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投资制作《北平无战事》到《琅琊榜》《芈月传》,从《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到《老男孩:猛龙过江》,作为影视圈的“年轻人”,柯利明完成了很多“老人”都无法做到的事。

而随着不久前的一纸公告,柯利明再次受到关注。10月26日,恒腾网络发布公告称,将通过增发股份的方式全资收购儒意影业,总价62亿人民币(72亿港元)。

恒腾网络是由恒大集团和腾讯合资成立的上市公司,主营互联网家居业务。而儒意影业则主要从事广播电视节目制作、发行及电影发行。公司出品的电影有《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老男孩:猛龙过江》《动物世界》《缝纫机乐队》等;出品的电视剧主要有《北平无战事》《老中医》《爱情的边疆》《老酒馆》《琅琊榜》《芈月传》等。

儒意影业的创始人柯利明在2009年跳出金融圈,转战影视圈时还是个新人,让他在影视投资圈名声大噪的是《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老男孩:猛龙过江》。

当时他手握《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的IP,为了说服赵薇,花了半年的时间;而在操作《老男孩:猛龙过江》的时候,他将主题曲《小苹果》打造成“神曲”,以这样的营销手段,为影片在同档期中挣得一席之地。

能在当时突围,这或许要得益于他一贯的原则:与其说他是一个电影人,不如说他是一个投资人。他擅长用做投资的方式去遴选影视剧,讲究回报率。

而他的这一作风也映射到了儒意影业上。

2014年8月,中技控股宣布以15亿元的价格收购儒意影业100%股权,由于A股监管政策发生变化,收购未果。随后的2015年10月,天神娱乐又相中了儒意影业,旗下的文创基金以13.23亿元的价格购买了儒意影业49%的股权,公司估值也因此上涨为27亿元。

但仅仅几个月,2016年7月,文创基金以16.17亿元的价格将儒意影业49%的股权转卖给了上海达禹资产管理中心,至此,儒意影业估值达到了33亿元。

而就在几天前,恒腾网络以72亿港元的价格收购儒意影业100%的股权,儒意影业的估值再度飙升,达到62亿元。

不过,此次收购预计在三年内完成,采用现金+股份的方式,并且,儒意影业也背上了三年的对赌协议。具体来看,儒意影业需要在2021财年-2023财年每年的净利润分别达到4亿元、5亿元、6亿元以上,或者在2021财年、2022财年累计净利润达到9亿元,或三年累计净利润达到15亿元,才能获得相应认购权。

根据财报披露的数据,儒意影业2018年、2019年的收入分别为1.69亿元、1.51亿元;除税及非经常性损益前净利润为-458.50万、4047.71万元;除税及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1786.17万元、2840.93万元。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净负债总额约为6125.33万元。

这样的儒意影业如何能受到恒腾网络的垂青?

据了解,恒腾网络此番举动是看中了儒意影业旗下的南瓜电影。根据公开资料,南瓜电影为国内首家会员订阅制视频平台,采用纯付费、无广告的运营模式,提供来自全国各地的影片。

李想是南瓜电影的忠实用户,他告诉市界,南瓜电影提供的视频以恐怖悬疑惊悚片为主,打的是“中国版Netflix”的旗号。事实上,无论是页面设置,还是影片,南瓜电影跟奈飞都很像。“基本上是片子先在奈飞上了,过不了多久,就能从南瓜电影上看到。”李想说道。

对此,业内人士李丽告诉市界:“南瓜电影的影片是有版权的,只是版权购买的直接来源可能并不是奈飞,而是其他购买了奈飞影片版权的卖方。”

而恒腾看中南瓜电影,可能也是其布局流媒体的初衷。奈飞超1.4万亿元(截至2020年10月28日)的市值给了很多公司巨大的想象空间,很多公司都希望“中国版奈飞”诞生在自己手下。但是,这有可能吗?

“很难。”业内人士魏云告诉市界,“一方面在题材选择上,奈飞依靠的是互联网和大数据优势,对当下的热点把握就比其他公司高明很多;另一方面在制作上,作品的质量是很多公司难以望其项背的。”

2015年以来,奈飞先后涨价5次,但由于平台能给观众贡献现象级爆款剧目,观众对于涨价的反感被冲淡了很多。据了解,奈飞的ARPU(每月用户平均收入)有13美元。而腾讯视频副总裁王娟曾公开表示,国内视频网站这个数值只有11元。

按照公告内容,待业绩完成后,柯利明将持有恒腾网络27%的股份,成为恒腾网络第二大股东。

成为股东后,柯利明将在公司负责什么业务?我们似乎能透过之前的采访猜测一二。

在中技控股拟收购儒意影业的时候,柯利明就曾表示:“要买我的公司只有一种模式,就是把我公司买了,你全买,我来给你做电影,做职业经理人。我会认购股份,我还是要一直做下去。”

至于“卖”公司的原因,柯利明曾表示,手头上项目很多,需要大量的资金,而上市公司会有充足的资金支持。

市界也寻访了儒意影业的相关人士,对方跟市界透露,“此次收购是公司管理层的决定,我们并不知情”。

(文中出现的受访对象均为化名)

作者丨市界 华宇

编辑丨老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