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拿下*ST长城之后,作为长城系掌舵者的赵锐勇、赵非凡父子,A股布局的野心也进一步凸显。2014年,通过受让股权方式,赵锐勇、赵非凡父子成为四川圣达(*ST长动前身)的实控人。入主四川圣达之后,赵锐勇、赵非凡父子亲自操刀,主导一系列并购且给公司换了新名字,可见父子二人向动漫业务的文化类企业转型的决心。不过,*ST长动(000835)几年业绩却持续亏损,如今*ST长动还面临着易主的情形。

 

实控人将变更

*ST长动一则实控人变更的公告引起市场的关注。

2月3日晚间,*ST长动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控股股东浙江清风原生文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风公司”,原名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赵锐勇的告知,其与山西振兴生物药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振兴生物”)于2021年2月3日签署《表决权委托意向协议》。清风公司、赵锐勇分别将所持有*ST长动18.46%、1.01%的公司股份所代表的投票表决权、提名权、提案权、股东大会召集、召开权、出席权等相关权利委托给振兴生物行使。

振兴生物成立于2018年7月19日,注册资本为1亿元,该公司的经营范围包括生物药品、兽用药品、中成药的开发经营,史曜瑜系振兴生物的法定代表人。通过Wind查询,振兴生物的人员规模有27人,实际控制人、最终受益人为史俊杰。

若表决权委托达成最终协议,振兴生物通过上述协议将合计拥有*ST长动6361.966万股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占公司总股本19.47%。权益变动完成后,*ST长动第一大股东仍为清风公司,但实际控制人将发生变更。

据悉,2014年8月14日,四川圣达原控股股东圣达集团将持有的2607.7488万股股权转让给长城影视文化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长城集团”)。彼时的股权转让完成后,长城集团成为四川圣达第一大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为赵锐勇、赵非凡。2014年底,四川圣达证券简称变更为长城动漫(*ST长动前身)。如今,赵锐勇、赵非凡却要出局了。

关于公司实控人变更的相关事宜,北京商报记者致电*ST长动进行采访,对方工作人员表示“自己不了解相关事宜,董秘现在不在,具体什么时候回来不清楚”。

振兴生物受让表决权背后有何盘算?北京商报记者多次致电振兴生物在Wind披露的电话进行采访,但对方电话并未有人接听。

值得一提的是,受易主消息的刺激,*ST长动2月4日股价涨停收盘。截至2月4日收盘,*ST长动收于1.51元/股,当日涨幅为4.86%。

深陷业绩困局

在公司深陷业绩困局的背景下,*ST长动易主或是无奈之举。

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长城动漫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约7494.91万元、4006.32万元,对应实现的归属净利润分别约-4.5亿元、-4.08亿元。

由于2018年度、2019年度连续两个会计年度经审计的净利润为负值,且长城动漫2019年12月31日经审计的净资产为负值,同时公司2019年年度财务报告被审计机构出具“无法表示意见”,2020年6月29日长城动漫股票被“披星戴帽”。

从业绩预告来看,*ST长动2020年全年经营情况同样不乐观。2020年三季报中,*ST长动曾预计公司2020年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亏损1.6亿-1.9亿元。2021年1月29日,*ST长动又对2020年业绩预告进行修正。*ST长动修正后的业绩为预计2020年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亏损约1.7亿-2.3亿元。

若2020年归属净利润最终为亏损,*ST长动将现三连亏。若*ST长动2020年年度审计报告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损益前后的净利润孰低者为负值且扣除与主营业务无关的业务收入和不具备商业实质的收入之后的营业收入低于1亿元、或者公司2020年年度审计报告经审计的期末净资产为负值、或者公司2020年年度财务会计报告被会计师事务所出具无法表示意见或者否定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将可能在2020年年度报告披露后被继续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在赵锐勇、赵非凡成为大当家之后,曾提出要将长城动漫打造成“东方迪斯尼”。但从实际经营来看,这一愿景落空。

疯狂并购后遗症

业绩接连亏损的*ST长动,并购后遗症凸显。

赵锐勇、赵非凡拿下四川圣达实控权的当年,进行大刀阔斧的战略转型。2014年11月28日,彼时四川圣达披露重大资产购买预案显示,公司要收购标的包括杭州长城100%股权(持有美人鱼动漫100%股权和滁州创意园54.26%股权)、滁州创意园45.74%股权、宣诚科技100%股权、新娱兄弟100%股权、天芮经贸100%股权、东方国龙100%股权、宏梦卡通100%股权,上述标的交易价格合计为10.16亿元。

通过上述交易,赵锐勇、赵非凡意在将旗下上市台的业务扩展至动漫娱乐及创意文化领域。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当时四川圣达收购上述7家标的公司均有溢价,其中天芮经贸、宣诚科技、新娱兄弟、东方国龙4家公司的评估增值率则高达23883.6%、17098.27%、12769.54%、1072.76%。

2016年,这家公司变身为长城动漫,且剥离了原有的焦炭业务,公司主营业务彻底变更为动漫游戏及相关业务。从长城动漫披露的2016年年报来看,杭州长城、东方国龙、天芮经贸、宣诚科技4家公司均未兑现2016年的业绩承诺。

疯狂并购在后续几年的风险也被放大。*ST长动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公司旗下部分子公司业绩对赌到期,公司推行的激励政策在2018年已经开始实施但是还未体现出理想效果,个别子公司营业收入大幅下降,导致审计评估时商誉减值计提数值高达3.27亿元,是公司2018年产生亏损的重要原因。数据显示,仅新娱兄弟在2018年商誉减值准备就高达2.2亿元。

“主要游戏公司新娱兄弟在2019年因资金短缺人员离职,经营业务停滞,全年营收同比下降44%;公司动漫板块公司,东方国龙、宏梦卡通、诸暨美人鱼等公司以及游戏公司宣城科技,全年基本处于停业状态,几乎没有收入,商誉减值金额约2.71亿元。”*ST长动在2019年年报中如是表示。

在投融资专家许小恒看来,对于新主来说,如何扭转*ST长动业绩颓势是关键。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ST长动实控权变更存在不确定。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告诉北京商报记者,让渡表决权这种授权本身是不稳定的。*ST长动亦在公告中称,公司控股股东清风公司及其一致行动人赵锐勇持有的股份有部分被质押、全部被冻结以及轮候冻结,存在被法院拍卖、变卖的可能,进而导致振兴生物在受托取得表决权后发生表决权丧失及与正式委托协议不一致的可能。北京商报记者 刘凤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