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14日,银保监会公布了对华海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海财险”)的处罚决定。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有关规定,银保监会对华海财险罚款51万元;对相关责任人警告并罚款10万元。

《投研观察》注意到,近年来华海财险频频被罚,这与公司的内控合规缺失有很大的关系。成立六年来,华海财险在2018年成功扭亏为盈,但盈余较少。其作为以海洋保险和互联网保险为特色的保险公司,车险一直是最大收入来源,业务结构也亟需改善。

多年关联交易被查,罚没51万元

据银保监会发布的2020年第65号罚单显示,华海财险在增资申请中存在股东隐瞒关联关系、提供虚假材料,以及存在公司治理不规范问题。

具体而言,2016年5月—8月,华海财险相继向原保监会报送了两份增资申请材料,其中神州万向向华海财险增资6000万元;乐保互联增资1.2亿元。这两个文件显示签发人为华海财险法人代表、董事长赵小鸣。而这近2亿元的增资,不过是一场虚假的关联交易。

据公开媒体报道,神州万向和乐保互联的纳税证明系伪造:乐保互联出具的关联关系声明反映其与华海财险其他股东、投资人无关联关系,但其股东王丽和神州万向大股东邵强为夫妻关系,故乐保互联与神州万向有关联关系,其出具的关联关系声明与实际不符。

因神州万向和乐保互联在存在股东隐瞒关联关系、提供虚假材料,原保监会已于2018年2月,撤销了这两家公司增资华海财险的行政许可。

此外,银保监会对华海财险的处罚还因其“公司治理不规范”。2016年7月8日华海财险实际并未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但在乐保互联的两份增资材料中都记录着华海财险在该日期召开临时股东大会。

同时,银保监会认为华海财险还存在“治理档案管理混乱,存在材料造假风险”和“客观上存在材料造假的风险”等问题。公开媒体报道,华海财险除3次股东大会参会人员在签字页签署日期外,其他均未在相关签字页签署日期。

银保监会对华海财险做出如下处罚决定:一是向监管部门提供虚假资料行为,违反了《保险法》第八十六条的规定。根据该法第一百七十条,对华海财险予以罚款50万元;根据该法第一百七十一条,对董事长赵小鸣予以警告并罚款10万元。二是公司治理不规范的问题,违反了《保险公司管理规定》第五十五条的规定。根据该规定第六十九条,对华海财险予以罚款1万元。

业绩不佳,高管大换血

华海财险成立于2014年。今年4月27日,华海财险宣布了新的人事任命,史翔获批担任华海财险副总经理,同时也是公司经营负责人。

事实上,华海财险总经理一职空缺已经近11个月。

据公开资料显示,自2019年7月,华海财险因违规销售投资性保险产品等三项违法违规行为被银保监会合计罚款187万元。其中,因其销售的投资性保险产品华海康盈涉案金额大,严重危害保险市场秩序,性质恶劣,撤销了分管华海康盈产品销售的总经理姜南的任职资格。至此,华海财险总经理一职迎来“空窗期”。

除空缺多时的总经理走马上任外,今年上半年,华海财险还调整了多名高管,自4月以来,华海财险近10名高管任职资格已获得批复。

此外,华海财险的多家分公司一把手也发生了改变。河南分公司总经理许昊调任山东分公司;青岛分公司、河南分公司“掌门人”则由华海财险总公司相关负责人接替,前者由董事长秘书路峰担重任,后者则由总公司相关负责人徐磊接任。

除上述提到的两项行政处罚外,华海财险在2019年6月也曾因违规被监管点名。

2019年6月,华海财险因系列违规行为被银保监会点名批评及罚款,时任董事长被处以警告、罚款,时任总经理也因“涉案金额巨大,严重危害保险市场秩序,性质恶劣”等违规行为,被监管要求撤职。

连续被监管处罚,足以见得华海财险内部治理混乱。其实这也与公司近年来并不理想的业绩有关。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5年—2019年,华海财险分别盈利-1.22亿、-2.89亿、-0.31亿、0.15亿和0.23亿。

华海财险是全国首家以海洋保险和互联网保险为特色的全国性、综合型财险公司。从其业务结构来看,华海财险的第一大险种一直都是车险。

2015年—2018年,车险在保险业务收入的占比始终在60%以上。保费收入从2.43亿增至18.43亿,承保利润则分别为-1.29亿、-1.96亿、-0.65亿、-1.52亿。这也说明,华海财险的收入结构也需要拓展。

多次被罚后,华海财险能否专注于业务,在2021年交出一份令市场满意的答卷,《投研观察》将持续关注。

出品|投研观察

作者|All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