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难时期,一笔贷款可以说是小微企业的“救命稻草”。然而,信息不对称,致使企业找不到合适的银行贷款产品,银行则不掌握企业的贷款需求;风险不对称,致使银行面对缺乏抵押物的小微企业时,存在“不敢贷”的畏惧心理。

近日,记者在浙江参加由中国银行业协会组织的调研时了解到,由浙江银保监局联合省发改委、省大数据局等部门建设的浙江省金融综合服务平台,有效帮助银企跨越了“信息沟”,打开了银行“不敢贷、不愿贷”的心结。

招式一:精细化推进“首贷户”培育

“因为产品销路好平时不缺资金,我平时对银行贷款不太关心。”浙江冠峰食品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徐国峰告诉记者。

“今年3月疫情期间,企业外贸单子出现一定的困难,机器设备积压,流动资金紧缺,我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通过浙江省金融综合服务平台的线上银企对接渠道——‘浙里掌上贷’,向上虞农商银行提交了申请,没想到这笔贷款不到3天的时间就下来了。”徐国峰对通过平台获得贷款的事情依然记忆犹新。

事实上,小微企业融资难,那些从未在银行申请过贷款的小微企业户首贷时最难。

浙江银保监局副局长崔安明告诉记者,截至目前,平台对接完成授信1518亿元,惠及3.8万家企业。其中,17.2%的企业为首贷户。此外,针对首贷户发展精准获客难、授信审批难、有效转化难等问题,浙江银保监局联动省内经信、财政、市场监管、地方金融监管等部门,出台十项措施,探索“无贷户—首贷户—伙伴客户”全流程、递进式金融服务,建立了多维度支持保障的首贷户精细化管理和培育体系。

今年上半年,浙江省首次贷款企业4.4万户,首次贷款金额2030.7亿元。其中,通过中国银行业协会牵头组织的“百行进万企”活动,浙江银保监局已梳理出53万户小微企业无贷户,以开户行为原则分配对接银行,要求银行逐户对接,重点满足无贷户融资需求,加大“首贷户”拓展力度。

招式二:科技赋能提高小微企业“信用贷”占比

小微企业贷款难,难在没有抵押、没有担保、没有信用风险分担机制。银行管理风险,则需要担保、抵押物来控制风险,这让轻资产的小微企业犯了难。因此,提高信用贷款占比,是不少小微企业的呼声。

据崔安明介绍,浙江银保监局引导银行保险机构充分运用浙江省金融综合服务平台,推广运用大数据风控模式,加大科技运用,摒弃传统的过于依赖抵押的典当文化和风控理念,综合运用科技手段和大数据信息,完善业务管理制度和办法,加大信用贷款产品创新和业务拓展。

截至目前,在平台对接完成授信的1518亿元中,25.8%的贷款以纯信用方式发放。

“动动手指,几分钟就能贷到款,与传统的信贷业务相比,温州银行‘温享贷’操作方便、效率还很高。”温州市某拉链企业负责人杨先生回忆道,就在数月之前,企业接了个订单,苦于无法提供有效的抵押物,当时为筹措购买原材料的流动资金一筹莫展。

温州银行客户经理在走访中发现了杨先生的难题,向他推荐了银行的产品“温享贷”。短短5分钟内,杨先生就成功获得100万元的授信额度。企业良好的纳税信用真正变成了“真金白银”。

“将推广信用贷款作为优化温州信用品质的重要抓手,指导和鼓励银行机构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推出‘税易贷’‘透易融’‘万利金’等纯信用类融资产品,扩大小微企业信用贷款覆盖面。”温州银保监分局局长朱燕军表示,截至8月末,温州市企业类贷款中信用贷款占比达15.92%。

招式三:持续推进无还本续贷增量扩面

受疫情影响,营收下降、遭遇流动性困难是不少小微企业面临的困境,获得无还本续贷是小微企业的迫切需要。缓解小微企业融资难,不仅要抓住银行这个主体,更要用好监管这根“指挥棒”。

绍兴银保监分局局长徐小平告诉记者,今年以来,为有效贯彻落实浙江银保监局推广无还本续贷业务的工作部署,该局将无还本续贷业务增速指标纳入年度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监管评价体系中,引导辖内银行机构大力推广无还本续贷业务,有效解决企业资金周转难的问题。

“我申请到的贷款是3年期,贷款金额610万元,利率4.55%,同时贷款3年内不用转贷。”徐国峰介绍道,3年到期后还可以享受无还本续贷,避免了以前贷款到期,还要向小贷公司借钱转贷,节省了不少财务和时间成本。

将无还本续贷纳入对银行考核评价的背后,实则事关千千万万小微企业能否顺利渡过难关。

在浙江银保监局大力推进无还本续贷增量扩面的背景下,截至7月末,浙江省小微企业无还本续贷余额2716.8亿元,比年初增加901.8亿元,增长49.7%;户数22.6万户,比年初增加5.2万户,其中,普惠型小微企业无还本续贷余额1775.9亿元,比年初增加584.4亿元,居全国首位。(记者吴丛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