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自行车特殊的“高光时刻”

来源:北京商报 2020-03-04 11:16:34
杨龙,是哈啰单车武汉市留守的4名主管之一,封城以来,他的团队每天要把近1000辆单车入仓消毒,再将完成消杀的单车投放到各大医院、社区服务站附近。3月3日,杨龙计划给武昌区团队送50个N95口罩、120个医用口罩,这是封城后他给自己主动申请的工作:武汉市哈啰单车团队防疫物资配送。送完货,还有汉口区共享单车运维、清理、入仓的本职工作等着他。

送物资、接员工、消毒循环

“配送防疫物资是我主动要做的,因为我在团队里年龄最大,有私家车也更方便。”从1月26日(大年初二)起,杨龙开始为整个哈啰单车武汉团队做“人肉”物资配送,“1月23日之前,我们团队自己买了一些酒精和口罩,后来哈啰总部又给我们发放了一些,我需要每天按各区域团队的需求给他们配送”。

每天早上7点半,杨龙就开始准备当天的工作。出发前他需要戴上口罩、手套,拿着工作证明、洗手液、酒精。

“消毒水要1:30配比,水不能少了,不然人受不了”“N95口罩戴完一天,挂在外面晾晒一整天,第二天还能用,这样可以用三次”“医用口罩是一次性的”……等他完成配送,对区域员工做完防疫讲解,差不多是早上9点左右。

3月3日,他的配送目的地是武昌区,需要跨过武汉长江大桥来到江东。前一天晚上,杨龙已经和武昌区团队通过内部钉钉群了解清楚了物资清单:50个N95口罩和120个医用口罩。

据他透露,“刚开始送的物资只够3天的。现在每次送的东西,基本会保证他们用10天左右”。他还记得第一次送物资的情形,“是大年初二,我给运维团队送口罩,还带了些泡面。过年嘛,不能空着手去”。

配送顺路的话,他会接上运维兄弟,然后分散在不同区域寻找失联车,最后集中转运到仓库。他算了算,每天有接近1000辆车被送进仓库消毒,每辆车在拉上车入库前消毒一次,定点投放之前再消毒一次,医院等高风险的地方,只要我们团队有人在附近,骑行一次就会消毒一次,重点是车把手、车锁、座椅。

9个人15个小时

疫情让共享单车的投放流程发生了变化,也给回收增加了难度。“之前社区是开放的,我们可以开车进去回收车辆。现在运维人员得跟社区沟通,提供工作证明,只能进一个人去找车、推车出来。”杨龙以回收150辆车举例,“之前需要5-6个小时,现在得8-9个小时”,因为工作时间被拉长,运气好的话杨龙晚上9点之前可以到家。

从投放区域看,目前武汉共享单车的热力图也与平时不一样了。以往公交站、地铁口等位置是骑行需求高发区,现在变成医院、社区服务站等。“公共交通暂停了,大部分市民都不怎么出来,但是有志愿者、医护人员等需要共享单车,那我们就不能掉链子。”杨龙说。

上周的紧急转运事件就是证明,杨龙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哈啰单车在硚口区凯德西城附近的一块场地,要交接给政府用作蔬菜集散地。我们需要把存放在那里的8400多个哈啰单车车轱辘转运走。平时转运这些量需要10台车20个人,可是特殊时期短时间调不来那么多人,我们就5台车9个人,从下午1点干到第二天凌晨4点,全部转运完。员工们想着早点把场地腾出来,都很不容易”。

这次转运是杨龙这些天来印象深刻的一件事,是偶然事件。另一件则经常发生,杨龙每次说起,语气里会带着笑:“你也知道,共享单车运维和城管的关系比较微妙,可是有几次我们去收车、投放,城管会说,‘你们的车挺好骑的’。有一次城管还主动提出某个区域需要车,希望我们去投放一些。”

特殊的防疫+经济支持

杨龙也会主动询问用户体验,“我负责的区域包括协和医院,有次遇到一名护士骑哈啰单车下班,她告诉我每次都骑共享单车回定点酒店,不用等车,10分钟就到了。我就觉得很有成就感”。

通过与用户沟通,他还发现,目前武汉用户骑行时间从平时的5分钟增长到10-20分钟。因为武汉市所有药店必须每天营业,有店员表示,自己每天坚持骑车1小时上下班。

哈啰单车骑行数据显示,疫情发生以来,从开关锁距离各城市医院、超市、农贸市场100米内的骑行量统计占比看,武汉市内的出行单车需求相比疫情暴发前均增长5%左右。1月22日-24日期间,武汉市内3公里以上的长程骑行订单呈3倍增长,之后持续保持高位。

其实这也是其他城市的表现。根据哈啰出行北京市骑行数据显示,自2月10日企业复工,共享单车需求量持续攀升。从全国来看,长距离骑行订单(3公里以上)占比较去年同期几乎翻了一番。

站在防疫的角度,相比封闭式的公共交通出行方式,单车出行的自由度更高,用免费政策吸引用户骑行,可避免人群扎堆。站在商业的角度上,这则是共享单车行业刺激订单量、谋经济增长之举。

标签: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