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片、磁带、CD……曾是多少人的青春记忆;柯达、海鸥、美能达……曾经红遍大江南北的相机品牌,随着时代的发展似乎已渐渐远去。然而,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注意到,二手胶片机越来越抢手,价格也水涨船高,卖CD/DVD的小店吸引很多年轻人前往,古着店在闹市区一个接一个冒出来。现在的年轻人,似乎越来越怀旧了。兼具情怀和潮流的“二手货”翻红,“二手经济”市场或正成为一个新风口。

“复古风”火爆,“怀旧”成为一种“潮流”

胶片相机是什么?“古着”又是什么?这些听起来有些陌生的词,在年轻人中,实际上是一种潮流与复古的结合。

胶片相机需要放入胶卷才能拍摄,很多90后的记忆里,小时候家中都有这样的老相机。随着方便快捷的数码相机流行,胶卷和胶片机渐渐淡出了市场。然而记者发现,在社交媒体和二手台上,胶片相机又“火”起来了。在小红书APP上,“胶片机”相关笔记多达5万多条。一些博主用胶片相机拍摄的照片,收获数万点赞;介绍和推荐胶片相机的一篇笔记,点赞和收藏数加起来超4万。

“古着”就更加火热了,仅在小红书APP上,笔记就多达22万条。它一般指在二手市场淘来的、有年代的、现在已经不生产的衣服。在一些人看来,服饰使用的面料、细节的剪裁都是当时那个时代的缩影,所以有着特殊的价值。这些服装一般比较稀少、价格不低,在喜欢怀旧的“古着”迷看来,它们款式特别又有独特的文化韵味。不管是电商台还是线下实体店,这类店铺都越来越多,有博主还专门总结出南京“古着”探店全攻略。

以前听音乐或者看音乐短片离不开磁带、CD、DVD,随着mp3等产品的出现,音乐通过更加方便快捷的新渠道进入人们的耳朵。现在,仍有一些年轻人追寻复古潮流,在各个城市寻找老音像店,闲着没事就在店里挑挑拣拣,选出自己想要的唱片。当然,还有拍照、修图、发社交媒体三部曲。

二手产品价格不低,怀旧也需经济支撑

在社交媒体上,记者注意到,南京市有一家售卖二手相机的实体店铺。二手相机本身并不稀奇,数码发烧友想把设备更新换代,以旧易新是个常事。但与其他店铺不同的是,它主要售卖的是中古相机,旁轴相机、ccd相机、胶片相机……怎么怀旧怎么来。这些独特小众的产品,使它有了一众粉丝,有人称它是“摄影爱好者的淘宝胜地”,有人说“来了就走不动路”。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从经营者吴先生处得知,他因个人爱好开设了这家店铺,现在已经经营了七八年。疫情前,店里的生意不错,均价三四千元的二手相机,有时一天能卖个三四台。现在,店铺在网络上热度不低,有摄影爱好者专程到店购买器材,也有年轻人被“种草”后特意来欣赏造型独特的老相机。在经营者吴先生看来,“几年,老相机在年轻人中很受欢迎,更多的原因是出于怀旧和好奇。”

杨默是一位年轻的摄影爱好者,大学期间的摄影课程使他接触了胶片摄影,2019年真正开始了胶片拍摄。目前,除了一次相机和拍立得以外,他有2台胶片机。“一台是哈苏500C/M搭配CT150镜头,二手价格在8000元上下,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出厂的,属于中画幅相机;另一台是蔡司伊康旁轴相机,又叫“蔡司女伯爵”,二手价格在3000元左右,出厂日期是1950年左右,属于135胶片机。”

使用胶片相机拍摄所需的费用不低,除了购买胶片相机外,还需要购买胶卷,拍完后还需要冲洗扫描。年来,胶卷涨价比较明显,杨默告诉记者,“2020年初购买炮塔160,当时价格为58元/卷,现在已经涨价为66元/卷。”现在,他所使用的每卷胶卷和冲扫的价格加起来共120元左右,一共可以成像12张,算下来一张照片就需要10元钱。在胶片摄影上,使用频率不算高的他,一年大概花费2000元左右。在杨默看来,无论是胶片机还是唱片,价格依旧有门槛,怀旧也是需要经济支撑的。

至于为什么喜欢使用胶片相机,他有着自己的坚持。“135胶片一卷只有37张,120胶片甚至只有12张,会让我在拍摄的时候,不再那么随意,更考验抓拍能力和取景的意识。其次,胶片摄影的趣味在于后期冲洗,不同的冲洗方式都会影响最后的成像,是一种慢慢揭开面纱的过程,而非数码实时显像那么无趣;另外,胶片机大都是金属机械,机械的操作相比数码的塑料感,更吸引人。”

市场空间广阔,二手经济“正当红”

在二手台上,各种各样的胶片相机琳琅满目,价格还一年比一年升高。“入门级”摄影爱好者小王2017年花108元购买的一台二手奥林巴斯胶片相机,2020年再次转手时市场价已达三四百元;2017年购买柯达“金200”胶卷仅需十几元,现在价格翻了两倍。在实体店铺,“古着”虽然是二手衣服,但价格可真不便宜;有些古着店售卖的二手奢侈品背包,与新品相比也毫不逊色,价格高达几万元。

二手相机、二手“古着”或许都较为小众,这些兼具情怀和潮流的“二手货”,是年轻消费群体玩出的“二手经济”新花样。新消费浪潮下,“二手经济”市场或正成为一个新风口。以闲鱼台为例,其用户中“90后”比例已超过60%;闲鱼2020财年GMV超过2000亿元,同比上一年增长超过100%。另一个闲置物品交易台“转转”发布的《2020年度二手交易服务白皮书》显示,转转台的“自由市场”中,每天有几十万件闲置物品流转。

旗下有二手产品回收台“爱回收”的万物新生,在2021年5月递交了招股书,计划在纽交所上市。招股书显示,截至2021年3月31日的过去12个月,万物新生集团全台成交的二手商品超过2610万台(不含京东备件库业务),以消费电子产品为主,同比增长46.6%。

据华泰证券9月29日发布的商业贸易行业周报,经济发展好、居民物质富足时,丰富的闲置物品供给产生,本质上,“二手经济”仍是供给决定的市场。在消费日趋理背景下,消费者期望用相对更低的价格、接受商品的一定折损,换取更具品质的生活。“二手经济”空间广阔,但模式发展仍需跨越信任鸿沟。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见记者 王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