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已至,岁末狂欢购物季正式拉开帷幕,但在“冷清”的“黑五”数据之后,零售商似乎已经对这个消费季不抱希望。在拉动消费和控制疫情的天平之间,各国都在试图找到一个平衡点。

 

悲观的德国

在延长“封锁”措施后,德国的疫情形势仍然严峻。11月29日,德国首都柏林疫情再度告急,三项主要新冠疫情监测预警指标中有两项亮起“红灯”,“过去7天平均每10万居民的新增病例数”和“新冠病人重症监护病床占用率”分别超过警戒值50和25%。

“新冠疫情背景下,圣诞节生意的前景令人担忧,尤其是对市中心的许多零售商、时装店来说。”德国零售协会(HDE)总经理斯蒂芬·根斯周日表示。

这并非危言耸听。由于新冠肺炎疫情仍未得到控制,德国25日宣布继续延长11月初实施的“部分封锁”措施至12月20日。一些限制措施也因此进一步收紧,比如商场购物限流,800平方米以上营业场所每20平方米限1人,800平方米及以下每10平方米限1人。

在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国际经济研究院院长桑百川看来,欧洲现在的确是在“防疫”和拉动经济之间艰难挣扎,本来疫情没有得到有效控制就放松管制,肯定蕴含着较大风险,但历来圣诞季都是消费的黄金时期,错过这个时期,经济肯定会沉重,所以这会是比较艰难的抉择。

根据HDE对550家零售企业的调查,结果显示,超过一半的德国零售商预计在至关重要的圣诞节期间顾客会减少,销售额会下降。具体结果显示,约52%的企业预计,在“部分封锁”措施延长至12月后,销售额和顾客数量将出现重大损失;62%的受访零售商对圣诞节业务的未来走向感到悲观;同时,38%的零售商和45%的市中心零售商认为自己的生存受到了威胁。

除了零售商之外,受“部分封锁”措施延长的影响,德国3000个圣诞市场绝大部分都会取消。而根据数据,每年约有1.6亿人访问圣诞市场,创造近30亿欧元的收入。

“封锁”的威力已经显现出来了。HDE的数据显示,德国10月消费晴雨表为98.09点,略低于8月的水平,结束了连续5个月的上升。根据HDE的说法,自11月初开始封锁措施,整个德国的人员流动性可能会明显下降,下个月的消费晴雨表指数可能会进一步下降。

最“冷”圣诞?

德国的悲观不是没有道理的,刚刚过去的“黑五”已经给了零售商一记重锤。从事零售业分析的先讯美资解决方案公司28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黑五”实体店客流量同比下降52.1%,降幅超过此前预期。

对于已经拉开大幕的圣诞购物季,追踪零售业的ShopperTrak曾在10月预测,在假日购物季的关键六周内,美国零售商店客流量预计将同比下降22%至25%。意大利也给出了类似的预测数据,预计今年圣诞消费较去年同期将会下降20%以上。

在这背后,除了被“封锁”措施困住的线下零售,还有被购买力束缚住的民众。意大利米兰商会在最新发布的市场调查分析报告中指出,在新冠疫情背景下,尽管人们依然具有强烈的节日购买欲望,但受到家庭收入严重缩水和未来经济形势不确定性影响,圣诞市场消费受到严重挤压。

为了保住圣诞消费季,各国在促消费方面频频出招。比如,意大利政府想出了信用卡消费返现的办法:自12月开始,对成年消费者实施购物返现10%,返现金额最高达150欧元;随后,每隔6个月可享受一次该福利,前提条件是必须使用信用卡消费。

与此同时,零售商也不遗余力地促销。在巴西,商品、服务和旅游业贸易联合会的一项调查显示,近1/3的商家在年终将利用打折促销等手段吸引顾客消费。23%的受访商家表示商品折扣将高达50%。

法国和英国则更直接,打算圣诞消费季期间逐步放开“封锁”措施。法国总统马克龙于当地时间24日提出了“三步解封”计划,根据该计划,贩售非必需品的商店可以从28日开始重新营业,影院可以自12月中旬开始重新迎接观众。此外,马克龙还提到,在圣诞节前夕和新年前夕,将解除对餐饮业的营业限制,这样人们就可以“与家人一起分享团聚的快乐时刻”。

同一天,英国英格兰、威尔士、苏格兰与北爱尔兰政府也达成了共识,决定在12月23日-27日为期5天的圣诞节期间放松防疫限制,最多有3个家庭能够互访会面,但必须成员固定。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表示,现在正好是圣诞节前,也是商家促销甩卖、带动消费的时候,再加上欧洲缺乏类似中国社区的支持系统,也不可能长期处于“封锁”状态中,如果疫情相对有所缓和,自然会采取些放松措施。其实,在控制疫情和拉动经济之间寻找平衡点,也是挺难的。

小心试探

在拉动消费的另一端,就是稍不留神就会失控的疫情。比如大力促销的巴西,见证了排队购买打折商品的人流,也经历着传染率的新高。

根据英国帝国理工学院上周发布的研究报告,目前巴西新冠病毒基本传染数(R0)达到了自5月以来的最高值,为1.3。圣保罗大学医学院的阿尔维斯研究团队认为,基本传染数的上升意味着巴西或已迎来第二波疫情。29日当天,巴西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4468例,重回5月疫情最严重时的水平。

但圣诞消费季也是零售商们最后的希望。英国百货公司Fortnum & Mason首席执行官伊万·文特尔曾预计,到明年第一季度末,1/3的英国品牌将消失。时尚零售商Next表示,即使是两周的禁售,也会使其销售额缩水约5700万英镑。“我们正在进入冬季,一个凄凉的深冬。这是圣诞节的前奏,对许多公司来说,这是最重要的时节。”英国工业联合会总干事法尔拜恩说道。

零售商的困境也是各国政府的困境,一边是事关全年经济的购物季,另一边,则是冬季继续肆虐的疫情。

在本月初的预测中,欧盟委员会被迫下调明年经济增长预期,预计欧盟和欧元区经济2020年将分别萎缩7.4%和7.8%,其中,受疫情冲击最严重的西班牙、意大利、法国今年的经济预计将分别萎缩12.4%、9.9%、9.4%。

美国经济前景也不甚乐观。上周,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哈祖斯将其对美国四季度GDP的预期从4.5%下调至3.5%,哈祖斯将接下来的6个月称为美国经济的“寒冬疲软期”。

雪上加霜的是,经济刺激手段仍然遥遥无期。11月16日,波兰和匈牙利投票否决了总额达1.8万亿欧元的欧盟未来七年(2021-2027年)预算,此举将导致7500亿欧元的欧洲复苏基金无法启动。而在美国,不仅新的财政刺激计划还在博弈中,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19日还拒绝了延长与美联储联合制订的几项紧急贷款计划。

桑百川指出,现在各国政府在刺激经济复苏方面也是两难抉择,因为不同观点对于疫情后经济复苏形势的判断存在分歧。有些人认为疫苗出来之后,疫情会得到控制,企业会很快复工复产,经济会得到控制;有些则认为,疫情期间,企业现金流断裂,单纯靠市场力量难以很快实现经济复苏。这两种力量存在矛盾,再加上政府也背负着财政和赤字的压力,导致政策选择的空间比较小,因此做出抉择的难度还是比较大的。

对于目前欧洲复苏基金的状况,丁纯分析称,现在说其被否决还为时尚早。本身欧洲复苏基金也并非能解决所有的问题,当时提出后也被寄予了极大的团结抗疫的希望,如果长期无法落实,当然对于欧洲各方面心理会有比较大的打击。此外,各国也在积极应对,比如德国已做好了历史上第二高的财政赤字的准备,当然也是出于拉动经济的考虑。

北京商报记者 陶凤 汤艺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