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福记一直以来以销售糖果为消费者知晓,但北京商报记者发现,随着今年春节来临,徐福记推出了和以往完全不同的产品——“坚果+糖点”礼盒。作为昔日糖果界巨头,在徐福记尝试转身之时,也将与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等同样布局了坚果业务的品牌进行直面竞争。而背靠雀巢的徐福记,涉足新领域背后的原因是什么?又有多少消费者会为此买单?

1月19日,徐福记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今年以来徐福记已推出9款综合坚果礼箱,5种坚果产品。包括巴旦木、紫薯花生等混合搭配徐福记经典的糖点零食”。

这是徐福记自1992年创立以来首次推出坚果类产品。在业内看来,坚果行业的规模和发展势头是此次徐福记入局的驱动力。中国食品工业协会坚果炒货委员会发布的《2019年全国坚果炒货行业经济运行报告》显示,2019年,规模以上坚果炒货企业收入1766.4亿元,同比增长8.7%;利润总额107.9亿元,增长7.92%。

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认为,徐福记推出坚果是正确的决定。依托坚果行业的大健康属性,再叠加徐福记的品牌效应和规模效应,会对徐福记的发展带来全新的增长引擎。

在业内人士看来,除了看好坚果市场的发展势头,徐福记此举还有意借力坚果上升势头,带动其糖点类产品销售。

事实上,徐福记推出“坚果+糖点”礼盒与糖果市场低迷不无关系。2015年开始,糖果市场开始出现下滑,糖果产量增长放缓,世卫组织发布“每日糖摄入量25g”的饮食指南,使减糖成为席卷全球食品行业的最大风暴,包括雀巢、费列罗、瑞士莲和玛氏公司在内的数家糖果公司联合承诺,“未来五年内销售的至少一半以上产品,单包装热量将控制在200大卡以内”。

在快消新零售专家鲍跃忠看来,在整个糖果行业日渐式微的背景下,即便是中国市场排名第一的糖果品牌,徐福记同样承压。为适应市场发展,近几年徐福记也一直在寻求多元化发展。

“徐福记会继续推出综合品类礼箱,暂时不考虑推出独立坚果产品。”徐福记相关负责人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坚果品类已风行数年,市场上已有几家独大品牌,价格非常有竞争性,此时徐福记再推出独立坚果产品已不具竞争优势。

2011年,雀巢以1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徐福记60%的股权。但随着糖果业务日渐低迷,雀巢或将出售徐福记的传闻也不胫而走。2019年10月,有消息称,雀巢正在寻求以超10亿美元的金额出售两家中国子公司徐福记和银鹭控股权。2020年11月,雀巢方面确认同意向Food Wise有限公司出售银鹭花生奶和银鹭罐装八宝粥在华业务。

出售了银鹭,那么下一步是否会出售徐福记呢?对此,徐福记相关负责人对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徐福记是一个强有力、值得信赖的品牌,雀巢也彰显出对中国市场的长期承诺,使得雀巢增强在中国市场的品牌发展活力。今后雀巢会继续和徐福记一道做大做强品牌,从而满足消费者需求。

另一方面,雀巢方面一直强调徐福记的发展。此前雀巢曾表示:“糖果业务明显属于需要修补的类别,并且公司正为此投入大量精力,徐福记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在朱丹蓬看来,如今坚果炒货市场巨头林立,徐福记想要突围并非易事。作为新入局者,徐福记如何去做产品的迭代创新以及升级,是目前急需解决的问题。(记者 钱瑜 白杨 王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