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股东减持股份、低价折让事项刚刚收尾,国联水产(300094.SZ)再遭二股东永辉超市(601933.SH)高位“甩卖”套现。

12月14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永辉超市,其公关部人士回应称,这只是正常投资关系的操作,后续如果还有减持计划,公司会及时公告。“合作归合作,我们的合作还是正常的。”该人士强调称。

新股东已在进场国联水产。据国联水产12月8日公告,公司控股股东新余国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通投资”)于11月25日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以3.90元/股的“白菜价”向自然人张新华折价转让4597.8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5%,转让总价为1.79亿元。

张新华本人持有商超品牌河南大张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大张集团”)20%的股权。

恰逢社区团购概念火热,此时国联水产引进外地商超品牌,招致外界揣测。12月14日,时代周报记者致电国联水产董秘办,对方未予正面回应。

数据显示,2016―2019年,国联水产股价持续低迷,年内跌幅分别为-66.94%、-16.57%、-26.76%和-16.50%。今年以来,国联水产股价开始止跌回升。截至12月14日,国联水产股价年内涨幅达33.65%。

12月13日,云泽资本执行合伙人张国梁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一、二级城市的生鲜零售市场格局基本已经定型,而县乡层人们的生鲜消费习惯也决定了该地的互联网生鲜业态不会像城市特定年轻群体新消费模式般推动和展开。在目前“内循环”环境下,较为广阔的县乡级市场难以成为社区团购的新下沉市场。

股东频频减持

12月11日,国联水产发布公告称,永辉超市已于12月9日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减持公司股份1839万股,占总股本2%。交易完成后,永辉超市仍持有国联水产约7525.6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8.18%,退为第三大股东。

据公告,上述交易的减持均价为6.24元,永辉超市借此入账1.15亿元。12月11日,永辉超市表示,上述交易将产生投资收益4158万元,对其净利润的影响为3118万元(未经审计)。

12月7日,国联水产股价一路攀高,当日报收6.78元/股。次日,因披露大股东减持股份完毕事项,当天收盘价回跌至6.33元/股。

12月10―11日,国联水产连续两日股价阴跌,分别报收5.95元/股和5.88元/股。12月14日,国联水产股价报收5.68元/股,跌3.40%。

永辉超市此番减持的股份来源于先前通过协议受让所得的股份。2018年3月23日,永辉超市通过协议转让方式获得国联水产约7838.46万股,转让价格为每股6.86元。时隔两年,永辉超市折价九成抛售股份,折失近1140.2万元。

横向来看,永辉超市的减持价也低于此前另两家股东的减持价格。

据国联水产12月8日公告,12月2―7日,公司持股5%以上股东广东省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农业基金”)已减持919.55万股,占总股本1%,减持均价为6.3元/股。

12月4―8日,国通投资通过集中竞价相结合的方式出售公司股份约897.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98%,减持均价为6.29元/股。

或加码社区团购

据国联水产12月8日公告,国通投资于11月25日通过协议转让的方式,以3.90元/股的价格向自然人张新华转让4597.8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5%,转让总价为1.79亿元。

作为上述协议受让方,张新华不仅持有大张集团20%股权,还是大张集团旗下多家分店的法定代表人。

资料显示,大张集团是全国知名的零售品牌企业,在全国拥有60多家商业网点的零售连锁企业,总商业面积50万平方米,经营有便利店、中小型超市、大型综合超市、大型服饰专业店、黄金珠宝专业店等业态,拥有“大张”“盛德美”等品牌。

对于国联水产而言,深耕区域商超板块的大张集团,无疑是继永辉超市、沃尔玛、中百超市、永旺超市、物美等全国性大型连锁商超后,又一助力公司拓宽外地生鲜销售业务的战略合作对象。

时代周报记者了解到,大张集团旗下分店大多位于河南省洛阳市。相比沿海城市,地处内陆的洛阳市对于海鲜产品的需求仍未饱和,市场发展前景较为可观。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生鲜电商市场规模保持29.2%的稳定增长,预计到2020年将升至2638.4亿元。今年以来,包括多家互联网平台频频布局社区团购市场。安信证券研报称,以湖南地区为依据测算行业空间估算,全国社区团购市场空间在中性假设下达4608亿元,乐观预期下市场空间达14965亿元。

海鲜产品的供应是社区团购中至关重要的一环,因此多家主营水产品的公司也被视作社区团购的发展对象。近日,国联水产接连出现的股权结构频频变动、连锁百强再占股东席位等表现,就被外界解读为加码社区团购相关业务的信号。

今年2月,国联水产曾发布“招募社区合伙人”消息,并于3月2日在广东湛江本地试水社区团购,采用“线上下单+线下无接触自提”的模式。

张国梁对时代周报记者称,社区团购新消费理念主要是利用平台有消费需求的新生流量的导入,解决线下错位的或不易解决的消费场景,而县乡级消费群体恰恰不存在这方面的强需求,但在农业产业链的供给端会产生一定的促进效果。

11月13日,国联水产董秘在互动易平台上回复投资者提问,称公司目前合作的社区团购平台包括兴盛优选、京东社区团购等。但对于“张新华入股是否有其他战略考虑”及“社区团购”等相关询问,公司董秘未给出回应。

业绩承压

创建于2001年,国联水产是以对虾产业链为核心的综合水产品提供商,2010年登陆深交所。

经过多年发展,公司已形成对虾、罗非鱼、小龙虾和深水网箱四条全产业链运作模式,业务涵盖种苗繁育、工业化养殖、饲料、海洋食品加工等环节。目前,水产品加工与销售是公司的核心业务。

财务数据显示,2017―2018年,国联水产营收分别为41.0亿元、47.4亿元,同比增长56.25%、15.67%,增幅缩窄、增速放缓。2019年,国联水产营收录得约46.4亿元,同比微跌2.12%;归属净利录亏约4.91亿元,同比大跌312.13%。

截至2020年6月30日,国联水产实现中期营收约21.05亿元,同比增长3.87%,实现归属净利润为-1.08亿元,同比大跌1212.79%。国联水产在今年中报中称,业绩低迷的原因系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公司存货可变现净值下降,造成存货减值损失约1.13亿元。

今年以来,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进口海鲜“翻车”新闻频出。此前,国联水产也不可避免地卷入冷链新冠病毒事件。

11月14日,兰州市发布通告称,发现1例进口冷链食品内包装样本新冠病毒核酸检测结果呈阳性。随后,国联水产回应称,此次检测出现问题的冷链虾由公司自沙特购入,但该货物未经其流转,而是通过天津港直接运输至兰州,与公司线上线下在售的水产品无关,且占比较小。

“公司将继续加大国内采购比例,深化‘国内为主、海外为辅’的全球供应链。”公告称。

“目前,国内做生鲜的主力还是连锁超市,它们至少还能保障冷鲜存储的成本支出。”张国梁认为,生鲜品牌若要依靠社区团购以拓宽外地零售市场,则会面临如供应端群体的利益保障、下沉社区服务和短链物流建设、生鲜商品的品质控制,以及资本逐利属性的短期性与打造产业链健康稳定发展的矛盾等难题。时代周报实习记者 余佩掀 发自广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