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参考报》记者日前在上海、浙江、江苏、福建、广东等沿海外贸重点地区走访了解到,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以电商为主渠道的出口转内销呈井喷态势,成为外贸企业应对海外市场需求下滑的重要抓手。但掣肘于销售渠道、人才团队等短板,不少外贸企业转型困难,一些企业在出口转内销时“只赚热闹不赚钱”现象突出。

电商渠道“转内销”井喷

面对海外市场消费持续疲软,多地政府鼓励引导外贸企业转内销、稳定外贸基本盘,取得一定成效。

江苏省商务厅近期举办22场线上展会,覆盖江苏外贸出口主要行业,其中两场为出口转内销展会。江苏省商务厅厅长赵建军说,希望通过相关活动,引导帮助外贸企业利用国内市场拓渠道、销库存、稳经营。

为解决企业内销货物批次多、出货急、资金压力大等难题,广州海关推行内销集中征税,允许试点企业先行内销加工贸易货物,再集中办理纳税手续,并将征税时限延长至次月15日前。由以往“先征税再出货”变为“先出货再征税”,为加工贸易企业拓展内销市场赢得时间。

据了解,电商成为外贸企业转内销的主要渠道之一。

在泉州石狮、晋江等外贸集聚地,已建立起多个大型直播基地,并以当地优势产业为依托,培育“网红经济”。《经济参考报》记者在石狮青创城看到,直播间里堆满鞋子、服装等当地制造产品,众多网络主播对着手机不停推销,气氛热烈。该市的圆通快递公司5月份新建一条自动化分拣系统,24小时可处理快递110万件,公司负责人陈贤祥说,5月份投递量比去年同期增长40%,天天跟过“双十一”一样。

广东省形成了“政府引导、企业运作、网红主角”的网红培育体系,催生一批网红直播园区、基地,广州提出要打造“直播电商之都”。广东省商业经济学会会长王先庆说,在当地政府、协会和企业大力推动下,网红直播带货有力地推进了出口产品转内销。

转战内需门槛重重引疑虑

外贸企业在出口承压的情况下普遍看好国内市场潜力,但很多企业因缺乏内销渠道、人才团队、市场认知,对如何转内销充满疑虑。

浙江美之源化妆品有限公司主要生产香水,九成产品出口国外。该公司外贸经理陈珍珍说,美之源近两年一直在努力开发国内市场,但香水不是符合中国人消费习惯的化妆品主流产品,开拓效果有限,正在寻求别的路径拓展内销。

福建晋江是全国主要泳装生产基地,其中八成产品出口海外。晋江泳装产业协会专职副秘书长施芳芳说,外贸企业转内销涉及国内外生产标准、消费习惯的切换,产业链条的融入等问题,短时间内很难一下子转过来。以泳装产品为例,欧美人穿泳装晒太阳是日常生活必需,但国内并没有此类需求。

“外贸企业主体一般都是工厂,过去只是单纯从事生产这一中间环节,这意味着企业对于工厂到消费者的这个环节很陌生。”中国出口百强企业上海新联纺进出口有限公司总经理陈峥说,多数外贸工厂对品牌、定价、渠道几乎没有接触过,从零学起非常难,而且国内市场软性门槛较多,企业转内销需要交“学费”,试错成本比较高,这些让外贸企业对转内销充满疑虑。

《经济参考报》记者调研还发现,更多的外贸企业仅仅是暂时通过内销甩库存,因在国内缺乏品牌力和销售渠道,只能傍身电商平台,以“全网最低价”等方式贱卖产品。陈贤祥说,他们的一家外贸企业客户,近期通过电商以200万元的价格售出600万件服装,折合三件服装一元钱。还有客户此前参加母亲节网络促销活动,一个钢刷售价5.28元,卖一个亏八毛钱。

多家制造业企业受访负责人表示,引流效果明显的电商平台基本掌握在“阿里系”“腾讯系”“头条系”手中,这些电商平台中间费用高,极大挤压企业利润空间,导致很多外贸企业转内销后“只赚热闹不赚钱”。

引导优质企业“外转内”

上海世界贸易组织事务咨询中心理事长王新奎建议,完善“出口转内销”“代工转自营”等方式,扶持优质企业转向国内市场。

“疫情影响下,海外市场消费疲软,从制造业到服务业等外贸各领域都有转向国内市场的需求,主要是为了分散经营风险。”王先庆说。

多位受访者建议,加强“需求侧”改革,着力提升国内市场消费能力。王新奎建议,继续推进农村电商、农村物流体系建设,补齐农村基础设施短板,增加农村地区的消费能力和消费便利,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安踏集团董事局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丁世忠建议,通过向中低收入家庭发放现金类消费券等方式,逐步提高中长期居民和家庭可支配收入,促进消费复苏。还可通过允许因疫情导致阶段性生产经营困难的企业延迟缴纳社会保险费,金融及产业扶持等方式,进一步减轻中小企业负担,从中长期增强中低收入群体的收入水平和消费能力。

同时,进一步优化转内销的准入门槛。上海一家大型医疗器械OEM企业负责人以医疗器械行业举例说,国内要求医疗器械由品牌方自行生产,导致不少外贸企业无法转入国内市场,部分地区正试点医疗器械注册人制度,很大程度上解决了这一问题。建议对全国范围内相关内外贸不同准入规则进行梳理和优化,为外贸企业打开国内市场提供便利。

此外,多家企业反映,外贸企业账期普遍延长三个月以上,短期面临较大融资需求,但新增贷款仍面临诸多“玻璃门”。例如“稳岗贷”,银行不但普遍要求资产担保流水,还需要企业所有股东都签名承担连带责任。多位受访者建议,可以考虑对政策性贷款实行贷款“负面清单”制度。

(本文由记者邰晓安、屈凌燕、孙飞、丁乐、周蕊、刘巍巍采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