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30日,注定是其证券部最为忙碌的一天,直至晚上过了9点,天齐锂业并购贷款展期公告方才正式发布出来。

对于这份公告,有投资者认为是“全年公司发布的最为利好的消息”。只是,仅仅28天的展期时间,于公司还款能力的提升,并无实质改变,公司近期维持强势的股价在12月1日开盘后转为下跌。是日,天齐锂业股价全天下跌了4.99%。

或许,天齐锂业在最后关头赢得的实际展期时间可能会更短。

眼下天齐锂业与银团达成的协议是,贷款银团的展期日取12月28日,以及银团代理行确认签署的《修改及重述的贷款协议》生效二者间的时间较短者。

当下,两种截然不同的命运摆在天齐锂业面前:一是百亿债务这个坎儿迈过去了,天齐锂业就会以世界锂业三巨头的身份,尽享未来几年新能源汽车增长的红利;一是这个坎儿迈不过去,则走向违约、破产重整。

至于,未来公司是通过出售资产,抑或是引入战投的方式来化解危机,涉及多方利益的博弈和谈判,则存极大不确定性。

多方利益博弈

12月1日,深证100指数成分股调整,赣锋锂业(002460.SZ)调入,天齐锂业(002466.SZ)调出。被称为“锂业双雄”的两家公司,如今命运各异,前者近期市值突破千亿,后者深陷债务旋涡。

2017年,上轮锂业景气度高点,天齐锂业最为辉煌。当年,蒋卫平家族以275亿元的财富跻身胡润百富榜,四川省内富豪排名第三位。

某种程度上讲,蒋卫平是有情怀的。收购SQM股权的2018年,他已经63岁,190亿元身家,却仍然愿意赌上了全部财富,难道只是为了钱?

最终,蒋卫平如愿以偿,天齐锂业对世界锂矿实现了“一参一控”,成为毫无争议的世界锂业巨头。

然而,跻身世界锂业巨头的代价不菲。

为收购SQM,天齐于2018年通过银团借入25亿美元并购贷款,其中18.84亿美元于2020年11月29日到期。

对于巨额并购贷款,公司原来是准备了一整套融资计划予以支撑的。

只是,计划没有变化快,部分后续融资计划未能实施,如港股上市便因此前市场价格过低,直至手上的证监会上市批文到期也未成行。叠加锂价下滑影响,公司近两年资金面始终未见显著好转。

“包括四川本土市场,公司此前也在寻求多方融资为债务清还做准备,只是涉及金额过于庞大,很多资金方并不具备相应实力。”四川本土一位资本市场人士指出。

直至今年11月底最后到期日,仍然未有明确解决方案出炉,18亿美元债务只能选择展期。

这一结果难言好坏,展期成功只是赢得了极其短暂的喘息时间。

据11月30日晚间发布的进展公告,银团同意将贷款自到期日起展期至以下日期之中的较早者:(1)2020年12月28日;(2)银团代理行确认签署的《修改及重述的贷款协议》生效。

“公司与银团正在就《修改及重述的贷款协议》的关键条款进行进一步积极磋商,如本次《展期函》项下的展期生效条件不能成就,则前述并购贷款无法展期至2020年12月28日。”天齐锂业称。

明知到期债务巨大,缘何一拖再拖?这背后,可能与上市公司、银团和战投方的多方博弈有关。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相关渠道了解到,天齐锂业有意引入战投来缓解资金压力,如资金实力雄厚的国企,但是在部分核心利益上未能达成一致,如出让股份比例未能达成一致意见。

另一方式是出售资产以偿还债务,天齐锂业手握SQM、泰利森两大锂业巨头股权,市场也曾流传出售的传闻,但是作为付出极大代价拿下的核心资产,出手可能性不大,况且锂行业的黎明已经逐步显现。

各方博弈能否取得平衡和突破性进展,才是接下来近一个月展期时间里需要关注的重点,这关乎实际解决方案的出炉。

天齐再生的希望

此次债务展期,情理之中。

11月13日晚,天齐锂业关于“不能偿还大额到期债务本息的风险”提示,一度引发市场各方热议。

但是对于长期关注公司的投资者而言,又有谁会不知道公司会偿还如此大额债务?彼时的不确定性,仅仅存在于公司能否展期成功层面。

一些细节可以显示银团对于公司债务的态度。比如今年6月30日,中信银行成都分行还为其新增综合授信不超过1亿美元,用于公司向泰利森支付锂精矿采购货款。

对此已有来自银行一线的个人投资者,成功预判了天齐锂业债务会获得展期。

其判断依据有二,首先是债务构成实质性逾期,会造成公司股权、资产处置,提供贷款的银行端会面临大额核销压力,多方共输。其次,天齐锂业存在还款意愿,只是因为现金确实吃紧,无力偿还。

即便哪天公司走到破产重整的地步,天齐锂业凭借手中的资源优势,似乎也不愁资金方接盘。

先说公司2013年收购的泰利森,拥有西澳大利亚格林布什矿,2018年全球范围内该矿场的矿石品位最高且化学级锂精矿生产成本最低,2012年至2018年期间是全球最大的技术级锂精矿供应商。

在2019年锂价大幅下跌的背景下,天齐锂业锂精矿产品毛利率也未跌破68%,2017年、2018年更是超过70%。

再说SQM公司,其主要开发的智利阿塔卡玛盐湖,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卤水储量,是运营中的最高品位卤水资源。

据Roskill 2019报告,2018年以下游商家销量计算,天齐锂业已成为全球第三大电池级碳酸锂供应商。

需要指出的是,锂矿资源品位决定了碳酸锂等产品质量的高低。在经历上轮景气周期的密集并购后,上游优质锂矿资源已经瓜分殆尽。

就锂行业运行而言,伴随着锂价的下滑,上游产能供给近两年已逐步出清,国内锂材料价格下半年明显反弹,行业见底预期正在不断增加。

继2019年多家澳洲锂矿生产商关闭后,今年10月澳大利亚五大锂矿之一的生产商Altura也已进入破产程序。

来自百川盈孚的数据显示,8月12日,国内电池级碳酸锂市场主流报价区间在3.8万-4.1万元之间,均价水平在3.95万元/吨。至11月30日,市场主流报价区间升至4.4万-4.55万元之间,均价涨至4.48万元/吨。

“4.55万元,甚至是4.8万元的报价也有,目前商家普遍反馈市场货源紧张,实际成交价格需要具体商谈。”生意社碳酸锂行业分析师曲琳12月1日介绍称。

究其原因,在于供给的收缩和国内需求的集中释放,上半年全行业受疫情压制明显,而下半年伴随着新能源汽车放量,需求带动明显。

更为重要的是,新能源汽车未来发展趋势明确,除特斯拉、蔚来、小鹏等新能源车企,包括大众公司在内的多家传统汽车厂商也已宣布了新能源发展规划。

尤其是“换电”模式可能带来的巨大市场空间,都对未来锂行业的终端消费提供支撑。

黎明前的黑暗?

或许是看中上述各项利好,也可能是对天齐锂业债务问题的解决抱有乐观预期,近期公司仍然能维持近400亿元的总市值。

据统计,今年11月,申万细分行业中涨幅前三名分别为黄酒、锂、其他酒类。锂行业的崛起,既有新能源车企股价连续飙升的影响,本身也受到了当期有色金属板块反弹的带动。

而就具体公司而言,天齐锂业成为了最大赢家,11月累计涨幅达40.56%,同期赣锋锂业、中矿资源(002738.SZ)区间涨幅则为28.58%和19.18%。

与之相伴的,在天齐锂业债务到期的关键阶段,外资机构却在逆市买入。

11月25日,北向资金持有的公司股份数量达6339.73万股,占公司自由流通股本比例的6.72%,创陆股通开通以来的历史新高。

北向资金是豪赌?

并不尽然。相比于普通投资者,海外投资机构是具备一定信息优势的。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某投资者论坛中,已有投资者转发海外媒体关于“银行原则上同意展期,关键调控还在谈判中”的消息。

但是,这并不能规避掉潜在的风险点和不确定性。

首先,若选择战投的方式化解危机,天齐锂业当前债务规模过大,并非一般企业能够承担,需要战投方具备极为雄厚的资金实力。

假设战投方进入,投入百亿资金,势必会要求更多的利益诉求,比如控股权?蒋卫平方面又会让渡多少股权?二者间如何取得平衡?

其次,虽然天齐锂业自身经营现状没问题,但是债务问题一天不解决,高额的财务费用就一天存在,而这将持续吞噬公司经营利润。

以今年前三季度为例,天齐锂业财务费用12.86亿元,当期出现11.03亿元的亏损,而这已经是公司连续亏损的第二年,2021年面临暂停上市警示风险。

再一个,虽然下半年锂行业景气度提升明显,上游产能仍在出清。但是,假设未来锂价持续反弹,上游供给端是否会再次增加?

如今来看,天齐锂业的债务化解仍然存在诸多不确定性,很可能会是一个反反复复的曲折过程。

一度持股创出历史新高的北向资金,虽然仓位仍然处于历史高位,但是已经连续三个交易日减仓。

在公司未能给出明确债务化解方案前,一切都是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