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维护“国民辣酱”称号,贵阳南明老干妈风味食品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老干妈”)正在建造一条品牌护城河。2月4日,天眼查App显示,老干妈新增多条“老干妈”“老乾妈”“妈干老”“老姨妈”“干妈”“陶华碧”“陶老干爸”等商标信息,国际分类涉及广告销售、餐饮住宿、建筑修理等,申请日期为2021年1月,目前商标状态为“商标申请中”。2020年7月,老干妈还申请了“光干妈”商标,其国际分类为餐饮住宿。

天眼查显示,截至目前,“老干妈”公司及其对外投资企业和分支机构共注册过192个商标,其中2008年注册商标数量最多,达66个,基本覆盖商标全部分类。

除了对核心商标“老干妈”进行全类别注册,老干妈还注册了“老姨妈”“干儿女”“干儿子”“老干爸”“老干娘”“老干爹”“老乾妈”等老干家属系列以及“老千妈”“老于妈”等相似字的防御商标。

对于为何申请多个与老干妈相似的商标,北京商报记者致电老干妈,对方表示,“暂不接受采访”。

在业内人士看来,老干妈申请相关商标主要出于保护自有商标品牌的考虑。老干妈知名度较高,且易被模仿,其他企业抢注老干妈相关商标对其未来发展会造成不利影响,因此,老干妈“狂注”商标也是为了进一步巩固品牌护城河。

资料显示,除“老干妈”公司外,我国共有170家企业注册过“老干”系列商标,数量超过280个,申请时间较为密集地集中在2017-2019年间,占比超过37%。另外,有109个商标申请状态为“无效”,占比四成。

据了解,自品牌推出至今,“老干妈”公司和不少其他主业为辣酱的公司存在过在商标上的法律纷争。以持续四年的“老干妈”大战“老大妈”的商标案为例,2009年,南京阿庆嫂公司曾向商标局申请注册“老大妈”商标。2012年3月,老干妈公司向商标局提出似商标申请,商标局驳回了老干妈的申请,对争议商标“老大妈”予以核准注册。

此后,老干妈公司展开了多年的上诉。几番波折后,案件被上诉到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2016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阿庆嫂公司申请注册的“老大妈”商标,构成对老干妈公司持有的驰名商标“老干妈及陶华碧头像”与“老干妈”的摹仿;在腌制蔬菜、花生酱等其他指定使用商品上的注册申请不予核准。

此外,“老干妈”还曾与同为贵州辣酱品牌的“老干爹”因商标问题对簿公堂。上世纪90年代,老干爹与老干妈在贵州市场的占有率可谓分秋色,双方还一起参与起草制定《油辣椒》的国家标准。然而“老干爹”品牌却因错失注册商标的先机,被老干妈一纸诉状,逼退辣酱市场五年。

“老干妈经历过多次商标纠纷案后,已经意识到注册防御商标的重要。”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看来,防御商标是指同一商标所有人将其著名商标在各种不同类别商品上分别予以注册,以防被别人在这些商品上注册该商标。老干妈注册多个防御商标,可以达到降低品牌被“山寨”的风险,降低商标维权成本,防止其他企业恶意竞争等目的,从而维护品牌美誉度。

同时,刘俊海也指出,商标战略的推行要有法治思维。企业注册商标的初衷是为了区别于同业竞争者,满足消费者知情权和选择权。因此,企业不能为了申请商标而申请,并不是企业“商标帝国”边界范围越大越成功,申请商标应尽量和企业的经营范围保持一致。(记者 钱瑜 白杨 王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