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7日,《北京市小客车数量调控暂行规定》及其实施细则正式公布,新政将于2021年1月1日起正式实施。本次政策优化调整中最核心的内容是增加以“无车家庭”为单位摇号和积分排序的指标配置方式。此外调整了指标申请和配置的时间安排,并推动个人名下第二辆及以上在本市登记的小客车有序退出。

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在今年6月1日-30日,北京市交通委就小客车数量调控政策优化方案公开向社会征求了意见。期间合计收到反馈意见29437件、有效意见共33396条。

据统计,来信来电中,持支持态度并提出修改完善建议的占80.4%,持反对态度的占19.6%。公众意见主要集中在家庭新能源指标占比过高,影响了正在轮候新能源指标的个人利益,建议设置过渡期。此外,还提出了征收拥堵费和发放郊区牌照等政策建议。

在保持新旧调控政策有效衔接的基础上,结合社会各界意见建议,摇号新政主要作出以下几个方面调整。

指标配置倾斜无车家庭

本次政策优化调整中最核心的内容,是在以个人为单位参加普通指标摇号和新能源指标轮候配置方式的基础上,增加以“无车家庭”为单位摇号和积分排序的指标配置方式。

同时,指标配置向“无车家庭”倾斜照顾,通过赋予“无车家庭”明显高于个人的普通指标摇号中签率和新能源指标配额数量,优先解决“无车家庭”群体的用车需求。

针对家庭新能源指标占比过高,影响了正在轮候新能源指标的个人利益等意见,此次新政设置了三年过渡期。即除了配置给单位的指标和营运小客车指标以外,2021年新能源小客车配置指标数量的60%优先向“无车家庭”配置,其余向个人配置;2022年度该比例调整为70%;2023年度及以后该比例调整为80%。

“随着近年来申请指标人数不断增多,个人普通指标摇号的平均中签率持续走低、个人轮候新能源指标所需的时间不断加长。有的家庭一辆车也没有,而有的个人或家庭却拥有多辆车。这种不平衡逐渐衍生出非法租售指标,通过婚姻登记有偿转移指标,购买外埠车、皮卡车,违规改装封闭式轻型货车等一系列规避小客车数量调控政策的行为。”北京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表示,近年来社会各界关于调控政策的意见建议当中,呼吁“以家庭为单位配置指标”的诉求最为集中。

实际上,市有关部门也早已开展以家庭为单位配置指标方案的研究,但由于前些年大数据应用和共享的基础还不足以支撑精细化的指标调控措施,因此一直处于研究储备状态。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等高新技术在政务服务领域的集成创新应用,国家及北京市的人口、婚姻登记和车辆管理等不同部门间的数据融合共享不断深入,以家庭为单位配置指标具备了技术和数据基础。

今年下半年实施的指标增发全部向“无车家庭”配置,受到了“无车家庭”的欢迎,验证了多部门通过大数据审核支撑以家庭为单位配置指标的技术路径有效性,为明年新政全面实施奠定了基础。

“此次摇号新政更加体现了政策弹性和柔性的一面。政策中对于夫妻关系、赠与关系等技术问题也有相对可执行的界定。”中国人民大学助理教授王鹏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据悉,新政将可以共同申请指标的家庭成员范围限定在配偶、子女及双方父母。计算家庭总积分时,充分体现夫妻作为家庭核心成员的因素,夫妻双方都在摇号的中签倍率高;家庭成员在摇号池中人多的中签倍率高;家庭有老有小、代际数多的,中签倍率高。

1人名下仅能有1辆车

推动个人名下第二辆及以上在本市登记的小客车有序退出也是此次新政中备受关注的部分。实施细则明确,1人名下拥有多辆在本市登记的小客车的,车辆更新时可以选择其中1辆申请更新指标,其余车辆不予办理更新指标,但允许车主向其名下没有北京市登记小客车的配偶、子女、父母转移登记多余的车辆。

受让方无需指标证明文件,配偶需满足婚姻存续期满一年;子女和父母要符合“住所地在本市的个人”、亲属关系存续期满一年的条件。

据了解,近年来,对于因历史原因形成的严重“背户”行为,公安部门多次开展专项行动,通过依法撤销车辆登记等措施进行治理。对于利用一人名下多车非法租售指标、通过婚姻登记有偿转移指标的行为,指标调控管理部门会同公安、交管和司法部门加强打击,一经查实将收回指标,已经购置车辆的,将纳入黑名单不予办理更新指标。

“新政策提出限制名下多车的个人只能申请一个更新指标,主要是为了进一步增强社会公共资源分配的公平性。”北京市交通委相关负责人表示。

个人名下有2辆及以上北京市登记的小客车的,明年起可以通过小客车指标调控管理信息系统网站线上提出申请,向符合条件的配偶、子女、父母转移登记车辆。申请时段为每年1月1日-3月8日、8月1日-10月8日。提交申请后,经公安、民政等部门审核通过,即可到公安交管部门办理车辆转移登记。

“个人名下仅能有1辆车的新政,实际上是运用数量工具在限制城市总的汽车存量和增量的过快增长问题,在引导城市交通结构的优化与良性调整,进而推动更多的依赖公共交通出行和通勤的交通结构的调整与优化。同时,新政也引导新能源汽车对汽油车的逐步替代,以调整增量的方式来调整存量车的动力构成,进而为城市环保作出必要的努力。此次小客车摇号新政对于北京交通发展的影响将是长期的和结构性的。”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告诉北京商报记者。

取消申请更新指标时限

此外,新政调整了指标申请和配置的时间安排。由每年配置6次改为配置3次,其中5月配置新能源指标,6月、12月配置普通指标。

同时取消了申请更新指标的时限要求。原政策规定,申请小客车更新指标的,须在车辆办理完成转移、注销登记之日起12个月内提交更新指标申请,逾期未申请的视为自动放弃。取消时限后,将方便市民根据实际需要安排申请更新指标的时间,也有利于进一步放缓机动车增长。需要提醒的是,一旦申请获得更新指标后,指标有效期仍为12个月。

针对市民关注的2021年小客车配置指标数量,交通部门表示,明年小客车配置指标数量计划不作调整,仍为10万个,其中,普通指标4万个、新能源指标6万个。

此外,针对公众提出的征收拥堵费和发放郊区牌照等政策建议,交通委回应称,后续将进一步深入研究。

柏文喜谈到,小客车摇号新政在操作的过程中可能还会存在一些问题和矛盾,需要从整体上进行系统性的考虑和市场化的引导。“比如未来新能源企业增量和充换电条件的匹配问题,如果两者不同步或者充换电条件不稍微超前落实的话,新能源汽车的使用就会非常不便,而充换电条件的超前建设又会给市场化建设与投资主体带来经营压力。因此,我建议在汽车动力结构转换期间,是否可以采用新能源价格补贴和双动力源的方式,来引导汽车动力选择和充换电基础设施建设,以市场化的方式快速推进,而不是采取一刀切的新能源单动力的强行切换,给市场和用车都造成混乱和不便。”

王鹏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解决交通拥堵,全世界大概有三个路径。一是通过道路规划,但很难短时间内实现,比如通过规划轻轨、地铁等,是建设持续推进;二是控制来源,比如外地车的限行、摇号获得车牌等;第三种则是内部挖掘,比如个人名下有多辆汽车的。我觉得未来统筹管理的范围或许会延伸到不在京工作、居住等人士名下的车牌号。”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王晨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