航App,准备给父母抢两张权益卡。然而,购买时王女士却发现,购卡的必要条件之一就是老年人要注册国航凤凰知音会员,且需要本人的手机配合操作,老人想要自主完成难度较大。同时,使用权益卡预订机票需要至少提前5天选择可使用的线路和时间等,对于惯了由子女“代劳”的老年消费者,也确实需要一个适应的过程。不过,也有消费者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对于愿意多出门走动、候鸟式养老的银发族来说,不限次的特惠票还算“真香”。

航企扎堆老年生意

其实,航企做老年人生意,国航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不过此前几年,老年航空产品还是相对“含蓄”。2013年曾发布中老年产品线“慈翔”的山东航空(以下简称“山航”),就是以旅游作为主要切入点的。有知情人士向记者透露,根据山航当时的调研,老年人自己安排出行多有不便,由航企与旅行社合作设计老年游产品,希望能更有效率地切入这个供给不够充足的市场。

而“随心飞”产品推向市场后,航企对于吸引老年客群也有了新招。去年底,山东航空就发售了“慈翔公务舱升舱年卡”,售价999元。据上述知情人士介绍,接下来山航还将继续深耕老年市场,并计划于今年5月起陆续推出相关活动及产品。

民航高级经济师王疆民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其实十多年前就有航空公司“看上”了潜力巨大的银发客群,但那时,航企的突破口大多集中在旅游方面。

不过,今时已不同往日。如今的银发群体已成为任何行业都无法忽视的重要消费力。公开信息显示,在最的“候鸟式”出行高峰期(去年11月1日-4日),南航哈尔滨至三亚方向航班运送旅客2000人次,较上年同期增长31.5%,其中老年旅客量增幅明显。

而2018年,中国民用航空局、国家发改委也联合印发了《民用航空国内运输市场价格行为规则》,提出鼓励航空运输企业对老年人等特殊消费群体购票实行优惠,具体优惠办法由航空运输企业自行制定。

在多重因素刺激下,航空公司也终于走到了台前,准备与各领域入局者在银发经济的赛道上一较高下。

3亿人“蛋糕”并不易切

老龄市场究竟有多大?根据相关统计数据,预计“十四五”期间,中国老年人口将超过3亿人,从轻度老龄化进入中度老龄化阶段。然而,看似“大而美”的朝阳经济,对于航企来说,却面临着客群转化有限等现实问题。

有民航业内人士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当前,不少老年人使用智能设备为自己订票就有一定难度,若单独出行,在办理值机、托运等方面也可能面临难题。同时,老年人对飞机上的座位宽窄、服务、餐食等要求也比较高,一些人还有按时服药等需求。对此,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博士后、欧亚系统科学研究会老龄产业研究中心主任郑志刚就直言,老年人能否乘坐飞机很大程度上受其身体状况的影响。

对此,郑志刚提出,航企若想做大老年市场,目标客群就需进一步细分,落在如75岁以下的活力老年人上。“同时,各企业还可在餐食等方面做些优化,并针对老年群体设置一些绿色通道、候机室等,将服务进行适老化调整,”郑志刚称,“此外,航企也可与一些供货商合作,补齐接送机等需求集中的衍生服务,进行更市场化的产品设计。”

王疆民还提出,老年市场还是有探索的空间,但航企在研发产品时还需更多关注老年人的实际需求,除了产品,配套服务也要跟上,在提高价比的基础上保证舒适度。不过,他也直言,尽管目前航空公司已有一些针对特定群体的服务,如针对儿童的“无人照看出行”,但这类服务基数都很小,如果增设面向老年人的新项目,航企如何衡成本投入也是一个考验。因此,老年人是否会为新产品买单、市场接纳度如何,都有待观望。

北京商报记者 蒋梦惟 杨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