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商行定增审核显现出提速迹象。3月29日,北京商报记者根据证监会披露的信息梳理发现,3月以来,已有湖南东安农商行、广东揭阳农商行、贵阳农商行、广东揭东农商行4家农商行的定增申请获核准。对比来看,今年前两月证监会分别披露了2家农商行的定增申请核准批复。同时,3月以来,证监会共披露了对14家银行的定增申请反馈意见,其中11家是农商行,而监管指标不达标等成为监管审核过程中主要聚焦的问题。

北京商报记者对证监会3月出具的定增申请反馈意见梳理发现,监管关注的焦点主要围绕监管指标不达标、业绩波动、资产质量、贷款集中度超标等多个方面。其中,有多家银行存在资本充足率、不良贷款率等多项监管指标不达标的情况。

比如在对广东揭阳农商行的定增审核意见中,证监会指出,审核中关注到,报告期内申请人资本充足率、不良贷款率、拨备覆盖率、资产利润率、资本利润率等多项监管指标不符合监管要求。广东揭阳农商行2018年末、2019年末及2020年9月末不良贷款率分别为7.01%、6.63%和7.26%,拨备覆盖率、资本充足率也未达到监管指标要求。

就相关指标不达标的原因,广东揭阳农商行回复证监会称,主要原因是经营环境恶化,部分企业周转困难,公司不良贷款余额较大,利息收入减少,加之利率市场化趋势明显,公司盈利能力减弱,受不良贷款影响,贷款损失准备计提不足,贷款损失准备缺口较大,资本净额较低。该行表示,已针对改善监管指标进行了相关的计划和安排。

值得关注的是,受制于经营地区的限制,不少农商行“垒大户”情结难解,饱受集中度超标之苦。证监会在对安徽凤台农商行的定增申请反馈意见中指出,该行申请材料显示,2018年至2020年1-9月公司单一客户授信集中度分别为23.69%、67.32%、64.42%,明显高于监管要求。证监会要求该行补充披露各期该单一客户实际贷款金额,上述客户贷款是否存在逾期,说明公司是否存在被相关监管部门采取行政处罚的风险等。

中小银行贷款集中度过高问题一直存在,在不少中小银行规模扩张中,“垒大户”是一条有效的途径,银行通过将信贷资源向单一客户的倾斜,在业务上实现收益的最大化和降低风险的目的。

“地方银行贷款集中度高与银行业务同质化有关系,而贷款集中度高肯定会使风险更加突出,给银行经营带来不稳定因素,造成风险的传导和连锁反应。”银行业资深人士王剑辉如是说。

就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尝试采访安徽凤台农商行、广东揭阳农商行、贵阳农商行等,但未能获得回复。

几年,随着支持实体经济力度加大、业务规模快速扩张以及加紧核销坏账等一系列因素,各中小银行对于资本金的补充需求格外强烈。农商行加快定增“补血”背后也是资本充足率的欠缺。根据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农商行资本充足率水为12.37%,对比来看,银行业机构的均水为14.7%。

金乐函数分析师廖鹤凯表示,年来,受内外部多重因素影响,非上市中小银行特别是农商行运营情况、资产状况持续走弱,资本充足率普遍不足,而改善手段有限,疫情又让这一状况加速恶化,个别农商行甚至出现资本充足率为负值的极端情况。(记者 孟凡霞 马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