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2019年我国重卡产量呈现波动变化态势,且增速变化较大。其中2019年我国重卡产量达到119.3万辆,同比增长7.2%,但进入2020年,重卡市场的销量一飞冲天,这可能出乎大多数人的意料。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2020年前三季度我国重卡累计销量突破 122 万辆,已经超过2019年全年117.4万辆的历史记录。从二季度开始,重卡销量一路走高,二季度三个月同比增长率均在60%以上,第三季度增长势头不减,月销量同比增长率均保持在80%左右,进一步提升增长水平。

今天《每日财报》就来盘点一下维持高景气度的重卡行业。

多重因素叠加,政策效应发酵

维持高景气的原因是复杂多样的,但需求的提升才是催化业绩的根本。要想弄明白重卡市场为什么火爆,首先要搞明白重卡行业主要应用的领域。

我国重卡主要应用在物流运输和工程建设领域,其中,牵引车基本用于物流,而底盘(自卸车、水泥搅拌车等专用车)基本用于工程物料运输与市政等,载货车则是在物流和工程物料运输两个领域均有应用。2019年我国物流类重卡与物流运输需求变化密切,得益于快递业的迅速发展,其市场份额高达72%,而工程重卡的市场份额仅为28%。

物流重卡的保有量与GDP走势非常接近,保有量随着GDP的增长而增长。从增量市场的情况来看,2016年之后物流重卡一直有新增需求,其中根本原因是超限超载治理导致单车运力下降,对于车辆的需求提升。2017年开始,《汽车、挂车及汽车列车外廓尺寸、轴荷及质量限值》(GB1589-2016)开始实施,单车载重下降明显。根据相关测算,新规实施后物流重卡综合运力下降的实际幅度达到 20%-25%。这个其实很好理解,在运输总需求量维持上升的同时,单车的运力下滑,自然会引发对重卡汽车数量的需求。

与物流重卡不同,工程重卡跟房地产、基建的关联度更高,上半年的停工使得工程重卡的需求受到一定的抑制,但随着复工复产的持续推进,前期积累的需求得到集中释放。根据第一商用车数据,5—8月国内重型自卸车销量同比增速维持在 50%以上,但以分类销量数据为例,7、8月的半挂牵引车(主要用于物流)同比增速分别为103%和93%,依然高于同期重卡底盘(主要用于工程)的增速65%和66%。

在经济增长面对压力的情况下,基建等逆周期调节工具不断加码,今年全年地方政府专项债券发行量将达 3.75 万亿,其中60%投向基建类项目。前十个月专项债发行额已达到3.56万亿,较2019年全年发行量2.20万亿增长 55%,基建投资的大幅度提升将会直接拉动重卡需求。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值得注意,就是国三车辆的淘汰正在加速进行,这也是推动重卡市场放量的一个重要原因,相当于被动的进行更新潮。2018年7月3日,国务院发布《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提出大力淘汰老旧车辆,重点区域采取经济补偿、限制使用、严格超标排放监管等方式,大力推进国三及以下排放标准营运柴油货车提前淘汰更新。

根据天风证券的测算,2019年底国三重卡保有量仍有278万辆,虽然今年加速淘汰,但目前市场上仍然存在大量的国三重卡,2021年,国六排放标准实施依然是行业的重要主题,排放升级与老旧车型淘汰成为重卡销量上升的关键动能和重要支撑。

综合以上分析内容,重卡市场在今年异军突起是由多重因素共同推动的结果,大家已经发现了,政策的引领和变化在其中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

重卡集中度提高 整车领域三巨头受重视

从世界范围内来看,美国重卡市场的集中度高,CR4常年高于98%。高行业集中度及稳定的市占率意味着公司有稳定的营业收入与现金流,因此重卡行业应当有着更高的估值。中国重卡行业集中度仍在提升趋势中,2014年行业CR4为67%,2020年前三季度提升至 75%,未来市场的集中度仍将逐步提高,龙头车企份额将持续提升。基于这一逻辑,在整车领域重点关注中国重汽、东风汽车、一汽解放这三大巨头。

作为国内毋庸置疑的重卡龙头,一汽解放在2019年共生产整车36.97万辆,销售33.6万辆。其中,中重卡销售28.5万辆,市场份额达到21.8%。重卡销量已经连续四年(2016-2019)行业第一、中重卡销量连续三年(2017-2019)行业第一、单一品牌销量连续两年(2018-2019)全球第一、牵引车销量连续十四年(2006-2019)行业绝对领先。2020年上半年,一汽解放共销售整车27.7万辆,中重卡23.9万辆,市场份额已达到 27%。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977亿元,同比增加20%,实现归母净利润 26.5 亿元,同比增加49%。

中国重汽目前的业绩上行主要是得益于改革红利,2018年9月,潍柴动力董事长谭旭光先生出任中国重汽集团董事长兼党委书记职务,随后便开启了“降本”和“增效”改革,从实际效果来看还是很有成效的。2018至2019年及2020Q3,公司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8.86%、10.50%、10.52%,呈现单边上升的态势,其中Q3单季毛利率为10.23%,环比基本持平并处在历史高位,净利率达到4.11%,创2008年来同期新高。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28.34亿元,同比增长46.40%,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11亿元,同比增长59.90%。截止2020Q3,中国重汽的ROE高达17.63%,较2018年的14.98%提升明显。

整车领域还要注意关注一下新能源。根据第一商用车网统计数据,2019年我国新能源重卡销量在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产销量整体下滑的环境下出现暴涨态势,较2018年增长665.35%至5036辆。去年比亚迪商用车的新能源重卡销量达到2853辆,占市场总销量的56.65%;其次是开沃汽车实现新能源重卡销量1006辆,占比为19.98%,这两家公司可以重点跟踪。

产业链延展 重卡零部件受益

重卡发动机主要分为天然气发动机、柴油发动机(包含大排量柴油机和非大排量柴

油机)以及其他发电机。

据兴业证券数据,目前发动机价值量占重卡整车30%左右,是重卡产业链核心部分。从重卡发动机的生产企业格局来看,我国重卡发动机呈现多寡头存量竞争,行业集中度较高。根据重卡上险数据,2018-2019年,我国重卡发动机销量TOP6的发动机企业均为潍柴、康明斯、锡柴、玉柴、重汽、东风,2019年重卡发动机市场集中度CR6=87%。其中,2019年潍柴动力重卡发动机市场占有率为31%,稳居行业龙头地位。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在重卡发动机领域,国内没有能对潍柴动力形成竞争压力的企业。

另一方面,曲轴是发动机的核心零部件,被誉为“发动机心脏”。目前A股上市公司天润工业在中重型发动机曲轴国内市场占有率达到50%以上,轻型发动机曲轴国内市场占有率在 20%以上。公司已成为全球第二大曲轴制造企业,是目前国内规模最大、市场配套率最高的发动机曲轴研发与生产企业。连杆是连接活塞和曲轴的零部件,天润工业的连杆业务以胀断连杆为主,目前是国内最大的中重型商用车胀断连杆生产企业。连杆是公司仅次于重型发动机曲轴的第二大产品,也是近年来公司营收的主要增长点。

在客户层面,天润工业为潍柴、康明斯、戴姆勒、锡柴等国内外主机厂整机配套,国内主流商用车发动机客户配套率达95%以上。毋庸置疑,天润工业也受益于重卡市场的火爆,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 32.2 亿元,同比增长23%,实现归母净利润3.4亿元,同比增长34%,其中Q3实现营收12.2亿元,同比增长65%,实现归母净利润 1.4 亿元,同比增长79%,增速在加快。

总之,2020年,受益于“国三”车置换,“六稳”经济刺激等政策因素的影响,中重卡行业高度景气,券商普遍预计全年重卡销量有望达到150—155万辆。但需要注意的是,购置需求的前移可能会在一定程度上透支明年的需求,投资者需要考虑未来市场的边际变化,保持谨慎的态度。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刘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