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6日下午,央行发布《2020年第三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透露出了不少重磅信号。

(来源:央行官网)

1、 重提“总闸门”

央行报告中提到,“把好货币供应总闸门,保持广义货币供应量和社会融资规模增速同反映潜在产出的名义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基本匹配”。

(来源:海通证券)

第一,这是继2019年二季度以来重提“总闸门”,预示着接下来仍会继续边际收紧货币。

第二,在疫情期间,中国果断采取了较为宽松的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快速修复,但导致货币供应量远超经济增速。接下来,预示着M2和社融应该会逐步回落到个位数,与名义经济增速相匹配。

但整体节奏不会很快。因为报告中也提到,会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不让市场缺钱,又坚决不搞“大水漫灌”,不让市场的钱溢出来。

2、“价不变”

虽然央行在量的表述层面重新加回“总闸门”,但在价上,仍坚持“引导市场利率围绕公开市场操作利率和中期借贷便利平稳运行”、“促进融资成本进一步下行”,且重视传导效率。

因为此前受到疫情冲击,消费、投资仍然没有修复到疫情之前,实体经济还是处于一个需要低成本资金喂食的状态,尤其是中小微企业。

今年央行创设了两项直达实体经济的货币政策工具,在坚持市场化原则下,增强了资金支持的直达性和精准性。

从效果看,普惠小微企业贷款延期支持工具的创设,切实缓解小微企业贷款还本付息压力,截至2020年9月末,全国银行业金融机构已累计对189万家市场主体的贷款本金和91万家市场主体的贷款利息实施了延期,共涉及4.7万亿元到期贷款本息。普惠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支持计划则有效提升了小微企业信用贷款比重。

4月之后LPR始终维持不变,接下来大概率仍然是“不升不降”的状态。虽然LPR没变,但实际贷款利率在央行边际收紧货币下,还是略微有所提升。据报告,央行公布9月贷款加权平均利率5.12%,较6月回升6bp,其中一般贷款利率回升5bp,票据融资利率上行38bp,房贷利率下行6bp。

(来源:央行官网)

3、定调去杠杆

央行报告中提到,今年为应对疫情冲击,我国先后出台了多项货币和财政政策措施,政策力度合适,较好地支持了实体经济增长,有效填补了疫情冲击下的全球防疫物资等必需品和其他工业品的供给缺口,为国内外经济复苏做出了重要贡献。在此过程中,债务规模和杠杆率必然出现阶段性上升,而之后经济增长的逐步恢复也将为更好地长期保持合理的宏观杠杆率水平创造条件。

什么意思?很简单,接下来稳杠杆、以及逐步去杠杆。

早在11月13日,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就媒体表示,现在就应该坚决降杠杆,特别是金融业务降杠杆。

当前,我国的非金融债务差不多是270万亿元,GDP是100万亿元,大致测算宏观杠杆率是270%,创下新高。

(来源:海通证券)

早在2018年去杠杆,实际上就是针对企业去杠杆,2018年的政府杠杆和居民杠杆其实没有下降多少,甚至还是小幅度上升的。只有企业杠杆率有比较大幅度的下降,从2017年的158.19%回落至2018年的153.55%。

2019年企业杠杆率整体维持不变,但今年因为疫情冲击,我国的企业杠杆率出现较大幅度上升,二季度达到164.4%,后来央行开始边际收紧货币,目前企业杠杆率小幅回落至164%。

央行边际收紧货币流动性,叠加“悄悄”去了一点杠杆,亦是近来华晨集团、永煤控股等大型企业债券违约的一个重要因素。

央行报告定调货币政策——继续边际收紧,自然会给A股带来不小的压力。

其实,央行早在5月份就开始进行货币的边际收缩,我们看看10年期国债收益率就大致清楚了。当前,利率已经快速攀升至3.33%,较4月底的2.51%整整提升了82个基点,不仅回到了疫情之前,其实已经回到了2019年5月的水平。

(来源:英为财情)

这在资本市场亦是有所反应的,虽然有所滞后。从7月12月以来,A股最大回撤在30%以上的有1661只,占比高达40.8%,如果我们把档划在20%,最大回撤在20%以上的高达3042只,占比75%。

接下来,央行还会继续边际收紧流动性,A股不存在全面牛市的基础,更要谨防不小的抛售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