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多只公募重仓股接连暴跌。例如,上海机场连续两天跌停;东方日升继周一跌停后,昨日股价再度大跌16.49%;去年3倍大牛股春风动力股价走势也颇为曲折,连续多日下挫之后于昨日终于涨停。

随着这些公募“心头好”的龙虎榜数据相继公布,机构的最新动向也浮出水面……

上海机场:连续两日跌停 机构净卖出

继周一跌停后,上海机场昨日开盘再告跌停。上海机场此番接连大跌,与上海机场发布的业绩预亏公告以及与中免就租金签订补充协议有关。上海机场预计,2020年净利润为-12.9亿元至-12.1亿元,扣非净利润为-14.06亿元至-13.26亿元。

从公募基金持股情况来看,截至去年四季度末,59只基金重仓持有上海机场,合计持股数量为4887.24万股。其中,千亿“顶流”张坤管理的易方达中小盘去年四季度加仓220万股,百亿级基金经理王明旭管理的广发稳健优选、广发价值优势、广发内需增长等均重仓持有上海机场。

从龙虎榜数据来看,机构间博弈颇为激烈。2月1日至2日,两个机构席位合计买入8493万元,一个机构席位卖出1.75亿元,北向资金买入3885万元并卖出1.55亿元。

东方日升:机构首日拣货 次日出逃

和上海机场境遇相似的还有东方日升,同样是基金重仓股,同样是业绩惨淡导致股价跌停。1月30日,东方日升公告称,预计2020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同比下降75.35% 至83.57%。

2月1日开盘,东方日升即被牢牢封在跌停板上。昨日,东方日升一度大跌20%,此后股价有所拉升,最终跌幅为16.49%,这意味着两个交易日时间,东方日升跌幅超过33%。

东方日升也是诸多明星基金经理的“心头好”。截至去年四季度末,26只基金重仓持有东方日升,合计持股数量为4897.77万股。其中,去年股票基金冠军陆彬管理的汇丰晋信低碳先锋股票、汇丰晋信智造先锋股票分别重仓持有1946.62万股、1670.01万股。

从东方日升龙虎榜数据来看,在东方日升跌停的第一个交易日,尚有多家机构从跌停板上拣货,但当第二个大跌来临之时,多家机构夺路而逃。

具体来看,2月1日,三家机构合计净买入东方日升4419.14万元。

2月2日,东方日升股价再度大跌,机构却开始大举卖出。龙虎榜数据显示,四家机构合计净卖出1.64亿元。北向资金中,有人抄底,合计买入7456.47万元,有人撤退,合计卖出6947.06万元,最终合计净买入509.41万元。

春风动力:机构厮杀颇为激烈

春风动力去年颇为春风得意,股价全年涨幅超过314%。1月28日,这只大牛股突然大跌7.87%,1月29日延续跌势,封死跌停板,2月1日,股价继续下跌4.27%。2月2日,春风动力终于止住跌势,开盘不久即涨停。

消息面上,连续几天下跌的春风动力并未遇到突发利空事件,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或与春风动力发布的业绩预告不及预期有关。

1月29日,春风动力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2020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3.2亿元到3.8亿元,同比增长76.74%到109.88%。

浙商证券在研报中表示,春风动力净利润中枢为3.5亿元,同比增长93%,创上市以来新高。“但2020年业绩还是略低于我们预期,判断主要是去年四季度人民汇率升值导致海外业务毛利率下滑和财务费用增加所致。”

从公募基金持股情况来看,去年四季度末,共有30只基金重仓持有春风动力,合计持股数量为1903.21万股。

具体来看,百亿级基金经理袁芳管理的工银文体产业、工银圆兴、工银高质量成长等多只基金,以及另一位百亿级基金经理何帅管理的交银阿尔法核心、交银优势行业等基金均重仓持有春风动力。

几个交易日,机构间对于春风动力的博弈同样颇为激烈。从2月1日龙虎榜数据来看,1月28日-2月1日三个交易日里,春风动力买入金额第一大席位为沪股通专用,其余四个席位为机构专用,合计买入34300.23万元,卖出金额第一大的席位同样是沪股通专用,其余四个席位为机构专用,合计卖出32646.72万元。

沪上一位基金公司投资总监表示,当前市场较为震荡,部分公募重仓股前期涨幅颇高,一旦业绩不及预期,这些“浓眉大眼”的大白马很容易跌停。

景林资产总经理高云程认为,资金抱团在一些热门行业当中已经比较极致地发生了,会有两个结果:一个结果是,当抱团因为某些因素溃散的时候,公司股价可能会出现大面积、大幅度的下跌,这是一个比较差的结果;还有一个比较好的结果是,这当中有一部分公司股价会出现一定程度的下跌,但这些公司是相关领域里最优秀的公司,在经过一段时间震荡之后,最终股价仍会上行。

“这一次的抱团有一件让人欣慰的事情,基本上机构抱团的是各个行业各个领域里面的龙头优秀公司。所以假设这一次抱团发生了逆转,这些公司股价就算有波动,对投资者带来的伤害可能是有限的,或者不会是永久的资本损失。”高云程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