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上市公司年报密集披露,“投行贵族”中金公司回A后的首份年报也随之出炉。3月31日,中金公司召开业绩发布会,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其首席执行官黄朝晖及多位高管针对公司年度业务发展情况及后续规划等内容做出解读,并表示数字化转型将成为2021年的发展关键。不过,针对旗下子公司中金基金连续两年亏损及新设资管子公司的目的等市场关注的重点内容则没有提及。

利润大增

回顾此前,中金公司于2020年11月完成A股上市,募集资金约130亿元,成为第14家A+H股上市券商。在业绩发布会召开的前一天,中金公司也发布了其回A后的首份“成绩单”,归母净利润增速亮眼。

3月30日,中金公司发布2020年年度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度,中金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36.6亿元,同比增长50.17%;实现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72.07亿元,同比增长70.04%。

中金公司首席财务官黄劲峰在会上介绍道,“2020年度,中金公司坚定落实战略发展举措,各项业务保持快速发展,盈利能力持续提升”。整体来看,中金公司营业收入结构保持稳定合理,各分部收入均实现较大幅度增长。同时,股票客户业务大幅增长带动资产增量。

中金公司首席运营官楚钢还提到,2020年度,中金公司投行业务在股本、债务融资和中资并购等主要市场排名继续保持领先。股票业务方面交易市场份额和产品业务规模创新高。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中金公司投资银行业务营业收入为56.27亿元,同比增长55.63%。

此外,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中金公司曾于2020年10月,因投资银行类业务内部控制及廉洁从业风险防控机制不完善,被证监会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对此,中金公司在年报中指出,已对此制定了整改计划和措施,包括持续加大投行内控人员招聘力度以满足投行内控人员数量要求;聘请咨询公司对投行员工的递延机制进行优化完善等。

持续拓展金融版图

随着资管新规细则的不断完善,打破刚兑、遏制通道业务效果逐渐显现,行业生态格局进一步重塑,转型创新成为资产管理行业改革发展和提高竞争力的关键抓手。在资管业务方面,中金公司拟进一步拓展资管业务版图。

年报发布同日,经中金公司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拟设立暂定名为中金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资管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并申请公募牌照,同时为其提供累计不超过30亿元(含)的净资本担保承诺。

公告内容显示,资管子公司的注册资本不超过15亿元,其中含初始注册资本10亿元。主要经营范围为证券资产管理业务、公开募集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业务以及监管机构核准的其他业务。

事实上,年来中金公司大力发展资管业务,但不同领域的发展步伐则不一致。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31日,中金公司资产管理业务营业收入为11.76亿元,同比增长106.06%。同期,中金公司旗下负责私募股权业务的子公司中金资本实现净利润8.95亿元(未经审计),同比增长23.74%。

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中金公司旗下负责公募业务的全资子公司中金基金已连续两年净利润亏损。年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末,中金基金净损失为4323.65万元,同比下滑50.82%。2019年末,中金基金净损失2866.77万元。但在业绩发布会及年报中,中金公司并未提及中金基金净利润连续下滑的原因,对此,北京商报记者发文采访中金公司,但截至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复。

在深圳中金华创基金董事长龚涛看来,中金基金净利润亏损主要是两方面原因导致。一是年来其高管变动频繁,管理队伍不稳定。二是中金基金旗下部分产品因业绩和集中赎回等问题导致管理规模低于5000万元以下,成为“迷你基”,有被强制清盘的风险。

打破“单兵种作战”

展望后市,在数字经济高速发展的当下,数字化转型也成为券商业的当务之急。中金公司表示,当前金融与科技融合日趋加深,数字化转型成为证券公司打造竞争优势的重要途径,转型发展重点逐步从经纪业务拓展至全业务领域和中台服务能力。

券商业资深人士王剑辉表示,目前,包括券商业在内的整个金融行业都面临着数字化转型的问题。在前期金融科技飞速发展的背景下,对传统金融行业而言确实形成巨大的挑战。但要达到理想化的转型目标,还需经历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

券商投行人士何南野也提到,从前景来看,券商数字化转型为必然,是应对当下竞争的必然举措,也是提升经营业绩、提升客户满意度的必然要求。每个券商都应跟随科技的发展,进行及时的数字化转型,改造自身的组织架构和业务模式,实现最有效率的经营管理和业务发展。

因此,2021年成为中金公司深化战略落实和数字化转型的关键之年。中金公司表示,将以推进落实“数字化、区域化、国际化”和“中金一家”的“三化一家”战略部署为重点,加大资源投入、完善网络布局、加快转型发展、夯实中后台能力,力争规模体量和发展质量再上新台阶。

“我们将进一步深耕国际金融中心,增加业务种类,扩大业务规模,提升在当地的影响力。同时配合国家整体战略,拓展‘一带一路’,特别是东南亚的网络布局,发挥中金研究先行、投资投行联动的独特优势,开拓多边业务合作机会。随着经济和产业的发展升级,我们切实感受到,客户对金融服务的需求越来越复杂化、多元化,仅靠各业务条线‘单兵种作战’的传统模式,已经无法完全满足客户的需求”,黄朝晖如是说。

北京商报记者 孟凡霞 李海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