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一段时间,长江健康(002435.SZ)的大股东们宣布要减持上市公司股份,但最终又没实施,然后再次宣布要减持。长江健康的大股东们到底减不减持?这是市场对该公司最想问的问题。事实上,大股东们在犹豫中减持的主因还是该公司不给力的业绩表现。

大股东到底是否要减持?

9月16日,长江健康发布公告,该公司近日接到持股5%以上股东北京杨树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杨树创业)的通知,拟计划自本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793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不超过6.42%。

截至该公告日,杨树创业持有本公司股份7930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6.42%,全部为无限售条件流通股。

《电鳗财经》注意到,最近一段时间长江健康发布了不少关于大股东减持的公告,该公司的大股东想减持,但有比较犹豫。

9月16日,长江健康还发布了另一条关于大股东杨树创业的公告。该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杨树创业曾计划自减持计划披露之日(2020年2月21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7930股,占本公司总股本6.42%。但截至9月16日杨树创业并未减持。

除了杨树创业的减持公告外,9月2日,长江健康发布了另外两大股东减持期届满后未减持的公告。

该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杨树恒康张家港保税区医药产业股权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杨树恒康)计划自减持计划披露之日(2020年2月8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8051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6.51%。中山松德张家港保税区医药产业股权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中山松德)计划自减持计划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1.44亿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11.66%。

9月2日,长江健康收到杨树恒康和中山松德出具的《股份减持进展告知函》,杨树恒康和中山松德此次减持计划期限已届满,并未减持该公司股份。

9月3日,长江健康收到杨树恒康和中山松德的通知:杨树恒康拟计划在该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8051万股,占本公司总股本的6.51%。中山松德拟计划在该公告披露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大宗交易、协议转让等方式减持本公司股份1.44亿股,占本公司总股本11.66%。

业绩增长不给力是减持主因

从以上股东的减持公告可以看出,长江健康的大股东们想减持,但有些犹豫,而这似乎与该公司上半年股价的走势有一定关系。《电鳗财经》注意到,从今年年初至9月16日收盘,长江健康的股价下跌了1%,同期所属行业板块的涨幅为36.47%。

与该公司低迷的股价走势相呼应的是该公司上半年疲软的业绩表现。今年上半年,长江健康实现营业收入20.1亿元,同比减少了19.8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前和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1.62亿元和1.08亿元,同比分别减少了4.74%和19.64%。同期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2亿元。

长江健康在半年报中表示,公司坚定大健康发展步伐,围绕“医药+医疗”双轮驱动战略方向,回归行业本质,回归产业价值,回归健康目标,全力打造大健康产业集团。公司旗下各产业由下属子公司独立运营,生产经营主要分布于张家港、海口、上海、郑州等地。

上半年,长江健康来自医药行业的收入占比为68.23%,来自电梯导轨的收入占比为31.77%。如果按产品划分,该公司有41.25%的收入来自粉针剂,21.11%的收入来自冻干粉针,18.86%的收入来自实心导轨,其余来自医药行业和电梯导轨行业的各项收入占比均未超过10%。

《电鳗财经》注意到,2010年上市的长江健康近年来业绩增长可以用“大起大落”来形容,业绩并没有明显改善。从2015年至2019年,该公司的扣非后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2.71%、-18.79%、785.65%、5.4%和-306.21%,2019年该公司的扣非前后净利润分别为-3.72亿元和-6.3亿元。

作为一家以医药和电梯导轨为主业的制造企业,长江健康在研发上的投入也并不突出,2017年至2019年,该公司的研发费用占比分别为2.69%、2.93%和3.71%。

而目前长江健康的大股东们在犹豫中减持也是对该公司目前经营状况的反映。对此,长江健康证券部人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和之前发布减持计划的大股东中山松德和杨树恒康一样,杨树创业在今年2月也宣布进行减持,理由是企业经营的资金需要。但截至目前3家大股东都未真正如期减持。长江健康尊重大股东选择,会依法依规进行公告,但目前大股东减持,对公司没有太大影响。”

该证券人士还表示,杨树创业虽然当时获得公司股份价格略低,但目前来看如果清仓式减持,损失可能还是会比较大。而且以目前情况看,大股东要减持,可能要找到合适接盘的下家;如果单纯从二级市场减持,恐怕难度较大。但对于长江健康来说,目前只能配合大股东宣布减持计划,至于大股东是否实施减持,公司并不了解大股东的具体想法。《电鳗财经》文 / 米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