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债券利息位于历史低位 资产配置可选择“固收+”

来源:时代财经 2020-06-23 21:37:42

“真是活久见!买了半年的债券基金,竟然还成亏的了!”面对自己的账户,投资者明先生有些愤愤不平。

近期,对于大批投资债券基金的人,都有点发慌,以往都很稳健的债基,竟然出现了罕见的下跌,部分品种甚至出现较大的波动。

鹏华基金固定收益总部公募债券投资部副总经理刘涛分析认为,目前的债券收益率的确是自2002年以来处于历史较低水平,从这个角度来说,目前来看债券调整有一定的道理。刘涛表示,目前债市处于正常技术性回调,六七月份或是逐步介入债市好时机。

全球债券利息都位于历史低位。

平安基金基金经理韩克认为,在全球的低利率环境下,纯债产品的投资收益已经对投资者越来越缺乏吸引力。他建议,投资者可以适当配置固定收益增强型的产品,从而提高收益弹性。

不会重现2008年情况

根据CHOICE数据显示,今年4月底开始,债券基金普遍出现了下跌的行情,部分债券基金甚至出现一周大跌4%的情况,这对于长期以来表现稳健的债券基金而言,的确是比较罕见的现象。

“最近的确是有不少投资者都来咨询,尤其是一些购买较多的客户,出现亏损也是难免的。”招商银行一位资深理财经理向时代财经透露,除了债券基金外,部分股债混合基金也出现了亏损。但不同于以往债券盈利、股票亏损的现象,此次是罕见的股票盈利、债券亏损。由于股债混合基金中,债券的仓位比较重,往往在80%以上,而权益的仓位相对较少,只有10%到20%左右,尽管盈利但也不能覆盖债券部分的亏损。

鹏华基金固定收益总部公募债券投资部副总经理刘涛表示,债市从4月最后一周逐步有所回调,调整的幅度有30个BP左右。从债券绝对收益率来看,目前的债券收益率的确是自2002年以来处于历史较低水平,从这个角度来说,目前来看债券调整有一定的道理。

而从债券期限利差的角度分析,刘涛以十年期国债为例认为,目前利率债的期限利差处于非常阔的水平。这是自2002年以来很少出现的情况,回溯历史大概在2008年和2015年下半年曾出现这样的情况。目前10年期国债与1年期国债的利差水平大概处于历史的90%分位,30年期国债与10年期国债的利差水平也处于90%以上分位。目前的期限利差水平与经济环境类似2015-2016年,由此也可以推导部分大类资产可能的走势。

2008年和2015年下半年,国内曾出现过“天量流动性释放”的类似情形。但刘涛表示,具体分析流动性的传导方向以及政府引导措施,资产价格的表现各异,期限利差修复方式也截然不同。目前流动性宽松环境与前两次较为类似,今年以来新冠疫情的影响导致央行在2月至4月份连续大幅度宽松,向金融市场释放较多的流动性。刘涛推测,当前经济环境下大概率不会重现2008年“天量流动性”释放情况。他预计,随着这一轮利率债供给高峰逐步过去,生产端走强趋势可能在7-8月份逐步结束,未来一到两个季度可能迎来第二轮对债市相对有利的环境。

六七月份是介入建仓好机会

“从资产类别或者债市节奏看,从去年10月底到今年4月中旬做一个技术性回调。”刘涛表示,从4月底到8月份,最快这一轮下跌幅度基本上30个BP左右。但是对投资人来说,假如下半年是一个比较大的机会或者说重新回到一个偏有利的状态下,六、七月份或许是逐步介入建仓的好机会。

他判断说,下半年会有两方面的因素逐步进入到债券的通道。一是经济在下半年会有一个回落,根据生产端高频数据显示大概4月份到7月份左右,或者到8月上旬。二是流动性如果相对偏长时间的堆积在金融体系里,还是有一定可能性会有一个自我循环加杠杆的过程。

与债券市场低迷表现形成对应的,是权益市场表现亮眼。对此刘涛表示,股债资产可能呈现一定“跷跷板”效应。权益类资产可能呈现结构化行情,受疫情影响较小的行业板块可能会有更好的表现。随着整个疫情的逐步平稳,国内股债“跷跷板”效应可能会在未来两到三个季度的持续演绎。此外,还要密切观察海外疫情逐步平复后各国经济的复苏情况,同时叠加国内政策引导再做进一步细致的判断。

资产配置可选择“固收+”

面对今年的市场环境,投资者应如何调整?

刘涛建议,一般在债券基金的配置中,不太可能是全仓利率债,如此会使得整个债券基金的表现净值波动很大,至少一半会以信用债打底,利率债阶段性参与来操作。因此,今年的信用投资尤为关注信用风险。正常而言,任何经济走弱之后,都会加剧信用风险的产生。

以美国为例,在民企占比偏高,国企占比偏低的经济结构下,今年以来第一轮金融收缩开始发生。今年2月份第3周开始,当所有资产类别,包括避险资产黄金都在下跌时,只有美债持续上涨。这一轮金融收缩可通过美联储释放流动性来缓解,化解金融体系内部的杠杆风险。

他预计第二轮金融收缩将来自企业破产所引发的实体经济收缩向金融体系收缩的传导,这个可能大概率发生在今年下半年。

从经济结构的角度来看,中国国内经济以国有资产的占比更高一些,相对抵御整个经济及金融体系风险的能力更强一些。刘涛认为,中国经济三驾马车之一的“出口”外需部分,下半年很可能受到外围乃至美国等国家相关企业倒闭引发供应链及上下游需求端的冲击,这可能会给浙江、广东等“出口大省”的相关企业带来更大的冲击。从正常的经济和金融周期来看,国内经济本身也可能经历由实体经济收缩引发的金融收缩压力。所以在信用投资方面,下半年从大框架来看,尽量规避一些明显受疫情冲击的高风险行业,或者选择相对较好的行业和赛道,才能相对较好地规避信用风险。

平安基金基金经理韩克分析认为,债市收益率一路走低,连累银行理财产品也出现收益下降的情况,甚至近期出现部分产品收益为负。在全球的低利率环境下,纯债产品的投资收益已经对投资者越来越缺乏吸引力。

韩克建议,在震荡的市场行情之下,投资者可以适当配置固定收益增强型的产品。此类强调低波动率、严格控制回撤的“固收+”产品,通过“债打底、股增强”,在债券方面获取基础收益,从而降低组合波动,降低投资风险的作用;股票方面,会根据市场行情灵活把握股市机遇,投资比例不超过基金资产的20%。力争获取股票超额收益,增厚债基“稳定器”收益机会。

标签:债券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