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的突如其来打乱了原本的生活节奏,旅游行业成为重灾区的一员。原本高价的机票、络绎不绝的游客、一房难求的酒店都在年初被寒冬包裹。得益于疫情防控的有力措施,旅游业没有了年初时的焦虑,迎来一丝回暖。作为在线旅游平台的一份子,同程艺龙用它的财报向市场交付了一份看似高分的答卷,但事实真的就是如此吗?

在其他平台仍陷亏损困境的时候,同程艺龙的核心业务就已全面复苏,利用差异化打法实现逆势崛起,但面对其他产品的竞争,同程艺龙真的有坚不可摧的护城河得以依赖吗?数字狂欢的背后,兴奋与煎熬并行。

连续三季度实现盈利,营收增速下降

在同程艺龙发布的截至到2020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财报中显示,在该季度同程艺龙实现营收19.15亿元,同比下降7%;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3.73亿元,同比下降11%。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0.78亿元和1.96亿元。而国内其他玩家的市场表现依旧平平,途牛二季度亏损为1.546亿元;携程亏损为4.76亿元,对比之下同程艺龙显得吸引力十足。

在麦格理发表的研究报告中,将同程艺龙的目标价由原来的18.4元上调至19元,重申“跑赢大市”投资评级。截止发稿为止,同程艺龙的股价为14.140港元,上涨0.14%。交通票务和住宿预订作为同程艺龙的两大核心业务收入,在该季度的表现不俗,其中住宿营收环比增长78.1%为6.85亿元,交通票务环比增长45.4%为10.55亿元。

消费者的旅游需求得到释放,平台用户也有了可观的增长。根据财报数据可以看到,同程艺龙在该季度的MAU环比增长40%,达到了2.46亿;MPU环比增长60.2%,达到了2980万,能够持续实现盈利也和这些数据有莫大的联系。不过考虑到当前的背景,其实环比数据只能拿来参考,其实际意义并不大。

由于目前携程和途牛的第三季度财报尚未公布,无法直接与同程艺龙进行直接对比。但我们提取第二季度携程和同程艺龙的财报数据可以发现,同程艺龙在该季度的交通票务营收为7.26亿元,住宿预订服务营收为3.84亿元,共计营收12亿元;而携程在该季度的营收共计32亿元,其中住宿预订服务为13亿元,尽管受到重创,但从基本上面来说携程的营收是要高于同程艺龙的。

同程艺龙的微信依赖症该何解

根据同程艺龙的数据来看,其在国内非一线城市的注册用户占总注册用户的86.1%,在微信平台上的新增付费用户约为67.2%来自国内三线或以下城市,专注于低线城市的渗透也是同程艺龙此次实现增长的重要因素。也正是下沉市场的线上教育消费,让同程艺龙在疫情控制后业务便得到迅速恢复。

但从同程艺龙流量来源看,其独立性明显不足。在人口红利逐渐消失,互联网企业从增长到存量市场的转变下,同程艺龙却能够实现月活上的增长,与腾讯系有很大的关系。根据同程艺龙与腾讯的协议,在2021年7月31日之前其都是微信以及移动QQ的支付界面“火车票机票”以及“酒店”的独家运营方。背靠在微信九宫格里的同程艺龙,在流量获取上具备独特性优势。

或许是从微信流量上尝到了甜头,据悉同程艺龙和腾讯的合作也将进一步深入。该季度除了加强微信支付入口和小程序上的流量供给外,微信搜一搜也将会加入火车票、汽车票、机票等交通产品,完善微信旅行生态服务的同时也为同程艺龙提供了更多的流量渠道。

换句话说,腾讯让同程艺龙有了更多的增长空间,一旦两者的捆绑关系被解除,那么同程艺龙的微信流量依赖症该如何破解?其自身的商业价值还能否继续保持?有媒体曾经报道过同程艺龙的内部并没有所谓微信流量和非微信流量的区别,但事实就是,如果同程艺龙一旦离开腾讯系的扶持,其价值体系极有可能被重估。

营销开支占比过大,竞争加剧

尽管摆脱了生死线的挣扎,但同程艺龙在第三季度的成本开支却不能够被忽略。根据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同程艺龙的销售以及营销开支达到了7.2亿元,同比增长15.5%,如何掌握好成本的控制也成为了同程艺龙接下来要面对的问题。

疫情在国外的反复性导致国外旅游行业的寸步难行,也给原本布局海外市场的国内旅游平台造成了巨大的损失。目前来看在可预见的一段时间内,国内在线旅游平台或许将会放缓国际化进程,从而将进攻重点转向国内旅游市场。

携程此前就表示正在中国低线城市进一步拓展市场份额,2019年第二季度携程低星酒店间夜量连续5个季度增长超过50%,线下门店交易额单日峰值突破1.2亿人民币,下沉策略效果显著。

同时在2019年上半年我国在线酒店预订的市场格局中,美团以低端酒店的积累占据了47.30%的份额,这些都会挑战同程艺龙原本的优势。按照《2019中国在线旅游市场年度综合分析》指出,携程、去哪儿、飞猪三强得天独厚,而同程艺龙只能徘徊在第二梯队。

市场从来不缺竞争,揭开盈利的表面浮华,同程艺龙显然充斥着更多的变数。

文/ 郑新

出品/ 投研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