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银行二季度总投诉量及信用卡、个人贷款业务量均翻番增长,上半年更暴露出重大内控问题。同时,华夏银行上半年业绩及资产质量方面也有很大不足。华夏银行一把手甚至被质疑专业能力不足。

华夏银行多项投诉量翻番暴露内控问题?

9月9日,中国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发布的《关于2021年第二季度银行业消费投诉情况的通报》显示,2021年第二季度,华夏银行投诉量同比增长137.8%,信用卡业务投诉量同比增长148.8%,个人贷款业务投诉量同比增长102.0%。

多项投诉量翻番增长,或透露出华夏银行内控方面的漏洞。

值得注意的是,5月21日,银保监会对华夏银行罚款9830万元,对1名责任人员予以警告并处罚款5万元,对1名责任人员予以警告处罚。处罚原因是华夏银行部分理财产品信息披露不合规并使用理财资金对接本行信贷资产、出具的理财投资清单与事实不符或未全面反映真实风险等多项违法违规行为。

这是今年上半年银保监会开出的最大金额罚单。

同时,华夏银行期还因为信用贷资金违规流入楼市而被质疑。华夏银行被曝出北京、上海支行均存在信用贷资金可违规用作购房首付,且银行工作人员有意识地指导客户规避银行审核资金用途的现象。据《中国科技投资》记者调查,华夏银行的客户经理不仅会为客户推荐相关贷款产品,还会有意识地指导客户规避银行审核资金用途。

此外,华夏银行个人贷款业务出现合作机中介高达35%费用的案例,惹来了合作中介收费过高和“砍头息”的争议。

资产质量及经营业绩存不足

内控漏洞往往影响银行资产质量。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报告期末,华夏银行不良贷款余额384.78亿元,较上年末增长1.32%;不良贷款率为1.78%,较上年末下降0.02个百分点。华夏银行不良贷款略有下降,但是仍比银保监会此前公布的二季度末股份行不良贷款率1.42%高出0.36个百分点。

拉长周期看华夏银行三年的半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2019年6月末和2020年6月末,华夏银行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77%、1.84%和1.88% ,始终居高不下。

经营业绩方面,上半年华夏银行实现营业收入481.13亿元,同比增长1.12%;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9.80亿元,同比增长17.60%。归母净利润增速较高,但是这有受新冠疫情冲击、去年基数低的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上半年华夏银行拨备前利润下滑了1.91%,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27.55亿元,同比减少109.73%。

董事长李民吉专业能力被质疑?

华夏银行的一系列问题引来了质疑。《行长要参》分析认为华夏银行董事长李民吉“履新华夏银行董事长,令业界颇感意外。因为李民吉……并无任何银行业从业经验。李民吉表示,要加快建成有特色、有质量、有竞争力的全国股份行……对于华夏银行而言,这一美好愿景还有足够长的时间去实现,但对于现年56岁的李民吉而言能否在退休前实现这一理想还要大大地打上一个问号。”

2017 年4月1日,李民吉出任华夏银行党委书记、董事长。李此前曾任北京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责任公司党委委员、董事、常务副总经理,北京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确无银行业从业经验。

数据显示,2017-2020年,华夏银行净利润198.19亿元、208.54亿元、219.05亿元、212.75亿元,同比增长0.72%、5.22%、5.04%、-2.88%,在七大股份行中长期排名垫底。同期,华夏银行的ROE分别为 13.54%、12.67%、10.61%、8.64%,呈现连年下滑趋势。

李民吉担任华夏银行一把手期间的经营效益数据确实很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