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同为卫生护理用品制造商的豪悦护理上市后,不甘资本布局掉队的浙江优全护理用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优全护理”)寻求创业板上市。从披露的招股书来看,受疫情影响,优全护理的纺粘非织造材料(含熔喷布)等作为防疫物资生产的主要原料需求暴增,催高公司2020年全年业绩,优全护理2020年归属净利润同比大增逾11倍。随着疫情逐步得到控制,且市场防疫物资产品产能和竞争增加,优全护理的高业绩增长持续存疑。报告期内,优全护理两家子公司因在疫情期间哄抬原料价格被罚,也让有着亮丽业绩的优全护理“失色”。

高业绩增长持续存疑

招股书显示,优全护理主要从事非织造材料和护理用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财务数据显示,2018-2020年优全护理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约11.51亿元、13.16亿元、33.74亿元,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约5051.2万元、9479.76万元、11.62亿元。

通过计算可知,优全护理2020年归属净利润较2019年同比增长逾11倍。在牛牛金融研究总监刘迪寰看来,优全护理此时筹划上市,主要考虑或许是其业绩增长的最佳时期。而同行业公司中金春股份、稳健医疗等龙头企业都已上市,行业竞争压力增加。若不抓住时机抓紧上市,其未来的经营风险恐将增加。

不过,优全护理高业绩增长是否具有持续是要打一个问号的。

招股书显示,优全护理的主营业务收入包括非织造材料和护理用品两大类,其中非织造材料分为水刺非织造材料、纺粘非织造材料和热风非织造材料。优全护理2020年业绩之所以爆发式增长,非织造材料收入成盈利“功臣”。数据显示,2020年优全护理非织造材料的整体收入约25.89亿元。

优全护理表示,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范围内暴发,公司纺粘非织造材料(含熔喷布)、热风非织造材料(其中,克重规格超过30克的热风非织造材料一般用于生产KN95口罩)等作为防疫物资生产的主要原料,市场需求量短期内急剧增加、市场价格快速走高,导致公司2020年度业绩显著增长。数据显示,2020年优全护理纺粘非织造材料和热风非织造材料共实现销售收入约15.37亿元,较2019年度增长3.96倍。

如剔除疫情对纺粘非织造材料和热风非织造材料单位售价的影响,即按照纺粘非织造材料和热风非织造材料单位售价与2019年持进行测算,则2020年度优全护理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为39787.89万元。

在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疫情引起的公司业绩增长属于偶发,未来业绩存在不可持续和大幅波动的风险。刘迪寰同样认为,疫情已经逐步得到控制,未来优全护理业绩是否仍将有较高增长是未知数。

子公司哄抬价格被罚

报告期内,优全护理子公司涉嫌哄抬防疫物资价格被罚的情形备受关注。

招股书显示,浙江金三发卫生材料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三发卫材”)成立于1998年10月16日,目前为优全护理100%持股的企业,金三发卫材主要生产水刺无纺布、纺粘无纺布等非织造材料。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金三发卫材将部分纺粘生产线转产熔喷布。

据了解,金三发卫材2020年3月起采取“套餐”形式捆绑销售熔喷布和纺粘无纺布,抬高熔喷布和无纺布价格,2020年9月7日长兴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金三发卫材上述行为构成哄抬价格违法行为,责令金三发卫材改正哄抬价格违法行为并处罚款190万元。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金三发卫材赚钱能力不可小觑。数据显示,金三发卫材2020年度的净利润为95649.09万元,2020年优全护理的净利润约12.66亿元。

除了金三发卫材之外,优全护理另一家子公司广东金三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广东金三发”)也在2020年3月起采取“套餐”形式捆绑销售熔喷布和纺粘无纺布,提高纺粘无纺布销售价格。随后,2020年7月9日佛山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广东金三发上述行为构成哄抬价格违法行为,责令广东金三发改正哄抬价格违法行为并处罚款30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因产品质量争议,金三发卫材还被起诉。招股书显示,2020年5月22日,金三发卫材与上海岑誉医疗器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岑誉医疗”)签署合同,岑誉医疗向金三发卫材采购纺粘非织造材料130吨。因质量争议,岑誉医疗已于2020年9月向长兴县人民法院起诉。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该案件尚在长兴县人民法院组织下进行诉前调解。

优全护理在招股书中坦言,如公司经法院调解无效后开庭审理败诉,将对公司2020年度的经营业绩及声誉产生不利影响。

IPO前大手笔分红引关注

优全护理上市前夕大手笔分红的情形,亦不可避免地成为市场热议焦点。

据深交所官网显示,2020年10月30日,深交所正式受理了优全护理的IPO申请。而2020年5月27日,彼时优全护理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决议,每股派发现金股利1.5元(含税),向全体股东派发现金股利16987.5万元。目前,上述利润分配已实施完毕。

从优全护理披露的招股书来看,该公司在2018年、2019年并未进行过现金分红。另外,优全护理2020年现金分红的金额均高于公司2018年、2019年的归属净利润数额。

资深投融资专家许小恒表示,优全护理这种做法不免让市场产生突击分红的质疑。

针对公司为何在该时间点进行利润分配、利润分配的依据以及是否具有合理等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向优全护理发去采访函,截至记者发稿,未收到相关回复。

大手笔分红的同时,严华荣、吴晨夫妇获益匪浅。招股书显示,目前严华荣直接持有优全护理13.42%的股权,严华荣配偶吴晨直接持有公司9.27%的股权,严华荣、吴晨通过金三发集团间接持有公司46.09%的股权、通过高季投资间接控制公司5.76%的股权、通过翠麟投资间接控制公司2.98%的股权、通过韶华咨询间接控制公司0.88%的股权。严华荣、吴晨合计控制优全护理78.4%的股权,严华荣、吴晨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也就是说,1.7亿元的现金红利,绝大部分都进了严华荣、吴晨夫妇二人的腰包。

优全护理在招股书中表示,严华荣作为公司创始人,也是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对公司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具有实质影响,对董事和高级管理人员的提名及任免起到主要作用。若实际控制人利用其控制权对公司的经营决策、人事、财务等进行不当控制,有可能会损害公司及公司中小股东的利益。

北京商报记者 刘凤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