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随着巨额融资的涌入和市场规模的扩大,教培行业当下的规模和体量较去年初有较大增长。伴随着进入教育领域的跨行玩家越来越多,北京商报记者通过观察发现,近三个月来,教培行业内部的企业高管人事变动频繁。有人辞职卸任,也有人刚刚入场,行业的快速更迭加快了人员流动。具体来看,从去年底至今,包括达内科技、新东方、珠江钢琴、朴新教育等在内的多家知名教育上市公司均宣布了新的人事任免。此外,字节跳动也于近日宣布,将原有的锤子科技团队并入教育硬件团队。扩张之下,教培业的人才需求不断扩大。

辞职与新任命齐发

据北京商报记者不完全统计,短短三个月内,发生在教培行业内部的人事任免就超过10起。以达内科技为例,根据其发布的公告显示,公司董事兼CEO孙永吉因个人原因,将于2021年4月8日辞去CEO一职,届时将由达内科技副总裁孙莹接任。而这并不是达内科技近期的第一次高管变动,2020年4月,达内科技创始人韩少云辞去了CEO职位,CFO杨余多离职。值得注意的是,达内科技董事会于去年12月收到了私有化要约,一旦完成私有化,达内科技或将从纳斯达克交易所完成退市。

而除了达内科技,近期教育行业内离职的高管还包括朴新教育首席运营官肖云、珠江钢琴总法律顾问黄伟娜、美吉姆董事兼副总经理徐小强等。此外,新东方任命了杨志辉为新任执行总裁,同时,杨志辉也将继续担任CFO一职。

字节跳动则将原有的锤子手机技术团队合并至教育硬件团队。在经历过2020年的扩张与增长之后,瞄准教育领域的企业越来越多,以字节跳动为代表的互联网公司不断加码教育,将互联网企业在技术、运营上的优势转嫁至教育业务。牛牛金融研究总监刘迪寰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企业高管离职不外乎有几种情况:有可能是公司处于初创阶段,行业政策或特殊原因如疫情等影响下,公司打法有问题,企业经营困难,高管们‘另投明主’;或者是公司被收购后内部人事调整和业务方向变化带来的组织架构调整;当然也不排除有的企业上市后,高管熬到锁定期后选择功成身退,有的高管也有自立门户的考虑”。

企业转型加速高管流动

实际上,教培行业的高管离职现象,从2019年底就开始不断涌现,一直持续到今天,行业的震荡还没有完全结束。2020年教培业内出现的多笔巨额融资,遍地开花的OMO新模式,扩科扩年龄段成为各家机构发力的重点,以及部分教培老玩家的倒下和头部市场的竞争激烈,都让行业内部人士不断更新梳理着企业业务发展的思路,思路转变之后,对人才的需求也会随之变化。

由此,机构业务发展思路的转变带来了企业高管人员的更迭,在这些进行业务更迭的企业中,从教育信息化转型大语文的立思辰和发力OMO的精锐教育最受关注。刘迪寰表示,“近期教育企业的很多高管频繁离职,既是教育行业加速洗牌的体现,如优胜教育、柚子练琴、学霸君等出现问题后,大量高管、教师队伍出走;也有业务模式变更方面的原因,如精锐教育”。

以精锐教育为例,去年因疫情原因,公司着力线上,推出了精锐OMO平台化的标志性项目“精锐在线”。随之而来的就是组织结构的调整,其中来自百度的史团委担任首席技术官,曾任职于网易教育的洪菊担任首席增长官兼精锐在线首席市场官,而原负责幼儿教育的高级副总裁孟晓强和技术研发中心副总裁马牧原则纷纷离职。

指明灯智库创始人吕森林认为,部分做教育的A股上市公司,原本的教育属性并不强,在进行业务调整时,自然伴随着人事变动,即高管的调整。“教育行业不是一家独大的市场,在细分领域里,公司进行战略定位时,需要高管对教育行业进行持续性地投入,短暂的战术性投资,会被行业淘汰掉。”

监管导向下的新人才需求

以在线教育为代表的教育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弊病也不断显现。过度营销、获客成本高企、内容监管等方面的问题都亟待解决。1月18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刊文点名在线教育。在文中,教育部基础教育司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在线教育监管治理面临培训预收费监管困难、培训内容核查困难等问题。未来,有关部门也将在顶层设计、过程监管、执法力量、行业自律等方面加大工作力度。

值得一提的是,教育行业自始至终受政策导向明显,及时拥抱监管,调整相应教学内容和业务模型才能促进企业的良性发展。在多鲸资本合伙人葛文伟看来,目前不管是在线教育机构,还是传统的线下教育机构,在政府关系方面都存在一定的缺失。“如何与政府沟通,如何满足监管政策,如何拥抱监管,都是企业面临的大课题。随着监管政策的不断出台,专业处理公关、政府关系的人才也会来到教育企业。”

此外,葛文伟也指出,处在快速扩张期的教育企业还需要更多领域高级人才的进入。“发展过快,导致很多教育企业在公司运营、公司内部治理上的企业化运营都不是很成熟。尤其是在线教育公司,他们的产品、运营、增长等方面都存在缺失,但传统教育公司里,这方面的人才很少,所以他们就会从大量成熟的行业里,比如4A公司、互联网企业来挖掘专业的人才。”

北京商报记者 程铭劼 赵博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