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电企业面临严峻局面 海外订单毁单情况正在出现

来源:时代周报 2020-04-14 16:35:21

海外疫情蔓延,国内家电企业面临严峻的局面。

“2月时缺工少料,海外客户在催我们交付订单,3月时就突然演变成海外客户陆续突击取消订单。”4月12日,某龙头家电企业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感慨道。

该负责人无奈坦言,近来情况跌宕起伏,先是国内市场线下客流量暴跌,出货与销售受到巨大影响,然后货物出海又遭遇海关无法清关,无法抵达目标国家。

“不少公司还因为海外股市大跌蒙受损失。”他补充道。

根据中国电子信息行业联合会日前公布的2020年一季度电子信息行业生产状况显示,今年1―2月份,规模以上电子信息制造业营业收入同比下降14.7%,利润总额同比下降87.0%,主要产品如计算机、手机、显示器、电视机等产量出现大幅下滑,出口额现负增长,亏损企业大幅增加。

融入全球产业链的家电企业则面临多重难题。外贸需求订单减少,企业生产能力下降,人员出入境、跨境物流、检验检疫等管控升级,叠加原油市场大幅波动、金融市场剧烈震荡、美日鼓动企业撤离中国等因素,全球产业链正遭受严峻挑战。

作为制造业大国,我国制造业相关进出口行业受到了冲击,家电行业首当其冲,市场需求疲软、原材料延迟交付、出口通道不畅等多重问题困扰。

以喊出“2月份销售基本为零”的格力电器(000651.SZ)为代表,多家龙头家电企业流露出“生存不易”的态度。

催订单与毁订单

近日,多家知名家电企业对时代周报记者直言,形势不容乐观,海外订单毁单的情况正在出现。

“不乐观,海外形势比较严峻,毁单威胁正在袭来。”上述企业相关负责人表示,该企业的海外业务部门此前已多次向其报告“一季度催订单,二季度毁订单”的毁约风险。

4月12日,广东某进出口有限公司负责人潘明(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如果产品生产出来之后,对方取消了订单,产品就白做了,欧美客户普遍资信较好,有些非洲客户50%的订金都不能接。

潘明表示,从近期家电行业整体来看,海外客户受到疫情影响,申请延期出货与付款,甚至取消订单的情况相当常见。

根据深圳电子信息行业联合会近期对深圳236家制造企业的调查,疫情下38.6%企业仍可勉强维持经营,14.83%企业可能已倒闭或已经停业。

其中,因供应链断裂,订单无法履行,面临违约风险的企业占比达38.98%;客户订单明显减少或取消的,占比高达56.1%。

4月13日,志高控股(0449.HK)相关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年初受疫情影响,空调企业的订单量及交付周期受到一定的影响,而随着疫情全球扩散,部分国家一方面对中国人员入境采取若干管制措施;另一方面则采取暂停进口货物通行的措施,此外部分重要行业展销会也被迫延迟,导致展会订单受阻,短期出口将受较大影响。

4月8日,中小型企业珠海市晶昊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则直接对公司全体员工发出了放假通知。珠海晶昊表示,受全球疫情影响,公司业务影响严重,已连续半个月未接到生产订单,经公司研究决定,自4月20日起至10月8日,全厂放假半年。

据时代周报记者查询工商资料获悉,珠海晶昊成立已有10年,注册资本为100万元,经营范围为软性线路板的研发、销售和生产,去年参保人数为53人。

4月13日,珠海晶昊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日前该企业放假半年的通知,相当于让所有人集体“丢了饭碗”,据说公司重新收到了订单,早上紧急通知全员都来上班,目前未有欠薪的情况。

裁员与优化

大企业的裁员与优化相伴其中,疫情则加剧了这种变化。

志高控股刚刚发布的2019年财报显示,集团雇员从2018年的11454人一下减至4818人,人数降幅高达58%。而这一年,志高的总营收也从91.7亿元大幅滑落63%至34亿元。

4月13日,志高方面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由于去年公司业务收缩,人员自主流失的结果,并非主动裁员。

4月12日,海信官方发布公开声明,海信海外业务收入占集团整体收入已超过40%,经营形势更加严峻。

“海信采取高管带头降薪、通过末位淘汰加速员工队伍‘优胜劣汰’等措施,激发全体员工斗志,层层传递压力、提高系统效率,以稳住业绩,且通过逆境锻造更加健康的企业肌体。”声明称。

对于此前媒体称海信裁员过万的报道,海信集团表示,网络已有的关于海信定量裁员的信息,其中数据并不属实。

而据海信人士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3月时该集团下发邮件,称“营销系统1―2月经营形势严峻,部分产品线线上规模已与线下基本持平,营销线下队伍庞大,效率低下,人员优化迫在眉睫。根据集团要求,在2019年12月末人数基础上,营销系统必须实现15%的提效目标”。

该邮件中也提到,需不折不扣完成15%的优化目标。

4月11日,该人士告诉记者,去年下半年经营压力增大,内部已经开始针对一些入职的新人进行裁员。

对冲与自救

4月12日,某小家电品牌厂家负责财务的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由于不少家电企业采购及外销都是采用外币结算,还面临汇率波动的风险,通过远期锁定结售汇等金融手段以对冲汇率风险,也是行业普遍的做法。

“例如预计未来将会有一笔出口获得100万美元的收入,可先根据现行远期结汇汇率实行锁定避免波动,未来即使汇率下跌,银行都将以该汇率结汇。”他表示,这两年汇率波动剧烈,汇率锁定一年期,1美元最高峰能有超1元人民币的汇率差。

此外,购买以美元资产计价的银行产品,也是一种手段。财报显示,不少龙头家电企业通过财务手段对冲风险。创维集团(0751.HK)2019年一般运营兑换所产生的净汇兑收益为5900万元。而海信家电(000921.SZ)2019年的汇兑损益为343万元。

弱市格局中,家电领域并非没有成功实现自救的案例。

作为微波炉行业的单项冠军,格兰仕整体规模不算最大,但却在海外业务上颇有斩获。

4月13日,格兰仕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今年1―2月,格兰仕面向北美市场自主品牌出口量大增102%,目前外贸订单已排到6月。

疫情期间,格兰仕集团董事长梁昭贤昼夜忙碌,白天安排复工复产,夜里与海外客户交流,化身外贸订单“一把手”。

事实上,格兰仕在疫情还不明朗时,在供应链上便备货充足,同时制定了较为高效的复工复产方案,在首日复工率达到90%,确保了稳定的定制和交货能力。此外,格兰仕还将工厂的防疫指南翻译成十多种文字提供给海外客户。

在产品上,格兰仕加强了海外市场的品质家电定制研发,专门针对北美消费者喜好开发的复古冰箱、OTR微波炉、嵌入式洗碗机等产品在美国、加拿大等市场颇具竞争力。据了解,格兰仕目前海外业务占总业务比例6―7成,美国业务占据3成。

数据显示,中国家电产量规模占全球的份额在2018年已接近60%,其中空调产能占全球约84%,而中国家电贸易规模占全球份额超过30%。

东兴证券指出,国内的家电产业链完整、零部件品类齐全,疫情影响海外需求波动传导到中国,但随着疫情冲击世界制造业,也更加凸显中国家电产业自给自足的生产可控性和自主性。

TCL创始人、董事长李东生不久前在一场直播活动中指出,疫情对全球产业链的影响是短暂的,长远影响还是全球贸易的重构。

在李东生看来,在当前这种格局之下,作为中国企业,想长期把自己的产品卖出去获得利益的这种想法不切实际。

李东生认为,企业在发展全球业务时,需要对当地的经济社会发展有贡献,并不是单指把产品卖出去,而是要在当地建立自己的产业基地、在当地开发产品、在当地服务客户,所以中国企业的全球化一定是中国产业链的全球化、供应链的全球化。

李东生同时指出,眼下经营环境的严峻,会迫使一些竞争者退出这个产业和市场,这是新一轮洗牌。

标签:家电企业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