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金发行火爆,基金公司的赚钱能力再一次得到体现。统计显示,2020年公募基金合计为基民赚了2万亿元收益,同比大增7成。

其中,易方达张坤、萧楠,招商侯昊,景顺长城刘彦春,以及兴全董承非、谢治宇等明星基金经理都为基民实现了超百亿元回报。

为基民赚钱的同时,基金公司也顺带为渠道机构送上了一块“大肥肉”。趁着行情火爆,去年发行了规模空前的3万亿元新产品,基金公司从中赚取了接千亿元管理费,第三方渠道也赚得盆满钵满,其中基金公司向销售机构支付的客户维护费比2019年增长了约100亿元,托管费增长了54亿元,券商分仓佣金则接翻倍。

“坤坤”给投资者赚了400亿

19774.55亿元,是整个2020年公募基金行业为投资人赚取的利润。

进一步从年报数据来看,“公募一哥”张坤确实为投资者赚了不少钱,而且一赚就是400亿元。根据天相投顾提供的数据,张坤管理的易方达蓝筹精选、易方达中小盘、易方达新丝路(今年2月11日离任)、易方达优质企业三年持有、易方达亚洲精选5只基金,去年一年共为持有人赚取了399.04亿元收益,在所有基金经理中排名第一。

其中,被190多万人追捧的易方达蓝筹精选,收益高达181.77亿元,而在2019年持有这只基金的基民只有现在的1/10左右。数据显示,截至4月1日,易方达蓝筹精选混合收益率仍高达98.61%,但同期内亏损的基民高达83%,其中有接7成亏损5%以上。

张坤旗下的另一只明星基金,易方达中小盘利润也高达150.32亿元。

除了“男神”张坤,刘彦春、萧楠、谢治宇等头部基金经理旗下也都有回报超百亿元的产品。其中,“白酒一哥”侯昊管理的招商中证白酒收益高达172.18亿元,紧随易方达蓝筹精选之后位列第三。刘彦春管理的景顺长城新兴成长,萧楠、王元春共同管理的易方达消费行业,谢治宇管理的兴全合宜,也都位列去年最赚钱基金TOP10。

此外,华泰柏瑞沪深300ETF和南方中证500ETF,去年分别实现了105.11亿元和98.29亿元的净值增长,成为仅有的两只进入收益前十的ETF。

千亿管理费给渠道献上营销“肥肉”

合计来看,去年基金公司2万亿的利润增长,比2019年增长了68.38%,其中4052只混合型基金赚了1.11万亿元,同比翻倍增速达119.92%,股票基金收益增长也达到70.22%,净值增长额为5049.50亿元,170只基金更是实现了111.24亿利润。

头部基金公司中,易方达、汇添富2020年分别为基民赚取了1608.05亿元、1114.70亿元的利润,也是仅有的利润增长达到千亿的2家基金公司。再加上广发基金、华夏基金、富国基金、嘉实基金、南方基金、兴证全球基金、中欧基金、景顺长城(均超500亿元),10家基金公司合计贡献了基民手中超过9000亿的利润,占比接半数。

从规模来看,基金公司的赚钱能力与规模扩张能力也基本保持了一致,而规模是管理费的主要来源。去年的火爆行情中,公募基金新发行规模突破3万亿元,行业总规模也首次突破20万亿元,140多家基金公司也在这场空前的“全民‘炒’基”运动中赚到了931.20亿元管理费,比2019年的626.25亿元增长了300多亿。

其中,易方达以56.5亿元管理费收入位列第一,汇添富、天弘基金、广发基金管理费收入均在40亿元以上,华夏基金、兴证全球基金、富国基金、南方基金、嘉实基金紧随其后,管理费收入均超过30亿元。

尽管基金公司在去年借助疫情加大了直播营销等新形式,但那些动辄百亿的“日光基”,很大程度上还是以银行为主的代销渠道的功劳,后者拥有众多的营业网点和存款客户,具备天然的销售优势。在这场空前的“全民‘炒’基”运动中,银行等代销机构也成了大赢家。

去年全年,基金公司共计向销售机构支付了241.14亿元客户维护费,上年同期这一数据仅为144.77亿元,同比增速达到67%。此外,第三方机构收到的基金托管费也达到397.19亿元,同比增加接110亿元。

除银行外,权益类基金规模大增背景下券商也“悄悄”受益。去年全年,公募基金股票交易量同比大增84.75%达到17.1万亿元,比2019年的9.25万亿接翻倍,而股票交易量大幅增加也使得券商的基金分仓佣金收入大涨80%达到135.26亿元,其中中信证券、长江证券、中信建投、广发证券、招商证券等8家超过5亿元,收入超亿元的超过30家,同比增速多在50%以上,其中广发、国信、兴业同比增速翻倍。

不过仍有11家券商佣金收入增速下滑,多为中小券商。另外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交易量大增,但基金租用券商席位支付的佣金占股票交易量的比例有所下滑,包括中信证券、中信建投等不少头部券商率先将佣金率降到了万分之八以下。此前,“万八模式”一直是基金公司与券商之间约定俗成的佣金率,被业内称为“机构批发价”。

“在买卖双方激烈博弈背景下,随着买方主动权提升,券商下调分仓佣金率也是大势所趋。”某公募基金人士告诉《财经天下》周刊。

700万人追捧的白酒指数和“乏力”的余额宝

一边是权益类基金被疯狂追捧,一边是货基金市场趋冷。

《财经天下》周刊注意到,尽管去年为基民赚钱最多的还是王登峰管理的天弘余额宝,但这只货基金的持有人数量已经进入瓶颈期。在此之前的2019年,余额宝曾连续遭遇5个季度的份额下降。年来,余额宝的合作对象也从唯一的天弘余额宝基金,扩充至其他货基金转移。

2020年,天弘余额宝共为持有人赚取了220.77亿元的利润,但随着货基金的收益下滑(2020年该类基金收益同比下滑16.03%),去年天弘余额宝的净值收益率首次降至2%以下,为1.8509%。截至2020年末,天弘余额宝总规模达1.19万亿份,共有6.9亿户持有人,均每户持有1724.70份。个人投资者是余额宝的主要“买家”,占总份额比例高达99.99%,持有最多的个人投资者,买了2.2亿份。

一位业内人士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天花板在那里,加上一系列因素余额宝走下坡路是必然的,天弘规模大收益肯定就低,选其他合作基金也是必然的选择。”

对比明显的是,除了张坤一年10倍的追捧者,在白酒“飞天”的2020年,侯昊旗下的招商中证白酒一度成为支付宝上购买人数最多的“国民指数基金”,目前合计持有人高达705.82万人,而在今年1月时,更是达到800多万。其中,位列前10的持有人有6位是个人投资者,前2名均为个人投资者,持有最多的人当时规模约1400多万。

股票型与混合型基金中,持有人数量紧随招商中证白酒的,还有景顺长城新兴成长混合、易方达中小盘混合,二者持有人数量均在300万以上,被骂“教人成长”诺安成长混合也有247.72万人持仓,期间该基金份额翻了3倍多。

截至去年年末,持有人数量在百万以上的权益类基金(非封闭)有34只,多为市场上的明星基金,占比不足1%。

文 | AI财经社 陈畅

编辑 | 杨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