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本杀市场的大火,不仅令国内掀起开店潮,还吸引了不少其他领域的从业者以全职或兼职的身份跨界踏足,成为剧本杀作者。但正当外界看到头部作者可凭一个本赚数十万元甚至更高收入时,被侵权的痛苦也时刻萦绕在剧本杀作者的周围。除了剧本上线后,各式简陋的盗版争先恐后地涌出外,前期作者投稿时,也出现过剧本被打回,但创意却被对方私自窃取的问题。而在剧本测试阶段,还有作者遭遇过他人伪装成玩家,组团窃取剧本各角色内容,随后率先发本的情况。这些层出不穷的侵权乱象正扰乱着剧本杀市场的良生态。

投稿被打回 创意却被留下

“一个本赚10万”“稿费六位数”“年收入达百万”……诸如此类的信息不时便会出现在网络上,夺取着人们的注意力。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人想要加入创作的大军,侵权问题也成为发展道路上难以打破的石头,阻碍着人们前行。

剧本杀作者孙女士最初入行时,便被摆了一道。“第一次写剧本时,用三个星期的时间初步写了一个包含6个角色的欢乐本。但自己当时既没有经验也缺少资源,投稿时便犯了难,只能从网上搜索信息。在找到几家声称收本的公司后,满怀希望地联系对方,并按照对方的要求提交了初稿。最终剧本都被打回,难免有些失落。但让我生气的是,过了一段时间后,发现另一个测试的本子与我当时的创意几乎一模一样。”

不只是孙女士,其他剧本杀作者也曾遇到过类似情况。“当时也是将初稿传给了发行公司,对方一开始回应称,如果想发行需要对一些内容进行调整,但因与对方的意见没有达成一致,双方就没有继续合作。结果此后发现,我的创意出现在另一个本子里,并早于我的作品进行测试发行。”剧本杀作者吴先生如是说。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侵权剧本上注明的发行公司或相关工作室名称,与此前作者对接的往往并不一致,这也让原创作者在追寻侵权方时犯了难,得到的回复也往往是否认,或称创意并不具有独特,其他作者早已想到类似模式。孙女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当时每家公司都否认窃取了我的创意,我至今也不知道究竟是哪家公司或工作室盗用了”。

伪装测试玩家组团窃取剧本

不只是投稿环节存在创意被窃取的风险,在剧本测试环节,剧本杀作者同样也会遭遇套路,导致自己的付出打了水漂,剧本杀作者王先生便是其中之一。

“当时剧本测试时,找到店家帮忙组织一些玩家拼出几局,希望找到剧本的漏洞和体验感不佳的地方,进行后期修改。但没想到的是,就在测试后一段时间,发现剧本竟然被抄袭了。”王先生表示,最开始自己还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泄露的,后来经过前辈提醒才意识到,应该是测试环节出了问题。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目前市场中存在着伪装成测试玩家组团窃取剧本的情况,几个人分别约在不同场次里,选择不同的角色进行体验,并在测试中偷偷记下每个角色本的内容,后期再将所有内容聚合在一起,完整的本便轻而易举地拿到手中。此后稍加修改,将角色名称或职业等信息调整后便推向市场,将原创作者的投入与努力付之一炬。

据吴先生透露,测试环节接触的人较多,因此这也成为一个容易被盗取创意的环节,需要相关作者格外注意,尤其是自己去做测试的作者。值得注意的是,不只是玩家,此前也出现过测试店盗取作者剧本的案例,所以在选择测试地点时不要找不了解的线下店。

亟待堵上版权漏洞

毋庸置疑,剧本杀市场年来的快速发展,使其成为不少人眼中的香饽饽。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21年中国剧本杀行业发展现状及市场调研分析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剧本杀市场规模已超过百亿元,同比增长68%,2020年虽然受到疫情影响,但市场规模依然以7%的增幅增至117.4亿元。而2020年中国剧本杀行业成交量TOP 10中,《你好》以3个月3684盒的成交量居于首位,《再见萤火虫》《拾伍》《青楼》《前男友的一百种死法》《上钟儿》《舍离2:断念》等剧本也在当年实现超2000盒的成交量。

然而,头部剧本杀作品在实现高收入的背后,创作也不是一件易事。王先生表示,为了能够设计出更多有创意的剧情或案件,增加反转,需要耗费大量精力思考剧本内容,一个剧本经历三四次大改也不是个例。作者在创作作品的过程中,一定要选择正规的发行公司,也可以进行版权登记,而在测试等相关环节,也要与店家、玩家签署相关协议,借助法律来保护自己的内容不受侵害。

此外,在数字文创产业智库研究员李杰看来,剧本杀市场是当下的热点,不时出现的投资事件也证明了该市场受到的青睐,但从市场发展阶段来看,仍处于初期,市场秩序、行业规定等方面尚未有完善的体系,尤其是版权保护层面,存在着漏洞,使得盗版、抄袭等情况成为剧本杀市场未能消除的痛点,这需要行业在发展过程中尽快完善各项制度。

北京商报记者 郑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