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的目的是追求一定风险下的收益回报。但以往很多投资者往往更在意单只基金涨跌,而较少从资产配置角度去考虑,加之部分销售渠道从自身利益出发,引导投资者“赎旧买新”赚取中间收入。为了解决基金投资中存在的诸多痛点,基金投顾业务应运而生。

如今,基金投顾组合推出已有一年。多位业内人士坦言,基金投顾对于各家机构仍是新生事物,需要在不断试错中摸索前行,无论是系统、人才建设,还是策略优化、投资者教育等各个层面都有值得完善的地方,投顾业务普及推广工作依旧任重道远。

系统搭建及磨合比预想复杂

开展投顾业务没有现成的模式可以照搬,业内人士坦言,系统的搭建及磨合期比预想中要复杂。

易方达基金副总经理陈彤表示,投顾业务较为复杂,并非简单的基金组合。“基于基金代销系统进行基金投顾业务,有很多细节问题, 投顾系统的建设难度比预期要大,能够提供系统开发的IT供应商并不多,也没有成熟的系统供参考,所以在实践中是跟厂商一同学习、探索的状态。”

盈米财富也认为,基金投顾业务系统的技术体系搭建非常复杂,需要花时间不断去完善。投顾不仅仅是一个产品,而是一套服务体系,涉及到前、中、后台的通力合作。

恒生电子为多家机构提供系统。“作为和业务关联度极高的一套基金投顾解决方案,从业者思想和系统规范的统一非常重要,另外还要求机构自身经营理念的可持续,才能有效使用和发挥系统的作用。并不是有了系统服务动作就能标准化,系统是需要和业务一同成长的。”恒生电子高级副总裁张国强说。

随着基金投顾业务的开展,投顾策略持续优化、相关人才短缺难题也有待解决。

国联证券表示,初期各项策略均以中短债为基础底仓,辅以不同比例的精选混合型、权益型基金,得到了市场和投资者的认可,促成了许多客户因收益良好而持续追加的良性循环。

陈彤在观察比较中发现,资管行业中,相比股票及债券研究,基金投资和研究人才仍然相对较少。“公募基金发展20多年,基金的数量已经超过了股票的数量,基金产品的投资标的越来越丰富,类别也更加复杂,需要进行专业研究,而专业基金投研人员的培育还需要时间。此外,投顾业务的账户体系还是基于基金代销体系,并不是真正的财富管理账户。”陈彤称,参考北美的情况,截至2019年底,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注册投资顾问资产管理规模约83.7万亿美元,与之相对应的是美国注册投资公司管理规模为21.4万亿美元。也就是说投资顾问能够管理的资产范围远远超过公募基金。

投资者教育任重而道广

正如盈米财富所言,投顾,不是卖产品,而且以服务为中心,解决客户的回报问题。投顾是要改变投资者的认知和行为,建立信任,是一个长期“润物细无声”的过程。

张国强强调,基金投顾最核心的问题是打造管家式的、个性化的、能够长期陪伴的“顾”问服务。这包括两个方面:一是如何提高客户的参与感、安全感和对投顾价值的认知;另一方面是如何提升投顾的专业规范的服务能力。这些既需要通过一些创新高效的运营服务工具来满足,同时也需要由内而外进行制度和团队的重塑。

南方基金呼吁,基金投顾的投资者教育需要监管部门、投顾机构、媒体等多方共同努力、扩大宣传,同时基金投顾机构需要以高质量的服务、满意的投资目标达成率实实在在建立投资者的信任感。

“目前,市场上仍然存在“基金赚钱,基民不赚钱”的现象。最主要的原因是用户的投资行为偏差。”先锋领航投顾谈了对投顾的理解,“投顾的工作就是与客户建立信任,改变投资者的错误行为认知,帮助客户改善最终的投资结果。因此在未来的发展道路上,投资者教育的工作非常重要。”

国联证券指出,基金投顾业务属于创新类业务。投资者的观念、理解需要进一步引导,长期投资、科学理财理念需要进一步培养。需要大力开展投教工作,引导投资者树立科学的投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