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严“限塑令”下上游助推中下游企业转型

上游企业布局原料提升产能 降低原料成本是关键

3月10日至12日,“2021 中国(广东 佛山)国际橡塑产业博览会” 在广东省佛山潭州国际会展中心举办。为响应国家环保号召,展会特增添生物降解材料展区。

从“限塑”到“禁塑”,从“一次塑料”到“全生物降解”,相关政策的发布也进一步对行业进行着影响。从去年至今,一路上涨的生物降解材料价格,在上游头部企业布局材料生产后,尽管产能会有所增加,但今年生物降解材料PBAT价格或将继续维持高位。而上游、中游、下游企业的相互影响下,有望能够五年内完成“禁塑”的阶段目标。

从“限塑”到“禁塑”

2008年6月1日是我国“限塑令”实施首日,从该日起,所有超市、商场、集贸市场等商品零售场所一律不得免费提供塑料购物袋;2020年1月16日,国家发改委联合生态环境部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意见》(下称《意见》),要求在2025年以前完善塑料制品生产、流通、消费和回收处置等环节的管理制度,对不可降解塑料逐渐禁止、限制使用;2020年7月11日,国家发改委等九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扎实推进塑料污染治理工作的通知》,对禁限管理的细化标准进行了详细界定。

针对“限塑”与“禁塑”,武汉市政协委员、武汉华丽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张立斌介绍,2008年的“限塑令”是专门针对商超的购物袋这一个产品的要求,限制超薄的购物袋,并且需要收费。他认为,此次的《意见》是“限塑令”的升级版,禁止生产不可降解的塑料制品,既不让生产、也不让销售,这是和2008年最大的不同;另外,此次是全方位的,并不是一禁了之。“第一是减量,第二是替代,用可降解替代不可降解。第三点则是循环,当替代不了的时候,就要循环使用,减少一次塑料制品对环境的污染。”张立斌说。

“2008年的‘限塑令’只提到了开始,并没有提到结束的时间和达成的目标;而此次《意见》则明确了从2020年到2025年的五年时间周期,不但有时间表,还有禁塑目录,以及各个行政区划级别的相关指南。我觉得用五年的时间去解决一次塑料的问题是有把握的。”张立斌说。

生产原料价格短期仍在高位

“找塑料网”总裁牟斌则认为,新版“限塑令”不应被定义为“禁塑”,“塑料的应用是非常广泛的,可以说我们的生活离不开塑料。目前,国家的政策是限制一次塑料消费品,主要是一些一次的塑料购物袋、垃圾袋,还有一次的餐盒,要先把这些塑料产品限制住,这样做对全球的环保都是非常有贡献的。”

牟斌表示,新版“限塑令”出台之后,整个行业发生了不小的变化,很多原先做不可降解餐盒、塑料袋的企业都在努力地尝试转型做全降解的餐盒。另外还有上游做塑料改、新材料的公司,他们之前主要是做普通塑料改,如今也在朝着全生物降解材料的改尝试。

牟斌介绍,当前生物降解材料PBAT的价格上涨很厉害,生产PBAT的原料BDO(1,4-丁二醇)也供不应求,价格已从7000多元每吨涨到3万多元每吨,这直接影响到PBAT的价格,目前PBAT价格是35000元每吨,原料供不应求、价格过高是困扰行业的最大问题。

他表示,目前已有30多家企业正在扩大PBAT的产能,综合统计下来,未来将有三四百万吨的产能。但PBAT的价格要降下来还要一段时间,短时间内价格仍将维持在高位。

苏州和塑美科技有限公司销售总监黄仁洪认为,原材料投入产出需要一个过程,当原材料供应充足之后,市场形成使用惯也需要一个过程。“政策下来之后,能推动上游继续投入大量资金生产,这样中下游才有积极跟进。”他表示,随着产能增加,整个链条发展起来,加上市场培育,才能真正达到“限塑”目的。

去年全省塑料制品加工业营收4721.7亿元

自去年1月《意见》出台后,省级“禁塑”政策出台明显加快。去年9月,广东省《关于进一步加强塑料污染治理的实施意见》实施,明确到2020年底,广州、深圳城市建成区的商场、超市、药店、书店等场所以及餐饮打包外卖服务和各类展会活动,禁止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集贸市场规范和限制使用不可降解塑料袋。

广东省塑料工业协会会长符岸表示,《意见》中的政策措施涵盖塑料制品生产、流通、使用、回收、处置的全环节,具有高度的系统和整体,有利形成塑料污染治理长效机制。此外,《意见》也考虑了不同区域和行业的差异,按照重点突出、有序推进原则,分时间段、分地域、分步骤,积极稳妥推进。

符岸介绍,2020年全国塑料制品加工业规模以上企业数达到16592家,资产总额达到16452亿元,塑料制品产量为7603万吨,营业收入达18890亿元。我国是塑料生产、消费大国,广东也是塑料大省,全省去年塑料制品加工行业营收4721.7亿元,占全国统计数22.05%。

学界:五年将PHA成本降低至12000元每吨

清华大学化学工程系教授陈国强研究生物降解材料PHA已有36年时间,他和团队正争取用5年时间将PHA成本降低至12000元每吨,一旦实现,意味着未来生物降解袋将与目前的塑料袋价格相当。

陈国强介绍:“在学术上,我国多年来一直对生物降解材料领域有很大的投入,其中,清华大学发表的关于PHA的论文从质量到数量都是全世界第一的;而在应用领域,全世界做PHA的公司中,中国数量最多。无论是学术界还是产业方面,中国在这个领域都是领先的。”他告诉记者,相较其他的生物降解材料,PHA材料有很多无可比拟的优势,比如它的结构多样、能多样、生产原料多样,同时具有强生物降解、海洋溶解、动物可食用等多重优势。“PHA的所有原料都是种出来的,在生产过程中采用全生物发酵,无需高温高压,无需有机溶剂,成品用完之后捣碎可以用来喂猪、喂鱼,也可以用堆肥方法降解,整个过程达到100%的碳中和。”

陈国强表示,目前困扰PHA发展的问题还是成本,用于生产PHA的原材料每吨售价高达四五千元,而成本高的主要原因还有生产规模小;但他的团队目标是5年内将PHA成本降低至12000元每吨,这将让PHA制成的生物降解袋成本与目前塑料袋价格差不多,“这样大家在用的时候就不用考虑价格的因素了,当然我们要付出很多努力。” 陈国强说。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张丹、武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