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过去两年来的结构性行情中,公募基金整体表现抢眼。Choice资讯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2月11日,在2900只成立时间超过两年的偏股混合型基金中,净值翻倍的基金多达1069只,回报超过50%的基金数量则高达2024只。从今年以来的偏股基金表现来看,截至12月11日,回报超过50%的基金超过1000只,更有10只基金实现翻倍。

连续两年的抢眼表现,让公募基金受到投资者追捧,尤其是很多个人投资者发现自己做股票不如买基金,这让更多资金涌入公募基金。从今年以来新发基金情况看,不少基金一天募集规模就高达百亿元。

公募基金过去两年来的赚钱效应,也让不少投资者对接下来的收益有了更高的期待。尤其是后进场的投资者,赚钱心情更为迫切,目标收益也更高。但站在当前时点看,在基金连续两年获取高收益之后,投资者有必要降低收益预期,保持合理的收益预期至关重要。

对于投资者来说,当前需要明白的是,过高的收益是不可能长期持续的。对此,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分析。

首先,从投资收益归因看,收益主要来源于三个方面:一是企业成长带来的分红收入,二是流动性充裕带来的估值提升,三是赚交易对手的钱。对于机构投资者来说,买到并能赚到企业长期成长的钱,这种概率并不太高。而且,公募基金受“双十”限制,即使买到10倍大牛股,最终收益也相对有限。从流动性看,今年以来流动性保持合理充裕,进一步宽松的可能性不大。当前消费、医药、科技领域不少龙头公司的估值已经接近历史较高位,即使企业盈利能够增加,但如果流动性边际收紧的话,其股价同样会遭遇调整。而赚交易对手的钱,对于大多数基金经理来说,并不具有相应的能力。

其次,从绩优基金的历史数据看,连续10年以上年化收益率超过20%以上的基金经理并不多。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2月11日,成立以来回报超过10倍的主动偏股型基金共有44只,但仅有9只基金年化收益率超过20%。即使是表现最好的华夏大盘精选基金,从2004年8月成立以来总回报接近37倍,但其年化收益率也不足25%。昔日的“公募一哥”王亚伟管理该基金6年零4个月总回报近12倍,这也意味着剩下的近10年总回报只有3倍左右。

即使是股神巴菲特,其长期投资年化收益率依然不足20%,这还是建立在他早期管理资金不大时的超高收益基础上。从巴菲特最近20年的业绩表现看,年化收益率已经大幅降低。

最后,从基金投资者的历史表现看,不少投资者总是期望更高收益,在市场高点附近买入短期业绩抢眼的基金,而在市场退潮后往往一地鸡毛。投资者总是幻想着能够精准择时,但择时对于专业选手而言尚且不易,普通投资者更是难以做到。

对于投资者来说,找到长期业绩向好、风格不漂移的基金经理,在熊市中坚持定投,在市场疯狂时卖出,可能是最好的投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