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油价低迷,对于中国而言是否是入手低价原油的好机会?

来源:经济观察报 2020-03-20 15:38:21

3月19日,一位不愿具名的油气行业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油价的变动目前已经脱离了之前基于供需基本面分析而出的情况,现在需要有刺激点,如疫情出现好转、欧佩克国家进行自救行为等利好的信号支撑,促使油价回弹至此前预计的40~50美元的价格区间。

就在之前八天,也就是3月11日,在咨询机构IHS Market举办的线上讨论会上,主持人在会议开始前设置了一项问卷调查:你认为在接下来的三个季度中WTI原油期货价格的平均值将会是多少?在高于50美元/桶、40~50美元/桶、30~40美元/桶以及低于30美元/桶四档选项中,47.8%的参会人员选择了30~40美元/桶的范畴,40.6%的参会人员认为均价将落在在40~50美元/桶的水平。认为油价降低于30美元/桶水平的人数比例仅为7%。

彼时距离3月9日油价深跌30%仅过两天,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从跌破50美元到跌破40美元,用时仅4天。随即WTI原油期货价格和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双双跌破30美元/关口。而在3月18日,WTI原油期货价格盘中一度触及20.37美元/桶的低位,为18年来最低水平。

受到美国能源部将购买3000万桶战略原油储备以支持国内石油产业,且特朗普将适时介入沙特与俄罗斯之间争端表态的影响,国际油价在19日止跌回升。截至北京时间3月19日收盘,WTI原油价格上涨23.81%,报收25.22美元/桶,创下了历史最大单日涨幅;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上涨14.43%,报收28.47美元/桶。但总来看仍在30美元/桶的水平之下。

大跌大涨之间,国际油价将走向哪里?

中国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石油市场所主任工程师王利宁则认为,从成本视角来看,原油价格已经跌破了沙特和俄罗斯的财政平衡油价,页岩油40美元/桶的成本价格也被跌破,主要产油国的运营成本十几美元的成本,则是最后一道防线。长期低油价肯定会使平均成本在30~50美元/桶的页岩油商受挫,淘汰一部分产量,进而使油市重新回归平衡。这轮低油价跟以往不同的情况在于叠加疫情,故而需求在全球范围内进一步萎缩。

招金期货原油分析员高健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从基本面来看,供需两端都是极端利空的状态,且存在继续恶化的倾向,我们初步的判断是看20美元/桶左右的支撑情况,短期还是看20美元,一旦下破且维持一段时间,就会对产量造成负面的影响。”

若看上限,基于最近一段时间的走势,在供需两端不出现显著改善的情况下,高健认为30~40美元区间油价的压力会很大。总体而言,20~40美元/桶将会是主要的波动区间。

最后一道防线

去年沙特石油设施遇袭,当时有观点认为油价很快会站上100美元/桶的水平,但结合需求动能以及世界经济增速都不足,即便遭到袭击,沙特也不会轻易出让份额,油价在一星期之内迅速回落到之前的水平。

3月9日,欧佩克+就深化减产未达成一致后,油价深跌30%,上述人士对记者表示,他当时一定程度上还在沿用之前逻辑。认为尽管油价水平总体来说已经较低,大幅增长的可能性不大,但价格跌落基本面决定的价格水平之下的可能性同样较小。结合此前的状态,非基本面因素对油价的扰动能力已经出现递减的趋势,油价开始变得纯粹。于是他在一周多之前作出油价会很快触底反弹,呈V字型走势。

但从期间油价走势来看,上述判断有失偏颇。“从更长期的角度看,中低油价是常态。过去所讲的地缘政治对油价的影响力正在逐步下降。我们对于基本面的判断也应该做出相应的调整。”

他认为,油价裸奔的状态似乎已经对非供需基本面的因素免疫。在这种情况下,综合考虑产油国的财政平衡油价,国际油价低位下行会受到油价机制内生动力抑制。

所谓财政平衡油价是指以石油为支柱产业、高度依赖石油收入的产油国政府能够实现财政预算平衡的原油价格。当国际油价低于财政平衡油价时,该国政府可能出现财政赤字,进而引发国家的经济、政治、社会问题。

根据光大证券计算,2019年沙特和俄罗斯的财政平衡油价分别为80.9美元/桶和53.5美元/桶。这与当前28.0美元/桶的布油价格分别相差52.9美元/桶和25.5美元/桶。根据IMF对OPEC国家的财政平衡成本测算,除科威特、伊拉克和卡塔尔三家之外,其他国家维持财政平衡成本的油价水平均非常高。现阶段价格远低于这些国家的财政平衡油价。

“如沙特、卡塔尔等国家经济结构较为单一,涵盖石油上下游产业链,国民经济的福利大多也来自石油产业的收益,即便油价在之前的45美元/桶的水平,仍低于这些国家的财政平衡油价,欧佩克占全球的资源供应的三分之一,沙特的供应能力又为欧佩克的三分之一,如果实际的油价低于资源国的财政平衡油价的情况下,向上拉动是正常的,如果依然向下跑,是不正常的,也是不可持久的。在这种背景下继续增产意味着继续吃老本,情况比以往更糟。“上述人士称:”从更深层面来看,欧佩克在美国页岩油气革命之后,其限产保价的法宝已经开始失灵。在限产的背景下,成员国面和心不和,但在规则约束下实行限产。但美国则不然,引领了石油产量的增量,同时美国又不存在财政平衡石油的说法,美国的自主性在一步步增强。“

美国页岩油生产商经历过前赴后继的一轮轮的绞杀之后,从2014年的油价下跌,到2016年、2017年的逐渐回复,页岩油生产商逐渐看到利润,现金流情况向好。因此该人士表示,当时其所在机构判断去年和前年的油价水平,对页岩油生产商而言可以看到利润,是一种较为合理的油价空间,主要增量又在美国,俄罗斯和沙特对于油价“吃不准”。

“我们当时判断国际油价的水平大致在40~50美元/桶区间,随着勘探难度提升,可能下落40美元/桶,这是我们之前对于国际油价的中长期判断。”从目前的情况看,他认为国际油价会回归此前的中长期判断水平,但需等待积极信号。

这样的积极信号,在王利宁看来将是在6月9日召开的欧佩克的会议结果,事关减产协议下一步如何执行,这将是一个很关键的时间点,另外预计到6月份全球疫情的控制情况也会有一个大体的趋势。

长期来看,基于中石油经研院的判断,油价会有所回升但具体的回调幅度目前尚无从判断。今年初,中石油经研院判断今年的油价水平相对去年略低2~3美元,均价在60~65美元/桶。根据此前的判断,尽管今年仍然面临过剩的风险,但整体表现相对会稳健。

但着眼于当前的状况,需求面坍塌,供应过剩压力过大,已经全线跌破产油国需要的财政平衡水平,如若继续下行则将引发大规模的被动减产。高健认为,如果要判断油价到底会向下走多少,还是要看在何种价格水平上会引起剧烈的产量反应。这也是他提出短线看20美元/桶是一个关口的原因。

“事实上价格战还没开打,得等到四月份,目前来看,基于主要产油国的产能和全球剩余库存,价格战如果开打持续的时间或许不会太短。”高健表示,如果要进一步讨论价格止跌或是反弹,至少从需求侧很难看到希望,只能寄希望于供应端在后期出现超预期的收缩,如被动减产或产油国重回谈判桌缔结新的减产协议,可以说供应端的收缩会是一个原油价格的“救命稻草”。

是否是中国抄底的好机会?

国际油价低迷,对于中国而言是否是入手低价原油的好机会?

从已破70%的原油对外依存度角度出发,答案是肯定的。

高健表示:“现在的价格虽然难言见底,但从国家的需求层面来看,这个价位抄底市场是一个好的选择,即便将战线拉长,也绝对是历史低位,比2008年金融危机,以及2016年年初的水平还要低。”

只不过现在的问题是缺乏准确的数据去计算中国剩余库容。战略储备二期已经进入末端,三期尚未开启。“战略储备剩余的库容可能有限,但如果想要抄底现货市场,一定会启动社会库存,包括三桶油的厂库,包括沿海港口的库存会有被临时占用的可能。“

不过也应将国内成品油过剩的情况考虑在内。对应国内成品油出口贸易进入快速增长阶段,出口已成为目前解决炼油产能过剩最主要的方法。随着中国成品油供应过剩成为新常态,未来成品油出口量将越来越多。而“大进大出”并非是一个良好的局面。

来自市场的另一个声音也认为,在石油、天然气对外依存度不断攀升的情境下,从国家在获取油气资源途径来看,价格已经不再是第一位的考虑因素,即便目前的油价很低,也不代表国家能源是安全的。在众多海外供应的风险中,价格只是其中之一,还需要考虑运输通道的风险。“能买到油但能否运回来呢?”

由此还应向内挖潜,对于油公司而言,此轮低油价对比以往的状况也特殊之处。

“对比最近一次的油价下跌,从2014年中至2016年初油价低位运行,对石油公司的上游勘探的影响自2015年开始显现,但今年的低油价的不同之处在于油价在很短的时间就打下来了,虽然本次下跌价格的绝对值低,但速度很快,上游的生产毕竟是持续性的,低油价的影响向上传到还需要时间,低油价不可怕,可怕的是长期低油价。”高健表示。

一位油气市场观察人士告诉记者:“即便是在这次油价没有跌的情况下,国内资源条件开采的复杂程度要实现经济有效的开发成本也得在60美元/桶的水平,高于此前45美元/桶的价格,在国内开采难度加大的情况下增储上产的力度并未放松,必然需要在效益和产量之间做出平衡,而向深层、深海以及非常规油气田进发,意味着技术水平和管理水平需要大幅提升,这无疑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国内石油公司显然也认识到了这点,中石油董事长戴厚良董事长近日表示,“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不能将企业的发展寄希望于油价的攀升,高油价未必带来高利润,同样低油价也未必就导致低竞争力。唯有立足问题导向,拨开低油价的迷雾,辩证地认识和把握当前形势任务,才能明确发力方向,逆势而上,将应对低油价的遭遇战,转化为提质增效的攻坚战。”

标签:国际油价原油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