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行业正在深受疫情带来的负面影响,而韩国现代汽车集团似乎面临着更严峻的形势。

相比其它汽车制造商,现代汽车除了面临零部件供应问题之外,韩国还是全世界疫情最严重的国家之一。这些原因导致了韩国现代多家工厂停产。

由于疫情期间物流运输、关口检疫趋严以及供应商生产脱节等种种问题,韩国的现代工厂只能停产等待。

2月4日,路透社就报道了现代汽车多家工厂即将停产的消息。该媒体引援现代汽车部分高层的消息称,因为汽车线束的短缺,停产一事在当时被反复讨论,而针对每个工厂每条生产线的实际停产时间表也有所不同。

韩国工业经济与贸易研究所高级研究员Lee Hang-koo 表示,现代汽车大部分零部件均为中国制造,而前者并未提前储备零部件。

“近年来在华发展迅猛的现代,与韩国零部件制造商一起建造了很多中国工厂。”Lee Hang-Koo认为,这是现代与其子公司起亚相较其竞争对手受到更大影响的原因。

据公开贸易数据显示,2019年,韩国从中国进口汽车零部件价值达15.6亿美元,相较2018年的14.7亿美元增长6.1%。

据韩联社报道,2月19日至21日,现代和起亚汽车韩国多家工厂再次遭遇停产,因采购自中国的零部件出现供应不足。

现代汽车相关负责人表示,虽然中国生产的汽车线束零部件正陆续供应到工厂,但由于汽车线束零部件供应量不够充分,公司决定弹性安排各工厂的开工时间。

不仅如此,现代汽车在韩国本土的供应商也出现供应不足情况。

韩联社报道称,由于受到韩国本土一家一级供应商停工的影响,韩国现代汽车位于蔚山市的蔚山4工厂部分生产线于24日起实施停产,暂定停产两天,但不排除停产将持续的可能性。

这已经是继2月上旬停产潮后的第二波停产潮。

随着疫情在韩国蔓延,疫情本身成为了比零部件短缺更严重的问题。

据现代方面提供的信息,其一级零部件供应商西津产业(音译)公司庆尚北道庆州工厂的一名41岁男性员工在家被发现死亡,并被确诊为新冠肺炎,导致该公司决定针对全公司实施进行临时停业及消毒措施,该公司向现代汽车Palisade、Cona及皮卡Porter车型提供车身及货车车厢材料零部件。

此外,根据韩国汽车工业协会(KAMA)方面的信息显示,位于庆尚北道灵川郡(县)的现代汽车一级供应商申荣(音译)集团也因为公司内部出现疑似新冠肺炎病例,自24日起停止生产。

同日,为现代汽车提供钢板等材料的子公司现代制铁位于庆尚北道浦项市的生产设施内,有一名32岁的男性员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防疫当局要求公司关闭该员工工作的楼层。

无论是停产的蔚山工厂,还是多个出现疫情的零部件工厂,均距离疫情高发地大邱距离较近,车程不到一个小时。

现代汽车在韩国本土设立的三个生产基地(蔚山、牙山、全州)中,蔚山基地规模最大,包含5个工厂,生产的车型多达17种,综合年生产能力为140万辆汽车,约占现代汽车全球产量的30%。若蔚山基地失守,很有可能将导致现代汽车在韩国本土的生产再次遭受严重打击。

另一方面,由于汽车线束电路板的供应持续短缺,生产现代旗下高端品牌捷尼赛思(GENESIS)GV70、GV80的蔚山5工厂第一生产线仍处于停产阶段;而生产捷尼赛思GV80的蔚山二工厂因零件短缺也处于“空转”状态。

韩国汽车零配件企业(中国)联合会会长朴英奎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现代汽车核心零部件原则上保持闭环式供应链,即将处于供应链内的零部件企业携手进入当地市场。但由于中韩间航班较多、往来便利,因此现代方面也将中韩视为同一个区域,有一批零部件是在中国生产,同时向中韩两国的现代工厂供应,另外也有一批零部件在韩国生产,供应中韩两国。这也对韩国车企的影响逐渐增大。

受此影响,现代汽车正在寻找替代供应商,以应对可能存在的生产长期停止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