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银行业将进入发展新常态,进入挑战与机遇并存,希望我国银行业的发展会越来越好。

一、银行业的获利水平将进入新常态预计银行业的资本回报率(ROE)将下降到GDP增速的2.0~2.5倍左右。

基于未来五年平均GDP增速6.5%的预估,银行业的资本回报率平均约在13%~16%之间。同时,银行经营管理能力的差距在充分竞争的市场化环境下被放大,银行的业绩显著分化,第一梯队优秀银行的资本回报率能够达到GDP增速的近3倍,而末端梯队银行的资本回报率仅能达到GDP平均增速,即6%~7%之间,甚至低于其资本成本。

伴随着利率市场化的冲击与竞争加剧,预计未来十年将陆续出现由存款保险机构接管、重组问题银行的案例,以及二三线城市农商行、城商行被兼并收购的案例。

二、金融业混业经营成为趋势

在国际上,混业经营的大型金融集团、以及聚焦单一行业的专业金融机构并存。通常专注单一行业的金融机构更容易建立专业化优势,在竞争中胜出;在估值上,专业金融机构更容易受到投资者的青睐。

在新兴的中国市场,为消费者提供一站式的综合金融服务日益重要。为了支持国家产业整合、重构、提升的经济改革大战略,涵盖保险、证劵、银行、资产管理的金融混业经营将成为趋势。一些大型混业金融集团已经占据了有利的竞争地位,呈现出领先的态势。而为了有效整合金融监管,监管治理制度也可能改革为准单一的监管体系;金融控股公司将是金融行业最有可能的公司治理架构。

三、银行业将被迫走向精细化经营与管理

在净息差收窄,人力成本、合规成本高涨的压力下,银行业将被迫从粗放式发展转向精细化经营与管理。银行必须向管理要效益,应重点专注四大领域:第一,经营模式的设计、细化与执行落地,主要涉及营销组合与风险管理;第二,大数据与信息的收集、分析与决策利用;第三,跨国、跨领域专业人才的网罗、培养与使用;第四,掌握沿着价值链创造增加值的过程与定价能力。

四、轻资本成为高盈利银行普遍采取的经营模式

随着资本市场、大资管行业的快速发展与现代化,盈利能力在第一梯队的金融机构几乎都采取轻资产、高资本周转的财务运作模式。善用资本市场间接融资机会成为银行的财务部门、投资银行等业务部门的重要技能,未来很有可能由投资银行或资产管理领域的专家出任几大银行的行长。

五、资本市场复苏与产投融结合的业务加速发展

在资本市场复苏,全国产业整合、升级与重构的大浪潮下,产投融结合的信贷与股权融资、财务咨询、资产管理将成为商业银行在公司金融领域成长最快、获利最佳的业务。随着资本市场的全面回暖,企业对于债券承销,中小板、新三板上市财务顾问等业务需求显著增加,推动商业银行的投资银行业务、中间业务收入加速增长。

资本市场、产投融类业务的兴起对商业银行自身的风险管理能力、组织治理、人力资源能力,以及金融监管提出了重大挑战,初期发展过程中可能出现重大的寻租与损失事件。

六、对结算与交易银行业务的要求大幅提高

卓越的交易银行产品与服务能力,成为商业银行绑定、维护企业客户关系的关键。直通式事务处理(STP),跨机构、跨企业、跨平台的无缝信息接轨,数字化和实时化的作业操作监控环境,这三项核心能力的建设将是下一代结算与交易银行业务胜出的必要条件。

七、出现以零售为核心的大型银行或金融集团

随着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向6000美元(约为2013年水平的两倍)快速接近,中国将出现几个以零售、消费金融、财富管理业务为核心的大型全国性银行或金融集团。分行实体网点的边际营收贡献率急剧下降,部分网点将成为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数量庞大的实体网点将会成为五家国有银行最大的成本负担,制约其经营优化的空间。预计未来将会产生一家纯数字化银行,其盈利水平进入银行业前20名,且增长速度远超过行业平均值。

八、客户体验管理与改善能力将成为致胜关键

麦肯锡最新的个人金融服务调研显示,与国际市场相比,中国整体上个人金融服务业的客户体验不佳,客户体验评价得分较低,客户对其主要银行的忠诚度持续下降。该调研发现,高性价比的服务与产品是吸引中国客户的关键。同时,越来越多的中国客户开始接受互联网金融服务,并且愿意将纯互联网银行考虑作为其主要银行。

展望未来,跨渠道、线上与线下无缝接轨的客户理解、客户体验设计、管理与改善能力将成为银行的制胜关键。少数真正做到的金融机构将拥有远超过市场平均的客户忠诚度、钱包份额与获利能力。

九、条线化垂直管理、大事业部制逐步成为主流

在精细化、专业化要求驱使下,银行传统的组织形态将发生重大变革。条线化管理、大事业部制将逐步成为适应新环境管理要求的主流模式。银行的零售与对公业务将分治,将出现更加以客群细分为导向的组织分工;银行的分支行将日益虚拟化,银行管理的焦点不再以机构为单位,而是聚焦在客群、产品、渠道与流程。同时,银行将逐步向轻型组织转型,减少中间层级,以提高市场反应的灵敏度。物理性与管理性运营集中,共享中后台等组织革新举措将成为主流。

十、对金融机构联盟模式的探索逐步兴起

根据国际经验,在市场化的环境下,中小型金融机构将加强对多元化合作的探索,战略联盟模式可能逐步兴起,以实现中小金融机构之间的优势互补,并对抗全国性大型银行的压力。通常战略联盟由一个具备优越运营、营销、风险管理能力的大中型区域性金融机构作为轴心,由一群小型、缺乏规模经济、具备地缘优势的城商行或农商行作为辐射轴。金融机构之间可能以创新的模式在价值链上互惠获利,例如共享客户与科技资源,在线远程营销,产品开发,交易与信息系统对接,风险分摊与缓解冲击等。金融机构联盟通过创新的代理银行营业模式互惠双赢,携手对抗全国性大银行以下沉经营的方式争夺客户资源。

我国银行分类

第一类是国有独资商业银行,目前有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

第二类是股份制商业银行,目前有交通银行、深圳发展银行、中信实业银行、中国光大银行、华夏银行、中国投资银行、招商银行、广东发展银行、福建兴业银行、上海浦东发展银行、海南发展银行、中国民生银行等12家。

第三类是城市合作银行,是在原城市信用合作社清产核资的基础上,吸收地方财政、企业入股组建而成的,是股份制性质的。截止到1996年底全国共有18家城市合作银行挂牌营业。

我国银行职能 ①依法制定和实施货币政策,对金融业实施监督管理,是国家宏观调控的重要工具

货币政策是管理国家宏观经济的重要政策,是为达到宏观经济目标而采取的管理和调节货币流通的政策。如规定全国贷款总规模、货

币供应量、现金发行量、调节利率等。实施货币政策的目标是保持货币币值的稳定,促进经济增长。

中国人民银行依法对所有金融机构——包括银行金融机构和非银行金融机构实施监督管理,规范金融市场秩序,维护金融业的合法、稳健运行。

②发行人民币,管理人民币流通

通货膨胀:纸币的发行量大大超过市场上流通所需要的货币量时,引起纸币贬值,物价上张、经济混乱,这就是通货膨胀。因此,国家必须控制纸币的发行量。在我国,这个职责交给了中国人民银行(美、日、德由财政部发行)。此外,中国人民银行还负责货币的投放和回笼。

③经理国库

国库是经管国家财政收支的机关,也称为金库。中国人民银行依照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经理(代表国家经管)国库收支。我国的各项财政收入,必须按规定的时间送交银行,银行根据财政部门的拨款凭证,对机关、企业、事业单位给予拨款。银行经理国库的优点――可以保证财政收入的及时缴纳和财政支出的及时拨付。

④持有、管理、经营国家外汇储备、黄金储备

除上述职能外,中国人民银行还代表我国政府从事有关的国际金融活动。目前中国人民银行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亚洲开发银行和“非行集团”(非洲开发银行和非洲开发黄金)都有常驻代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