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4日晚间,小米集团公布2020年第四季度和全年财报,多项核心业绩数据低于市场预期。随后,周受资在个人微博披露了最新去向,称将“加入字节跳动,担任公司的CFO。

财报显示,小米2020年全年营收2458.65亿元(人民,下同),市场预期2489.25亿元;经调整后净利润130亿元,市场预期133.43亿元。2020年第四季度营收704.6亿元,市场预期752.26亿元。

市场似乎也不买账。3月25日早盘,小米集团港股一度大跌8%,最终报收于23.9港元,股价下跌4.4%,市值蒸发277.21亿港元。

3月25日发布的雷军与许知远对话的短视频上,雷军透露:小米即将推出万元以上手机。

高端化能否成为小米业绩助推器?

海外市场收入占一半,多项业绩低于市场预期

小米集团公布其2020年第四季度和全年业绩报告。对于这份财报,小米称,报告期内“各项业务稳定增长”,经调整净利润超出市场预期。

财报显示,2020年,小米收入达2459亿元,同比增长19.4%;经调整净利润人民130亿元,同比增长12.8%。其中第四季度总收入为705亿元,同比增长24.8%;经调整净利润达人民32亿元,同比增长36.7%。

2020年全球智能手机全年出货量为1.464亿台,同比增长17.5%,手机业务营收达到1522亿元,同比增长24.6%。

海外市场上,小米境外市场市场收入达人民1224亿元,同比增长34.1%,占总收入的49.8%。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全年出货量小米排名第四,市场份额为11.4%。其中在欧洲,小米拿下了不少市场,在东欧首次登上了第一。

不过,2020年华为在全球市场上的出货量出现了明显下滑,而小米和苹果均实现了正增长,也被外界解读为,小米成功“捡漏”华为。据Canalys数据,2020年第三季度华为被迫跌倒,出货量同比下降23%至5170万台;而小米正是在这时候迎来高速发展期,销量同比增长45%达到4710万台,此前也给出一份亮眼的三季报。

国内市场上,小米成为除苹果之外唯一实现增长的手机厂商,其年度增长率为3%。

繁荣背后也有隐忧。小米集团包括手机业务在内的多项业务收入未达到市场预期,IoT与生活消费产品、互联网业务等多项业务在四季度出现了明显的增速下滑

财报显示,小米2020年全年营收2458.65亿元,市场预期2489.25亿元;经调整后净利润130亿元,市场预期133.43亿元。2020年第四季度营收704.6亿元,市场预期752.26亿元。

在核心手机业务上,小米2020年全年智能手机收入1522亿元,低于彭博的预估值1542.4亿元。小米2020年全年互联网服务收入238亿元,同样低于市场预期的240亿元。

此外,小米除手机外的另一大营收“引擎”为IoT与生活消费产品业务,其增速没有手机业务那么亮眼。2020年,小米IoT与生活消费产品部分收入为674亿元,同比增长8.6%。与之对比的是2019年,小米的IoT产品收入增速达到了41.7%,总营收占比也从2019年的26.8%降至2020年的23.9%。

在2019年年会上,雷军正式宣布了小米集团的“手机+AIoT”双引擎战略,并称“这就是小米未来五年的核心战略”。2020年8月,雷军将此战略升级为“手机×AIoT”,可见战略地位之高。但如今IoT增速大降,明显跟不上手机业务。

此外,对于营收规模略低于市场预期,小米集团总裁王翔在媒体电话会议解释称,是由于全球市场半导体芯片短缺问题,在一定程度上拖累了公司去年第四季度的增长。

实际上,除了全球芯片短缺,2020年四季度,小米的市场份额也遭到了OPPO和苹果的冲击。王翔也坦言,iPhone 12系列的成功对小米业绩带来了影响。“iPhone 12在欧洲市场、在全球市场都是热销的,客观上面也带来了一部分的影响,应该承认。”

国际总裁跳槽字节跳动

财报发布当天,小米还宣布一项重大人事调整。小米公告称,因家庭原因,原集团高级副总裁、国际部总裁周受资已辞任执行董事、国际部总裁。

空缺的国际部总裁位置将由另一位合伙人及集团副总裁卢伟冰接任,其还兼任中国区总裁及红米品牌总经理。这意味着小米对内、对外都压在了卢伟冰一人身上。

公告后,周受资随即在个人微博披露了最新去向,称将“加入字节跳动,担任公司的CFO”,也得以在离家18年之后,base在家乡新加坡。

小米也在加紧其在AIoT领域的步伐。财报发布当天,小米还发公告称,将以2.05亿美元收购紫米余下50.09%的股份。交割完成后,紫米公司将成为小米的全资子公司。

小米认为,紫米公司在电源以及多项IoT领域具备技术和研发能力,能够提高小米在智能领域的技术竞争力,实现产品电源标准化以节约成本。此外,紫米公司还拥有优秀的行业资源和运营经验,能够协调和提升公司未来生态链产品的竞争力。

不过,推进IoT战略的不仅小米集团一家,5G时代的万物互联正在实现,因而几乎各大手机厂商都在布局IoT领域,意图不断延伸生态边界。2018年,荣耀就提出了“1+8+N”智慧全场景IoT战略,并将其作为面向未来的核心发展战略。2019年,OPPO创始人陈明永宣布将在未来3年投资500亿元研发资金用于打磨IoT技术基础。

此外,曾和雷军立下10亿赌约的董明珠,在日接受采访时曾表示格力手机必须要做,对此,她解释称:“在未来一个智能家的时代,如果(没有手机)完整地来控制它,是不行的。”布局loT领域昭然若揭。

高端化或优先于造车

此前,小米在造车与不造车这个事情上“反复横跳”。

2014年,互联网造车潮兴起时,有消息称小米要造车,后被雷军否认;2017年,小米宣布与北汽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又传小米要造车;2020年,小米商城官方微博发布汽车相关图片,再被视为要造车,又被官方辟谣。

日,多方消息称,小米集团正在快速推进造车事项,最快有望在4月份立项,初步讨论的品牌定位与小鹏汽车类似,主打强科技属的中高端市场。造车项目的直接负责人是小米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战略官王川。

这则消息依旧没有被小米官方确认,小米到底造不造车?在昨晚的小米电话会上,小米总裁王翔依然没有给出清晰的答案,其称还是以公告为准。

小米在造车问题上的左右摇摆,是受市值一涨一跌的影响,但更多的来自于核心手机业务的羁绊。

目前正处于小米手机业务集中精力冲击高端手机市场的关键时刻。自2020年10月推出小米10后,小米手机价格一直在往上探。财报显示,2020年,小米智能手机均售价为1040元,同比增长6.1%。第四季度,手机产品均售价1009元,同比增长6.8%。均售价上涨也带动毛利上涨,智能机的毛利率从2019年的7.2%上升到8.7%。

图源雷军微信公号

但小米在财报中并未具体透露高端智能手机的销量,只表示高端智能手机销量1000万台,对比华为、三星、苹果的高端机型销量来说,还有较大差距。

财报发出当日,小米表示3月29日将会推出小米11 Pro和小米11 Ultra高端机,进一步扩充高端产品线。

目前,探索高端手机市场也不只小米一家。其中,OPPO将推出5000元价位的Find X3。此外,一加手机最一直致力于扩张国内市场,过两天要发布的一加9定位是“高端成像”,拉来哈苏合作,价格3799起,最高5999元。业内人士认为,上述两款手机与小米11Pro发布时间几乎重合,且都是高端机型,将构成直接竞争。

高端手机市场竞争激烈之下,小米也在加大手机业务的研发投入,2020年研发投入百亿,雷军还表示:“(研发投入)今年我们预计将再增长30%以上,预计超过130亿元 。我们将进一步扩大的我们的研发团队规模,今年我们将招募超过5000名工程师。”

在大幅增加研发投入的同时,市场质疑,小米还有多少余钱能去造车?造车向来是烧钱黑洞,特斯拉从成立到盈利“烧钱”超过50亿美元,蔚来汽车CEO李斌还曾表示:“没有200亿不要造车。”

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接受北京商报采访时表示,小米应该有造车打算,但出于多种原因并未急于入局,而是先通过接触整车厂获取经验,同时着手相关领域的研发为今后提前铺路。

今日(3月25日)同时发布的雷军与许知远对话的短视频上,雷军透露:小米即将推出万元以上手机。有市场声音认为,小米期精力将主要放在高端手机,但能否成功,还需要时间去观察。

雷达财经 文丨梁春富编|深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