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2日,恒力石化(600346.SH)延续前一交易日弱势局面,开盘后震荡走低,一度触及跌停。

午后,公司股票弱势局面不改,股价始终维持在跌停板附,13点45分,恒力石化跌停。尾盘集合竞价阶段,公司股价打开跌停,最终收跌9.98%,报30.50元/股,总市值2147亿元。

盘后龙虎榜数据显示,5家机构资金的动向影响了恒力石化股票当天的走势。其中2家机构主买,从开盘至收盘,这2家机构几乎每个时段都会买进恒力石化股票,合计买入1.58亿元。沪股通资金自开盘后也不断买入恒力石化股票,累计买入3.05亿元。

不过,上述看多资金并未能阻止恒力石化的跌势。龙虎榜数据显示,当天有3家机构卖出恒力石化股票,几乎每个交易时段都有卖出记录,合计卖出6.33亿元。另外,沪股通资金也自开盘后不断卖出,累计卖出1.18亿元。

由此,在恒力石化这只股票上,上演了一路机构狂买另一路机构狂卖的局面,其原因或与恒力石化控股股东发行可交换债券有关。

3月20日,恒力石化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恒力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恒力集团”)拟发行可交换公司债券,发行期限不超过3年(含3年),拟募集资金规模不超过人民120亿元(含120亿元)。

据该公告,恒力集团此举旨在优化集团资产负债结构,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偿还恒力集团及其子公司的有息负债(包括金融机构借款和金融负债等)。恒力集团表示,在满足换股条件下,投资者有权将其所持有的本次可交换债券交换为恒力石化股票,将有助于降低恒力集团资产负债率水

3月22日,时代周报记者以投资者身份致电恒力石化,董秘办相关人士表示:“一方面是为了优化他们(恒力集团)的负债结构,另一方面是恒力集团持有的一些公司股票在质押状态,他们想解除质押。另外,恒力集团目前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比较多,达到76%。”

据恒力石化公告,截至目前,恒力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持有公司股票53.55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6.07%,恒力集团直接持有公司股票21.01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9.84%。

“发行可交债,实际上就是为了减持。”3月22日,上海一从事可交债交易的私募机构投资经理告诉时代周报记者,“恒力集团这次减持的规模可以说比较大,比歌尔集团发行可交债的规模和减持比例多出不少。”

根据3月22日恒力石化的收盘价计算,恒力集团直接持有的上市公司21.01亿股股票价值630余亿元,而募集120亿元,相当于恒力集团持有的接20%的股票将作为可交债发行。而歌尔集团此前发行的歌尔股份(002241.SZ)可交债约为其持有股份的10%。

恒力集团此举,或与其高企的债务有关。

恒力集团始建于1994年,以纺织工业起家,拥有全球产能最大的PTA(精对苯二甲酸)工厂之一、全球最大的功能纤维生产基地和织造企业之一。恒力石化早前为恒力集团化纤资产经营主体。

2016年3月,恒力石化借壳大连橡胶塑料机械股份有限公司实现重组上市。前述董秘办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恒力集团将聚酯、工程塑料、PTA、PTX、炼化等业务装入上市公司,其自身保留了纺织、地产、酒店等业务。

Wind数据显示,2017年末,恒力集团总资产为408.02亿元,而到2020年三季度末,这一数字已经达到2334.81亿元,三年不到,其总资产增加了2000亿元。

这一巨大的变化源自恒力集团年来激进的扩张。在“全产业链”战略指导下,恒力集团先后进行恒石化(大连长兴岛)产业园、陕西煤化工全产业链项目、广东石化中下游及新材料等项目的投资建设,总投资3000亿元。

2018年4月,大连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召开新闻发布会时称,在大连长兴岛2000万吨/年的炼化项目上,恒力集团一方便投入630亿元。

由于恒力集团多采用举债扩张的模式,从而令公司负债率大幅提升。根据恒力集团2020年三季报,公司总负债1720.84亿元,资产负债率达到73.7%。其中,流动负债合计1087.22亿元,而公司货资金仅为233.04亿元,流动资产合计693.07亿元。

高额的负债也导致公司财务费用连年增加。

恒力集团2020年三季报显示,公司当期财务费用高达43.50亿元,其中利息费用达到44.80亿元。而公司2018年财务费用为14.56亿元,2019年末为36.55亿元。

此次恒力集团发行可交债或许仅能解燃眉之急。

另外,时代周报记者注意到,恒力集团本次发行可交换公司债券尚需获得监管部门同意,最终的发行方案将在获得监管部门同意后根据发行时的市场状况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