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市场向来都在风云变幻之中。

你方唱罢,我方登场。

那个金嗓子准备收拾收拾退市了。

期,金嗓子宣布,获董事会副主席曾勇牵头的创办人集团及私募基金亚赋集团,提出以每股2.8港元提私有化建议,作价较8月5日停牌前收市价(2.22港元)溢价25.6%,较股份于不受干扰日期的收市价(1.80港元)溢价约55.6%。

此次私有化涉及1.89亿股,涉资约5.3亿元,要约人已经委聘渣打银行作为此次交易的财务顾问,私有化之后,金嗓子将撤销在香港联交所的上市地位。

图片来源:网络

作为一个老牌的国民品牌,金嗓子曾火遍大江南北,但最后也逃不过股价下跌、业务遇瓶颈等窘状,背后向世人展露的不仅是世事无常,更有难掩的成长阵痛。

1

爱拼的女创始人

有句话说,成功的男人背后一般站着一个女人,而金嗓子的成功可以说多亏了创始人江佩珍。

少年时期的江佩珍因家境原因而被迫辍学,为了减轻生活负担,她进了广西柳州市糖果二厂——金嗓子的前身,做起了包糖女工。

都说爱拼才会赢,这句话在她身上显了灵。

凭着刻苦求学的拼劲儿,加上学天赋不错,她很快就得到了赏识。

13岁进厂做学徒,18岁就被提拔为副厂长,33岁就成为了厂长。

从女工到厂长的跃进,人生可谓是开了外挂。

而时运不济,柳州糖果二厂后来陷入了经营困局。为了寻求生路,江佩珍为了改进润喉糖产品,与华东师范大学教授王耀发合作,获得了无偿赠送的慢咽炎治疗配方,随后“ 金嗓子喉片” 应运而生。

为了将事业发扬光大,江佩珍筹集资金成立广西金嗓子制药厂。基于国有企业改制背景,广西金嗓子制药厂和糖果二厂改制,成立了广西金嗓子股份有限公司。

经过了几番苦难,金嗓子的好日子似乎开始了。

这里便不得不谈金嗓子精心策划的一场广告营销了。

提起金嗓子,人们总会想到电视广告里罗纳尔多身穿“金嗓子”黄色球服,手拿金嗓子喉片,笑得开心的场景。

殊不知这里面藏着一桩侵权往事,2003年夏天,罗纳尔多跟随皇马俱乐部来北京打比赛,江佩珍曾邀请罗纳尔多参加一场私人宴会,让其穿上印有“金嗓子喉片”的衣服进行了拍摄,同时给了超30万美金,后来这一私下拍摄成为了官方的宣传物料,而罗纳尔多控告金嗓子并未正式签约,最终还是私下和解了。

且不管这场营销“名不正言不顺”,江佩珍的目的达到了,在罗纳尔多的巨星光环下,金嗓子出了圈,一炮而红。

喉片产品受到了市场热捧,金嗓子逐步掌握了在国内润喉类非处方药市场上的主导权。

公开数据显示,以2014年零售额计算,金嗓子喉片、喉宝系列产品在中国五大咽喉产品企业的市场份额中占据第一,市场份额18.6%,桂林三金的西瓜霜含片(15.4%)、吉百利的何氏薄荷糖(12.3%)紧随其后。

2015年7月 ,金嗓子在香港主板上市,江佩珍高调敲钟,敲响了她的荣耀时刻。

她非但没有只留在幕后,甚至站到了大众面前。

你会发现,不知从何时起,金嗓子的包装上出现了江佩珍的身影。

然而,盛极必衰就是个自然魔咒,大多数人或事都难以逃脱此劫数。

金嗓子股价在2016年达到高点后,便不断走下坡路,表现消极,此时的股价距离高点已跌超66%。

啪的一下,高光下泡沫破了,美梦也醒了。

2

跑不动的业绩

事实上,金嗓子从高处坠落并不是意外,一切皆是有迹可循。

回顾基本面,可以发现,金嗓子的业绩并未出现明显的增长,除去波动,基本算是“原地踏步”。

时间跨度拉长一些,2015-2020年,实现营收7.07亿元、7.68亿元、6.24亿元、6.94亿元、7.97亿元、6.47亿元,归母净利润为1.55亿元、1.03亿元、6138万元、1.02亿元、1.68亿元、1.54亿元。

仔细一看,金嗓子的业绩主要依靠其拳头产品——金嗓子喉片和金嗓子喉宝,其中,截至2020年底,金嗓子喉片(OTC)销售额约占其收益总额的89.9% ;今年上半年来自销售金嗓子喉片(OTC)的收益约为3.33亿元,同比增加约80%,主要是疫情受控所致。

在很大程度上,金嗓子是个“啃老族”,抱着单一人气产品不撒手。

这也是情理之中,毕竟年均70%的毛利率还是实打实的。

但众所周知,固步自封在这个内卷的快时代下是不可取的,稍不留神,隔壁的乌龟就会超过你这只抢占先机的兔子。

面对如此高的毛利,金嗓子乐得躺,但取而代之,它需要直面这个增长乏力的业绩。

在名利场上,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

今日的宠儿,就可能成为昨日的黄花。

一劳永逸不是良策,金嗓子也没少花心思,开始提价,但市场显然不够买账,除去两票制的影响,销量下滑很明显。

金嗓子喉片的产品价格从2015年的每盒5元涨至2020年的6.4元后,其销量从2015年的1.29亿盒降至2020年的0.91亿盒,年销售收入从2015年的6.49亿元降至2020年的5.82亿元。

显然,对着自家拳头产品的几番折腾不仅影响黏,也是在伤害品牌力。

3

走不通的多元化

上述的痛点往往是曾红极一时的老牌的老毛病了。

毕竟,单单依靠单一产品增收,吃完需求红利后增长空间所剩无几,市场其他竞争者再来抢占市场,确实不利于可持续发展。

实际上,金嗓子有意识到这一点,先后推出了金嗓子喉宝多款无蔗糖成份的润喉糖、金嗓子草本植物饮料等产品,但并未掀起什么水花,反而使得自身陷入诉讼纠纷之中。

2016年金嗓子为新推出的草本植物饮料做宣传推广,与星空传媒等签订了总价为8000万元的广告代理合同,后者将在《盖世英雄》、《蒙面歌王第2季》为其投放广告,提高曝光率,并按收视率收取费用。

然而,节目结束后, 金嗓子仅支付了1300万元广告款。根据收视率,星空传媒要求金嗓子付清6376万元的广告费 ,随后起诉了金嗓子。根据判决,金嗓子需要支付给星空传媒5167万元广告费,可金嗓子还未还清,且江佩珍已被限制高消费和出境。

多元化还没走通,自身就惹上了一些纠纷麻烦,对于金嗓子并不是什么好事。

本次通过私有化,这个老牌企业或许想要业务转型,挖掘现有润喉片等产品的产销潜力,加强研发,以找到新的增长点,毕竟现阶段它的产品竞争力已不同以往,股价长期表现低迷,亟待打破老化的桎梏,若有所改善,不排除后期有回归A股的念头。

4

结语

一句老话,长江后浪推前浪。

如今的时代早已今非昔比,对于金嗓子这样的国民老品牌,坐山吃空总会有尽头,拳头产品的单一向来是痛点,毕竟同业竞争者虎视眈眈,破旧立新而跟上节奏很关键,私有化或许可以带来破局的经营机会,作为前浪,它总不能看着自己真消亡于时代的沙滩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