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级景区为何成“烫手山芋”?

备受旅游业界关注的重庆龙门阵景区项目拍卖终于尘埃落定。在历经三次流拍后,该景区在建工程项目近日在第四次降价拍卖中以1.13亿元成交,相较于第一次起拍价的2.2亿元近乎“腰斩”。

这一组数字的背后,是景区因经营不善导致资金链断裂的尴尬处境。实际上,在疫情冲击下,众多景区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局,如果跟不上行业转型升级加速的步伐就将“掉队”,重庆龙门阵景区案例就是前车之鉴。

三次流拍 险些无人“接盘”

12月26日,在阿里拍卖平台,一个起拍价为1.12817664亿元的标的物引来4353名网友围观,报名人数只有1人。竞买记录显示,报名的买家于开拍后的1分15秒首次出价,出价价格为起拍价,并最终以该价格成交。

这个标的物是“重庆市九龙坡区华岩镇共同村龙门阵旅游文化中心在建工程”,是重庆龙门阵景区的配套项目旅游文化中心,评估价达2.2亿元。阿里拍卖平台信息显示,该项目最早在10月24日启动拍卖,起拍价便为评估价2.2亿元,不过最终流拍。1.76亿、1.41亿——11月13日和12月7日的两场拍卖调低了起拍价,但同样以流拍而告终,再次把起拍价降至近半价的1.13亿元,项目才终于有人“接盘”。

根据评估报告,该项目因开发商重庆瑞银旅游开发有限公司破产重整失败而被强制拍卖。2017年12月20日,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受理瑞银旅游的破产重整申请,鉴于债务人资金链断裂且处于停工状态,在重庆市九龙坡区人民法院和管理人的监督下实施破产重整。但最终因重整失败,景区经营公司走上了破产清算强制拍卖的末路。

疫情冲击 明星景区陨落

龙门阵景区也经历过风光时刻,作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它曾是重庆投资规模最大的主题乐园,包括魔幻山和水魔方两大主题。2016年12月,龙门阵景区被摘牌,在摘牌前,龙门阵景区已经闭园3年。随着越来越多的主题乐园在重庆开业,龙门阵景区在市场竞争中开始落败,加上相关公司扩张过快、资金链断裂,最终破产拍卖。

从2016年年末起,龙门阵景区深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记者查询天眼查获悉,景区开发、投资等相关公司瑞银旅游、龙门阵投资等多次被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哪怕以低价接手,该项目也是个“烫手山芋”——据评估报告,项目有可能存在被拆除、不能办产权证等不可预计的因素和将产生的费用,多个瑕疵在竞买公告中被清晰标注。

龙门阵景区如今的结局令人唏嘘。但这在全国并非个案。根据公开报道,今年5月,河南4A级景区养子沟景区申请破产,河北4A级景区狼牙山也曾因资金链断裂濒临破产来到舆论风口浪尖。A级景区频频走到破产悬崖边,为旅游行业敲响了警钟。

据业内人士分析,以养子沟景区为例,疫情可能只是压倒它的最后一根稻草,主要问题还在于景区长期管理不善的积弊:景区开发和建设缓慢、设施老化、产品滞后、管理混乱,这些因素导致景区走向破产。

转型升级 摆脱门票依赖

在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看来,长期以来,我国大量传统景区营收结构单一,主要收入来源就是景区门票及索道、车辆交通等基础性项目,景区单纯“靠门票”吃饭,很难面对疫情后旅游市场的剧烈变化。

“此前,不少景区‘躺着赚钱’的状态让经营者缺少转型的动力。”他坦言,在近两年国有重点景区整体降票价的大背景下,叠加疫情影响,先天优势不明显且转型较慢较晚的景区普遍在今年遭遇冲击,即使旅游市场回温明显,这些景区也很难扭转资金链断裂的局面。

“不过从市场角度而言,破产重整并不意味着终结。”在北京外国语大学文创产业研究中心旅游所所长刘思敏看来,A级景区破产重整给中小型旅游企业发出了警示:要认真思考和探索转型之路,努力走出单一的商业模式,引导游客二次和多次消费,将成为众多景区转型发展的思路。

周鸣岐同样认为,提高二次消费、打造度假型产品,对于中小景区来说是生存下去的必经之路。像龙门阵等景区简单地在旅游区域周边配备一些餐饮和住宿业态,依然属于传统调整方式,只有摒弃原有的观念,跟着旅游消费最新需求去规划、投资、建设,才能对资本和游客产生吸引力。今年,湖北所有A级旅游景区对全国游客免门票开放,惠民活动采取政府引导、景区自愿、适度补贴的方式。他认为,全国大范围景区门票免费将是大势所趋,景区基础性收入虽然减少了,但有助于促成观光景区向度假化升级,带动周边居民更多致富机遇,提供更多的就业岗位。

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产业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举例说,在传统旅游淡季冬季,各景区可加强开发新业态旅游产品,推出冰雪、演艺、光影等体验内容,满足游客对文旅结合新体验以及夜间消费的新需求。本报记者 潘福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