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再度上演大额商誉减值绞杀业绩的戏码,这次的主角是创业板上市公司高伟达(300465)。1月19日,高伟达披露公告显示,公司拟计提商誉减值准备6.45亿-7.94亿元,这导致公司2020年最高预亏6.88亿元,远超公司上市后净利之和。该消息发布后,高伟达股吧“炸了锅”,深交所也在当日进行了详细追问。另外,受上述利空消息打击,高伟达股价1月19日大幅收跌10.15%。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与其他商誉爆雷的公司相同,高伟达前期也经历了疯狂并购,只为打造“金融信息服务+移动互联网营销”并行的双主业。如今,伴随着大额商誉减值,高伟达的双主业模式显然已经“玩不转”了。

股价大幅收跌10.15%

在拟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的利空消息影响下,高伟达1月19日最终收跌10.15%。

交易行情显示,高伟达1月19日低开10.96%,开盘后公司股价保持低位震荡态势,盘中触及9.19元/股的低点,当日最终收跌10.15%,股价报10元/股,总市值为44.68亿元。当日,高伟达成交金额达3.57亿元,较前几日出现明显放量。

消息面上,高伟达于1月18日晚间披露业绩预告称,拟对收购上海睿民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睿民”)、海南坚果创娱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坚果技术”)、深圳市快读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快读科技”)和喀什尚河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尚河科技”)形成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6.45亿-7.94亿元,公司2020年度预计亏损5.32亿-6.88亿元。

资深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商誉犹如一把无形的利刃,一旦收购公司业绩不达预期,就会引发商誉减值风险,进而吞噬公司利润。“对于头顶巨额商誉的上市公司,投资者应高度警惕。”许小恒如是说。

实际上,在此次利空消息之前,高伟达的股价就早已进入了下行通道。东方财富数据显示,在2020年7月13日盘中,高伟达股价曾达到21.4元/股的高点,之后公司股价开始呈现震荡走势。自2020年10月19日之后,高伟达股价下跌趋势明显,经统计,在2020年10月19日-2021年1月19日这66个交易日,高伟达区间累计跌幅达45.05%,而同期大盘涨幅为10.87%。

查阅高伟达历史公告,北京商报记者发现,在公司股价下跌的背景下,控股股东也抛出了减持计划。2020年11月4日,高伟达曾披露公告称,因经营资金需求,公司控股股东鹰潭市鹰高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计划自公告发布之日起15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以集中竞价方式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893.52万股,即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

被疑调节利润

高伟达披露2020年业绩预亏的公告之后,深交所在1月19日早间紧急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是否存在通过集中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调节利润的情形。

据了解,2020年上半年,上海睿民、坚果技术、快读科技和尚河科技业绩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但彼时高伟达在对深交所2020年半年报问询函回复中称,相关资产组的商誉减值迹象不明确,因此未计提商誉减值准备。

对此,深交所要求高伟达补充说明公司当时认为商誉减值迹象不明确的具体依据,相关商誉减值迹象出现的时点及具体表现,商誉减值准备计提及相关风险提示是否及时、充分,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是否存在通过集中计提大额商誉减值准备调节利润的情形。

资料显示,高伟达于2015年5月登陆A股市场,公司在2015-2019年实现归属净利润分别约为4123万元、2311万元、3502万元、1.05亿元、1.34亿元,未曾出现亏损情况,这也意味着2020年业绩预亏将成为公司上市后首亏。此外,经计算,上市五年,高伟达合计盈利3.38亿元,公司2020年预亏额超公司上市后净利之和。

在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中,也要求高伟达结合前述子公司所处行业发展情况、竞争格局以及市场地位等详细说明2020年度业绩下滑的具体原因,业绩变化趋势与同行业企业是否一致,以前年度业绩是否真实。

针对相关问题,北京商报记者应高伟达董秘办公室相关工作人员要求,向公司发去采访函,但截至记者发稿,对方并未回复。

财务数据显示,自进入2020年,高伟达业绩表现就不理想,其中在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净利双降,报告期内实现归属净利润约为4011万元,同比下降29.24%。

频繁并购留残局

疯狂并购是高伟达账上商誉高企的根本原因。

回溯高伟达历史公告,公司上市之初的主营业务是向以银行、保险、证券为主的金融企业客户提供IT解决方案。为了稳固传统业务,公司在2016年初开始筹划收购上海睿民,作价3亿元。之后,高伟达开始寻求新的利润增长点,将目光盯上了互联网营销领域。

进入一个全新领域最快的方式就是并购,高伟达于2016年9月、10月先后收购了海南坚果、尚河科技各100%股权,分别斥资2.5亿元、1.2亿元。自此,高伟达形成了“金融信息服务+移动互联网营销”并行的业务模式。

双主业形成之后,高伟达的并购步伐仍未停止。2017年4月,高伟达继续加码移动互联网营销,斥资超4亿元收购快读科技100%股权。由于频繁并购,高伟达账上商誉曾一度超9亿元。

经北京商报记者梳理,高伟达2016年、2017年先后并购的上述4家公司都作出了业绩承诺,并且在业绩承诺期间也颇为“争气”,均实现业绩承诺,其中上海睿民、尚河科技的业绩承诺期间是在2016-2018年3个会计年度,海南坚果、快读科技的业绩承诺期间是在2017-2019年3个会计年度。

据高伟达介绍,受疫情、移动营销行业发展趋势及宏观市场经济等因素的影响,上海睿民、尚河科技、海南坚果、快读科技4家公司2020年业绩普遍下滑。这也意味着上述4家公司承诺期刚过业绩便出现“变脸”。另外,此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之后,高伟达账上仍有不少商誉,商誉余额在1.25亿-2.74亿元之间。

牛牛研究中心研究总监刘迪寰在接受北京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并购会导致上市公司短期内的营收,净利润出现高比例增长,但长期来看,由于合并双方管理层之间的磨合,实现长期增长也有较大压力,尤其对于标的与上市公司协同性不强的并购,更应该引起重视。北京商报记者 董亮 马换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