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板这一波“炒小炒差”的妖风已戛然而止。

自9月9日以来,前期被哄抬的创业板低价股已连续两日恐慌性下跌。8月24日到9月8日期间涨幅排名前40的股票中,除了天山生物(300313.SZ)、长方集团(300301.SZ)、豫金刚石(300064.SZ)三只股票由于被停牌核查而逃过一劫外,其余37只股票中,25只于10日录得跌停,包括天海防务(300008.SZ)、坚瑞沃能(300116.SZ)、银邦股份(300337.SZ)、乾照光电(300102.SZ)、联建光电(300269.SZ)、西部牧业(300106.SZ)、华谊嘉信(300071.SZ)等前期涨幅超过100%的低价股。

9月9日,这37只股票平均跌幅为8.8%,9月10日这一数字骤然扩大至18.09%,两日累计平均跌幅为25.20%,安控科技(300370.SZ)更是连续两个交易日顶格跌停。

资金在加速出逃中,天山生物、长方集团、豫金刚石复牌以后也将势必补跌。

深交所近日全面排查天山生物等公司的交易情况,发现有些交易可能涉嫌新型股价操纵行为。

从近段时间的追踪情况来看,获利盘已经在本月早些时候开始悄然撤退。

以天山生物9月2日复牌后股价再度大幅上涨至9月9日再度停牌的区间情况为例,虽然买入仍以个人投资者为主,但参与交易的账户数飙增,持股集中度明显下降,户均持股数量继续下滑,尤其是持股前100名流通股东(剔除前两大流通股东)持股比例由9.86%降至6.64%,筹码骤然分散,这也为近两日的大跌埋下了伏笔。

一方面,小资金跑步入场惨变接盘侠,而一方面,大股东们终于逮到了机会,在9月份以来密集减持。

涨幅靠前的这40只股票中,近12家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主动、被动减持抑或公告了减持计划。

比如,东方电热(300217.SZ)三位高管于9月1日合计减持了188.63万股,控股股东暨实际控制人谭荣生于9月1日、2日、8日分别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的方式合计减持了2158.2万股。

蓝盾股份(300297.SZ)董事、副总裁黄泽华于9月4日通过集中竞价减持了19万股,其减持均价较前一次7月27日的减持提高了49%。

乾照光电持股5%以上的股东“紫金15号”、南烨实业于9月8日分别减持了1429.99万股、2815万股,股东福建卓丰于9月9日又减持了1559.04万股。

森远股份(300210.SZ)持股5%以上的股东齐广田于8月27日—9月4日期间5次减持合计484.2199万股;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郭松森于8月14日~9月9日期间几乎每个交易日都在减持,减持均价也从3.89元一路升至6.80元,合计减持644.234万股。

通裕重工(300185.SZ)股东山东国惠9月8日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127.60万股,减持完成后,山东国惠退出持股5%以上股东行列。

长方集团持股5%以上的股东李迪初的一致行动人李映红及李细初于9月3日累计减持1566.36万股;9月4日,李迪初的另一位一致行动人聂向红在操作其他股票时不小心填错股票代码,导致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卖出公司股票1.6万股,成交均价为5.6元/股。此后,9月7日至8日期间,李迪初的4位一致行动人再度减持合计2096.8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6538%。

一拥而上的结局往往是一哄而散,徒留一地鸡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