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着昔日“休闲零食第一股”光环的上海来伊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来伊份”;603777.SH)在零食赛道似乎跑不动了,前三季度不但延续了上半年的亏损,且营收仅为29.99亿,远远落后于三只松鼠的72.31亿及良品铺子的55.3亿。

《每日财报》注意到,来伊份近年来获得了较多的政府补助,但仍难掩“增收难增利”的窘境。深陷产品质量安全、盈利能力不佳等多重危机之中,如今的来伊份该如何再续往日光辉呢?

业绩“掉队”,市值缩水超七成

近期,来伊份、良品铺子、三只松鼠三家零食上市企业陆续发布了2020年三季度财报。从财报来看,三家企业均出现了净利下降的情况。

良品铺子前三季度营收达55.29亿元,同比增长1.29%;净利润为2.64亿元,同比下降16.15%。三只松鼠亦是如此,前三季度营收72.31亿元,同比增长7.7%,净利润2.64亿元,同比下滑10.62%。

而同期,来伊份实现营收29.99亿元,同比增长2.9%;净亏损达3758.7万元,同比下滑349.46%,成为三家中业绩下滑幅度最大的一家休闲零食企业。在市值方面,来伊份的表现也与良品铺子、三只松鼠存在较大差距。

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14日收盘,良品铺子、三只松鼠的市值分别为239.8亿元、196.5亿元,而来伊份的市值仅为45.48亿元。和同行比较,来伊份已掉开了数个身位。

对于业绩亏损情况,来伊份在业绩公告称表示,主要因为拓展渠道导致费用上升所致。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和2019年,来伊份合计收到政府补助4638.56万,是其两年净利润之和的2.26倍。

截至2020年11月16日,今年来来伊份已经陆续发布了15条得到政府补助的公告,累计获得政府补助2728.45万元。尽管来伊份获得了大量的政府补助,却依然难挽救其归母净利润亏损扩大的态势。

此外,来伊份的盈利能力也受到外界质疑。今年9月,该公司一个月内获得政府补助109.30万元,超出2019年全年净利润1037.07万元的10%。

在此前的2018年、2019年,来伊份曾合计收到政府补助4638.56万,是这两年净利润之和的2.26倍;2020年上半年,该公司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为1761.05万,是净利润的1.43倍。

《每日财报》注意到,来伊份上市四年来,股价已经下跌逾7成。Wind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12月14日,来伊份股价为13.49元/股,已经较上市初期2016年11月11日股价峰值58.05元/股,下跌76.76%。

错失互联网红利,陷“增收不增利”怪圈

作为国内最老牌的零食企业,来伊份的岁数比目前在A股上市的其他零食企业都要大得多。在上世纪90年代,创始人施永雷、郁瑞芬夫妇靠着3000块的彩礼钱,来到上海创业。

到了1999年,第一家来伊份门店在上海诞生,凭借着口味出众、品类繁多的坚果和零食,来伊份迅速蹿红。产品覆盖坚果炒货、肉制品、豆制品、果干果蔬等近1400种品类。

凭借着更早深耕零食市场的优势,早年的来伊份在零食行业中占有绝对的主导地位。截至2018年9月,已在江、浙、沪、京、津等18个省直辖市拥有连锁门店总数2663家。

当众多零食企业聚焦新零售的时候,来伊份却依旧坚持以线下门店为重心,而这也让其吃到了苦果。许多企业凭借互联网实现了弯道超车,例如三只松鼠和良品铺子,来伊份逐渐被后浪们超越,错过了最重要的互联网红利。

2016年10月12日,来伊份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主板上市,成为“主板零食第一股”。虽然最早创立休闲零食销售模式,但来伊份却在与“后浪”竞争中败下阵来。

据《每日财报》统计,来伊份增收不增利现象早自其2016年上市后就已出现。细看财务数据,2016年—2019年,该公司营收自32.36亿元一路增长至40.02亿元,净利润却由1.34亿元下降至1037.07万元。

而扣非净利润更是由1.2亿元降至-3295.98万元。与此同时,来伊份的全国性布局并不明显,高度依赖江浙沪市场,来伊份门店及营收贡献目前仍集中在江浙沪特别是上海地区。

从2018年财报来看,来伊份门店虽然覆盖上海、江苏、浙江、北京、天津、安徽等全国20余个省(市),但门店主要集中在江浙沪区域,在来伊份2697家门店中,2230家位于江浙沪区域,上海的门店达到1149家。

虽然最早创立休闲零食销售模式,但来伊份却在与“后浪”竞争中败下阵来,被拍在沙滩上,同时陷入了上市即业绩下滑的怪圈。净利润从2016年起开启下滑模式,在2018更是以超9成利润急剧下滑。至今年上半年,净利再次大幅下滑。

质量问题屡遭投诉,竞争加剧如何突围

面对困局,来伊份曾提出“万家灯火”计划,计划到2018年底实现超3300家门店,2023年门店规模达到1万家,未来目标加盟店数量占比将达到30-40%。不过从目前来看,来伊份的目标压力十分巨大。

在今年5月18日的发布会上,创始人施永雷还提出了“新鲜零食”的方向,企图用理念救活来伊份。根据施永雷的说法,为更好体现“新鲜零食”概念,配合品牌战略升级,来伊份将通过线下2800家门店,来伊份APP,天猫、京东、苏宁等第三方的电商平台,进行线上线下全渠道发力。然而,其三季度单季度仍巨亏4993万,新理念并未让其“起死回生”。

目前,来伊份面临的市场竞争问题也相当严峻,来伊份门店及营收贡献目前仍集中在江浙沪特别是上海地区。江浙沪以外的城市来伊份的接受程度不高,这也让这家企业的全国化进程陷入困局。

即使在上海,各类便利店也在一定程度上对于来伊份的零食产业进行争抢,久而久之这种激烈的线下竞争格局将会阻碍来伊份市场的发展步伐。而在线上市场三只松鼠、百草味等零食巨头已经形成了非常明显的垄断性优势。

除业绩困境外,来伊份还有另外的隐患。从公司成立以来,来伊份从没有想过自己建立产品生产基地,产品一直都是代加工,而来伊份只负责销售。

来伊份这样的模式虽然可以为自己节省一大笔固定资产投入的风险和费用,但把最重要的生产环节外包给供应商,使得它根本没有办法对生产流程进行把控,为后期产品质量和资源流转埋下了隐患,或将引发经营风险。

因代工模式对食品品质的监控有难度,这也导致了来伊份“问题”食品的频发。在聚投诉中,来伊份涉及的投诉数量达95条。投诉内容主要还是以食品质量问题为主,另外还涉及到来伊份虚假宣传等问题。

同时,据黑猫投诉平台显示,来伊份涉及77条投诉量,投诉内容主要包括产品发霉、含有头发、虫子异物等,不难发现来伊份被投诉的原因其实主要是围绕质量问题发生的。

互联网的市场集中效应在零食市场更为显著,来伊份想要在这些竞争对手的眼皮底下抢得一杯羹怕是难上加难。把有限的资金用在传统渠道上“豪赌”,也非明智之举。目前互联网零食企业多采用代工模式,因此来伊份通过自建加工体系,加强食品品质管控或许更容易杀出重围。对此《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吕明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