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电动汽车公司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通过与一家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合并以实现上市的计划中,中国汽车制造商吉利将充当锚定投资者。这笔合并交易最早可能于周五在美国宣布,对法拉第未来的估值将约为27亿美元。(路透)

FF或1月29日宣布以SPAC上市 吉利出资7.75亿美元

1月28日,据路透社报道,两名知情人士称,在贾跃亭创办的电动汽车公司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通过与一家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合并以实现上市的计划中,中国汽车制造商吉利将充当锚定投资者(anchor investor)。

报道称,这笔交易最快将在美国时间周五(1月29日)宣布,对法拉第未来的估值约为27亿美元。

对于上述说法,法拉第未来方面暂未回应澎湃新闻记者的置评请求。

路透社称,法拉第未来已同意与一家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合并,吉利将以私募股权投资已上市公司股份(PIPE)的形式,为该交易提供7.75亿美元的融资。

澎湃新闻此前报道,SPAC区别于传统“IPO上市”,这种方式通常是资本方成立一家只有现金却没有实际业务和其他资产的壳公司,在美股市场上市,然后在一定期限内,通常是两年内,找到某个行业拥有发展潜力和优质商业的公司实现反向并购,帮助目标公司实现上市的同时,也实现SPAC公司原始投资人的获利。

1月25日,路透社报道称,法拉第未来计划在中国开设工厂,生产部分电动汽车,并邀请吉利汽车提供制造服务。有两名消息人士称,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正在就向法拉第未来提供制造服务进行谈判。吉利还将帮助改善车型的工程技术,增加包括自动驾驶功能在内的智能汽车技术。

知情人士称,作为计划的一部分,法拉第未来计划在中国建立一个新的基地。法拉第未来本月对意向投资者称,计划将工厂放在中国的一线城市,初始阶段的年产能将超过10万辆,在该城市还将设立研发中心。

清流 | 贾跃亭真要回国?这事儿不可能!

远在太平洋彼岸的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下称FF),频传比创始人贾跃亭更早“回国”的消息。

根据媒体报道,珠海市国资委或将参投FF最新一轮融资,被传闻参与投资FF的企业则有吉利集团、格力集团和华发集团。此外,有消息称FF即将在美国借壳上市,恒大参与了上市融资谈判。

对于参与投资FF的消息,珠海国资委相关工作人员向清流工作室回应,“目前我们暂无披露事项。”另一位珠海国资委内部人士则向清流工作室表示,“这个事情目前还不明晰”。恒大则向清流工作室回应称,“未参与,不投资”。

而据时代周报报道,珠海国资委方面对此曾表示“参投FF的时间、金额均未确定”,“只是聊了聊,还没和贾跃亭见面”。

清流工作室独家发现,早在2020年4月,FF就曾在一份资料中披露,在国内与4个地方政府讨论过合作。该文件称,FF“在中国的业务进展”包括:与4个地方政府讨论合作在进行中,并且正筹备与另一个地方政府的合作磋商;与中国顶级代工厂讨论FF第一款车型——FF 91在中国的生产和上市事宜;与某大型代工厂签署合资企业谅解备忘录,并取得良好进展。

清流工作室梳理公开资料发现,与FF讨论合作的地方政府,除了目前消息显示的珠海,还有浙江德清、广州、呼伦贝尔,此前的合作均伴随着“拿地建厂”,但造车之路坎坷曲折,此前的地方政府“合作”均以失败告终。

贾跃亭最早冒出造车的念头,可追溯到2014年,彼时贾跃亭从国外回来,打哑谜般扔出一个“See计划”。根据清流工作室掌握的资料,贾跃亭创办的FF体系公司成立时间最早同样是在2014年。

次年初,谜底揭晓,还在如日中天的乐视举行了造车发布会,展开了造车这个野心勃勃的计划。

2016年8月,乐视控股宣布,要投资近200亿元,在浙江湖州市德清莫干山国家经济开发区建设乐视生态汽车超级工厂和汽车生态小镇。为了这个项目,乐视分别于2016年与2017年,共斥资4.2亿元在浙江德清拿了两次土地。

这是贾跃亭拿到的第一块造车的地块,这个项目于2016年12月正式开工,但是此后由于乐视缺乏资金,一直处于停工状态。

2017年7月,乐视资金链崩塌,贾跃亭远走美国,从此专心在FF造车。

债务累累和信誉成谜并没有影响贾跃亭的造车事业,相反,FF在2017年底迎来了恒大的投资,贾跃亭据此拿到了自己的第二个造车基地。

2018年4月,广州市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公告,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以底价3.641亿元,拍得广州市南沙区一块约601亩的制造业用地。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即为FF与恒大合资的公司。

但这场“联姻”不久后因贾跃亭的FF股权处置问题而走向“破裂”。2018年10月,FF与恒大爆发纠纷。不过到了当年12月的最后一天,双方又发声明握手言和,作为“财产分割”的一部分,曾经打算作为FF造车基地的南沙地块则归属恒大。

FF越发捉襟见肘,受限于大量的资金缺口,FF首款量产车型FF91成为网友口中的著名“跳票王”,始终迟迟无法落地。

时间来到2019年3月份,FF宣布牵手游戏公司第九城市(NCTY.US),双方成立合资公司。根据合作协议条款,九城将以三个等额分期向合资公司注资6亿美元,而FF将向合资公司提供相关产权及资源,包括在中国的土地使用权作为生产基地。

当年6月10日,第九城市宣布,已经和呼和浩特经济技术开发区沙尔沁工业区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签署战略合作磋商备忘录,呼和浩特沙尔沁工业区将提供不少于5000亩的土地供应以及15亿的资金支持,而九城及其下属企业出资不低于5亿元人民币。

如果这笔融资成立,贾跃亭将拿到第三块造车地块。不过,2019年9月,据媒体报道,呼和浩特经济开发区一名招商工作人员表示,双方仅6月时口头会谈过一次,就没有再接触了,而此前达成的备忘录有效期仅为3个月。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9年11月28日,浙江省德清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宣布,乐视生态汽车(浙江)有限公司旗下的浙江德清莫干山高新区多块土地因长期处于搁置状态,已经被当地政府协商收回。这意味着,贾跃亭在国内已无可用来造车的地块。

连同前述拿地一样没有下文的还有FF与第九城市的合作。根据第九城市的投资条件,向FF拨款的前提包括FF找到一块土地资产。随着贾跃亭失去最后一块地,FF和第九城市的合资项目能否落地存疑至今。

如今,据媒体报道,FF或在珠海建立“国内生产基地”,吉利或将作为合作方逐步投入生产制造。如果此次融资成功,贾跃亭或将拿下他用来造车的第三块地。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珠海造车,股权穿透后仍能找到恒大“身影”。

目前FF已于2020年12月14日在珠海成立了法法汽车(珠海)有限公司,该公司注册资本为2.5亿人民币,由成立于2019年1月的香港公司FF Hong Kong Holding Limited全资持股,公司法人和执行董事为贾晨涛,其亦担任乐视生态汽车(浙江)有限公司的监事。

清流工作室公告通过香港公司查册看到,FF Hong Kong Holding Limited的董事为贾跃亭外甥Wang Jiawei,股东为Smart Technology Holdings Ltd,公司穿透后为贾跃亭方面与恒大共同持股的FF Intelligent Mobility Global Holdings Ltd旧称Smart King Ltd)。该股权结构是FF与恒大于2018年那次“财产分割”后形成的。

(FF体系股权结构)

2020年10月,FF首席执行官毕福康表示,FF计划通过与一家特殊收购公司(SPAC)的反向合并从而实现上市。根据彭博社近期披露的消息,这家被FF“借壳”的上市公司是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 Corp(PSAC.US)。清流工作室留意到,Property Solutions Acquisition成立于2020年2月,是一家专门提供“借壳”并购业务的空壳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