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存款整顿风暴已至,在获客揽储承压的背景下,部分银行推出“短期长息”按“周期派息”的产品,虽然“周期内”提前支取按活期计息,但本息仍可在满一个周期(比如1年)后提前支取,不必等到产品最长存期(比如5年)仍然能保证满期(5年期)最高收益率。多位业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这与之前被叫停的“靠档计息”本质一样,是“换汤不换药”,还存在变相“高息揽储”之嫌,银行资产端和负债端的匹配程度也可能会被监管密切关注。

热推“周期派息”存款

1月20日,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部分互联网平台上针对存量用户的银行存款产品推介虽尚未“完全终结”,但产品已大量下架,在售产品宣传标注也有了“微调”。某互联网平台上银行存款产品销售页面此前“领助力券、最高奖励×××元、收益由高到低筛选”等标注已消失不见。

此前1月15日,商业银行互联网存款新规“靴子”落地,新规明确“商业银行不得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定期存款和定活两便存款业务,包括但不限于由非自营网络平台提供营销宣传、产品展示、信息传输、购买入口、利息补贴等服务”。

在此新规下,中小银行吸收存款能力面临挑战,调整“揽存”渠道势在必行。一方面,各行纷纷发力自营平台“拉新促活”,另一方面,取代“助力券”等形式,“周期派息”成为不少存款产品的主打卖点,并越来越受到中小银行的青睐。北京商报记者查询发现,蓝海银行、众邦银行、辽阳银行等多家中小银行都推出了这类存款产品。

比如蓝海银行在售的“周期派息”存款产品,存期5年,派息周期包括每7天、30天、90天、180天、360天派息。根据派息周期长短相关产品存款利率最低年化3.6%,最高4.7%。

以该行推出的蓝贝贝360天产品为例,50元起存,存期5年,满期年化利率4.7%,每360天派息,可部分或全部提前支取。

根据计息规则,该产品每满360天为一个付息周期,每存满360天,即本周期按满期年化利率4.7%计息,并将利息自动兑付至电子账户,本金将自动续存到下一个计息周期,最长续存期5年,到期后本息自动转入认购账户。

根据该行客服介绍,若未存满一个付息周期(360天)则根据实际存款天数按活期利率计息,若已存满一个付息周期未满下一个付息周期,比如存入365天,前360天按照满期4.7%计息,后5天则按照活期计息。

1年取出仍可享5年期利率

这类“周期派息”产品的特点显而易见,是将一个较长期限的存款产品分成了较短的周期,无需等到最长约定期限,存取灵活且能较好兼顾收益率。

在零售金融专家苏筱芮看来,这种“周期派息”产品目的是为了优化金融消费者体验,增强用户黏性。每一个周期实际上相当于“锁定期”,“锁定期”内强制取出只能按活期计息,不像靠档计息产品在“随时抽身”的同时,还能获得高息回报。

不过,北京商报记者也注意到,在“周期派息”银行存款产品页面计息规则介绍上,仅提示存满一个周期利息自动兑付至账户,本金自动续存至下一计息周期,并未表述是否可以提前支取本金,而这关系着产品实际流动性管理情况。

就此,北京商报记者向众邦银行、蓝海银行、辽阳银行等多家银行咨询,均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即满一个周期时就可提前支取本金和利息,同时利息按满期年化利率结算。

众邦银行工作人员介绍一款众惠存5年期30天付息产品时表示,该产品满30天付息,利率4.18%,若想一个周期就支取,在第31天,年化4.18%的利息到电子账户后,就可以选择提前支取,本金也可以支取到电子账户内。

辽阳银行工作人员以该行一款臻惠存年享2号产品举例,该产品期限5年,满1年付息,存款利率4.875%。可以选择不拿满5年,只要满1年即按照年化4.875%付息,且届时本金和利息均可取出。蓝海银行工作人员也表示,满足一个周期,利息兑付时就可以本金连带满期年化利率水平计算的利息全部支取。

这就意味着,投资者选择一款“周期派息”产品,1年时间可以取出,但拿着5年期水平的利率。而这类“周期派息”的产品利率较一般的定期存款产品普遍更高。比如蓝海银行App页面显示,该行定期存款产品期限介于3个月至5年之间,年利率介于1.65%-4.8%。其中1年期整存整取的产品显示最高年利率2.25%。与前文所述的360天周期付息利率4.7%的产品利率形成鲜明对比,若“周期付息”则表明银行获取资金成本被显著抬升。

“比照银行1年定期定存的利率,此类分期派息产品采用的是5年期利率,因此对市场用户仍具吸引力,与5年定期存款相比,此类分期派息产品显然期限更短,从机构角度看,这也对机构资产端的风险定价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苏筱芮如是说。

打擦边球?

当北京商报记者询问一家民营银行相关负责人是否考虑做这种类型的存款时,得到的答复是:“这感觉和靠档计息差不多,担心风险大,我们不敢做。”

是否能提前支取本金是判断这类产品是否存在风险的关键。多位业内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如果本息皆可按周期取出,则与之前被叫停的“靠档计息”无本质差别,是“换汤不换药”,还存在变相“高息揽储”之嫌。

回顾之前被叫停的靠档计息产品,这种产品此前提前支取时不按照活期利率计息,而按照存款时间分段计算利率。但该类产品违反了《储蓄管理条例》第24条:未到期的定期储蓄存款,全部提前支取的,应按支取日挂牌公告的活期储蓄存款利率计付利息。

去年3月,央行发布《关于加强存款利率管理的通知》,强调按规定要求整改定期存款提前支取靠档计息等不规范存款“创新”产品,去年底,六大行联手叫停靠档计息存款产品,此后各银行纷纷跟进,自2021年1月1日起,调整靠档计息存款产品计息规则,提前支取计息方式由靠档计息调整为按活期利率计息。

“靠档计息之所以被叫停主要有两方面原因。第一,这是一种变相的价格竞争,‘高息揽储’,抬升银行负债端的成本,进而影响银行贷款利率,推高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第二,会引起商业银行负债端的不稳定,形成期限错配,造成流动性问题。而上述‘周期派息’产品表面上看只是派息,但实际上却可以取本金,这跟靠档计息没有本质区别,原本是5年存款产品,每年派息又能取出,实际上就变成1年期的存款了,明显把负债端的期限缩短,造成与资产端期限错配,举个极端的例子,如果客户都选择在一年的期限取钱,但是银行贷款放给客户5年一时收不回来,这边存款客户又急要钱,银行很容易就会出现流动性风险。”某国有大行投资人士对北京商报记者如是说。

在他看来,“周期派息”的形式或许可以有另一种探索。“如果只是付息不取本金,这倒可以看作是一个创新型可以尝试的产品,我们也在考虑研究是否可以设计这类的产品,比如现在养老产品同质化比较严重,期限又很长,如果按周期派息每隔半年或1年提前拿到利息,来应对日常开支,或许更符合居民消费习惯。”上述国有银行人士如是说。

银行业资深分析人士王剑辉进一步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周期派息”如果允许本息提前支取,可能涉嫌违规,与靠档计息没有本质差别,而且利息更高吸引储户的“效果”可能更强,造成银行资金匹配潜在失衡的风险更大,更有可能被监管关注。

“成本付出(简单理解为银行付给存款人的利息)刚性增多,收益(简单理解为贷款人给银行利息)不一定能相应提升。如果收入真的能同步增长,那就意味着实体经济负担加重。同时银行资产端和负债端的匹配程度也可能会被监管密切关注。”王剑辉如是说。

苏筱芮认为,“周期派息”产品目前处于监管空白,这种“短期长息”的产品或为中小银行为揽储而实施的无奈之举,当前存款业务面临“内忧外患”,在靠档计息规则调整、结构性存款压降、互联网存款外部渠道受限的多层重压之下,中小银行获客、揽储艰难。苏筱芮建议,应适当地为中小银行揽储营造合理、宽松的环境,否则散户资金大量流向权益类市场,负债端的“缺血”可能传导至资产端,进而影响到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服务能力。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马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