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报季已过,各家上市公司谁赚了个盆满钵溢,谁又亏得掉底,如今除暴风集团和千山退的经营数据无法知晓外,答案均已一一揭晓。

上半年,沪深两市超八成上市公司实现盈利,二季度转暖迹象明显。地处西南区的贵州上市公司却“几家欢喜几家愁”。在30家上市公司中,有20家营收呈负增长,17家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3家出现亏损。

不过,在全省多数上市公司盈利略显疲态的同时,仍有不少行业“佼佼者”在逆势中呈上了一份不错的成绩单。

贵州茅台营收独占鳌头

综合来看,30家上市黔企共实现营收1021.46亿元,同比增长0.29%;共实现净利润296.28亿元,同比增长5.88%,整体符合大势。

其中,营收破百亿元大关的有贵州茅台、中天金融两家公司,贵州茅台以456.3亿元营收稳居全省上市公司之首,占比全省上市公司总营收的44.67%。

据贵州茅台披露的半年报,报告期内,公司完成基酒产量4.81万吨,其中茅台酒基酒产量3.67万吨、系列酒基酒产量1.14万吨,营收及净利在上半年均呈现“两位数”增长,营收变动原因为本期销售渠道调整及产品结构变化。

作为白酒业龙头,贵州茅台在逆势期不光业绩稳健,上半年在资本市场也走出了一波强劲走势。从K线图来看,公司股价从年初的1165.98元/股持续走高,截至9月3日开盘,公司最新股价报1805元/股,较年初股价增长54.80%,最新市值2.3万亿元。

营收增速方面,上半年贵州上市公司10家营收呈正增长,20家呈负增长,营收增速均在60%之下。其中,营收实现正增长的公司涉及白酒、航空/航天装备、银行、水电等业务领域,而营收实现负增长的公司多集中于中药、航空运输行业。

按营收增速排名,泰永长征、黔源电力、贵阳银行位列前三,同比增长分别为57.50%、19.30%、18.67%;下滑最严重的为高鸿股份,同比下降47.87%;此外,在净利方面,高鸿股份同样惨不忍睹,上半年同比下降635.13%。

对于业绩下滑原因,新冠肺炎疫情、经济下行压力、不确定性因素等字眼在各上市公司的半年报中多次被提及。

不过,航空运输业作为疫情下的“重灾区”,其上半年的业绩需理性看待。以华夏航空为例,其是国内唯一一家规模化的独立支线航空公司,主要从事全国性的支线航空客、货运输业务。值得一提的是,疫情期间,公司的支线航线网络体现了其独特的价值,大量独飞航线满足出行刚需,尤其是抗疫人员、物资的运输,后期公司则以包机等形式助力复工复产。

虽公司上半年营收、净利双降,但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教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个成绩对华夏航空来说已经是非常好了。因为疫情的影响,航空业利润率下滑是很正常的,我觉得中国的支线航空还是会有大的发展。实际上有些地区的支线航空已经做得很好了,比如飞云南的支线航班上座率还是非常不错的。”

航天、通信业加码研发投入

《证券日报》记者在梳理数据时发现,贵州30家上市公司整体资产负债率较低,其中18家上市公司负债率保持在50%以下,仅一家超过90%。

同时在研发上,贵州30家上市公司除3家没有披露相关研发费用外,其余27家上市公司均有研发投入。其中,研发费用投入较多的集中在航空/航天装备及计算机/通信设备领域。

在上半年,航天电器、振华科技、中航重机的研发费用均突破1亿元。其中,航天电器在报告期内的研发费用为1.55亿元,同比增长28.24%。

航天电器表示,公司的研发费用主要用于5G用连接器、高速连接器、板间射频连接器、光背板及传输一体化、整体链路等新产品的开发上。

于中航重机而言,公司的核心竞争力主要体现在技术优势,研制的产品几乎覆盖国内所有飞机、发动机型号,同时在此基础上为国外航空企业提供配套服务。上半年,中航重机投入研发1.06亿元,同比增长7.44%。

除去通过降负债、加大研发来增强自身抗风险能力外,中央财经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王卉彤告诉《证券日报》记者:“上市公司仍需从多方面着手准备,第一针对销售波动风险,要加强客户管理、订单管理;第二针对营业风险,要加强产能管理;第三针对财务风险,要进一步去杠杆。”本报记者 王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