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众多美国企业均陷入挣扎,数百万美国人失业,美国经济前景依然成谜。然而,实体经济的萎靡却丝毫不影响美国首次公开募股(IPO)市场迎来多年未遇的盛况。在此背景下,企业为了上市也开始创新IPO方式,“借壳上市”和“直接上市”成为企业上市新玩法。

Dealogic的数据显示,截至9月23日,今年在美国IPO的企业已筹集了近950亿美元,这一融资规模为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期以来第二高,仅次于2014年的960亿美元。鉴于2020年还有三个月,不少市场人士均预计今年的IPO融资规模有望超过2014年,创下历史之最。从数量上看,今年已有235多家企业在美国IPO,也为史上第二多,仅次于2000年的439家。

火热程度仅次于互联网泡沫时期

在如此“盛宴”中,连著名的价值投资者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也参与“打新”,其旗下的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司(Berkshire Hathaway Inc.)此前购买了大约7.35亿美元的硅谷云计算服务巨头Snowflake公开发行的股票,而巴菲特在去年5月接受采访时曾透露,“伯克希尔过去54年来从未参与过新股发售”。

除了融资额和数量惊人外,今年的美股新股给投资者带来了丰厚回报。Dealogic的数据显示,今年IPO的股票截至9月23日比其发行价上涨了约24%。以Snowflake为例,9月16日首日开盘价格即翻番,报245美元,后以253.93美元收盘,涨逾111%,市值高达704亿美元。巴菲特仅在其上市首日即获利8亿美元。

此外,今年美股IPO还有一个特点,即募集的资金中80%可归入三类:医药保健、科技以及新近流行的为方便上市购买的空壳公司。这使得今年成为自2007年以来美国IPO市场募资最为集中的时期。

此前十多年来,由于类似软银等风险资本的存在,比起上市,不少企业更愿意选择在私募市场筹集巨额资金,因为这样可以使初创企业避免监管披露的麻烦以及回应公众和股东。2016年,企业通过在美股发行新股筹集的资金不足250亿美元。

而如今,在看到去年uber(优步)和Lyft Inc.等明星企业IPO后的挣扎,越来越多企业开始担心保持私有化时间过长的负面影响。同时,与过去数年不同,如今高成长期的公司通过上市可以从投资者处获得更高的估值。这些因素,促使企业在刚刚度过初创期而增长轨迹又还未放缓前就选择上市。

IPO“文艺复兴”

在IPO如火如荼之际,为了上市,企业也开始对上市方式做出些许转变,而此前,从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上市方式几乎一成不变。“过去,上市就是关于上市路径的公式化讨论。”摩根士丹利全球另类资本解决方案负责人沙赫特(Bennett Schachter)称,“上市过程往往就是一轮轮的融资,可能是对预选投资者的私下配售,即所谓的交叉融资回合。而今年,IPO方式出现了更广泛的替代方案。”

其中一项替代方案即为今年爆炸式增长的借壳上市,即通过与特殊目的的收购公司(Special Purpose Acquisition Company,SPAC)合并而实现上市。

SPAC又称空白支票公司,通常由共同基金、对冲基金等募集资金而上市,只处理现金业务,没有任何其他业务。发起人将在纳斯达克或纽交所上市,以投资单元形式发行普通股与认股期权组合给市场投资者,从而募集资金,一个投资单元通常包含1股普通股与1~2股认股期权。上市后的主要任务就是寻找一家有着高成长发展前景的非上市公司与其合并,使新的组合获得融资并上市。若24个月内没有完成并购,那么这家SPAC就将面临清盘,将所有托管账户内的资金附带利息100%归还给投资者。

根据Dealogic的数据,今年至今,通过借壳上市筹集的资金占据所有IPO筹资的40%以上,而过去10年的平均比例仅为9%。

电动卡车制造商Nikola Corp.和在线体育博彩平台Draft-Kings Inc.等明星初创公司今年均通过SPAC并购交易成功上市。Airbnb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Brian Chesky今年7月时也表示,Airbnb已就通过与一家SPAC合并上市进行接洽。

Eventbrite Inc.的共同创始人哈兹(Kevin Hartz)是Airbnb、Uber和Pinterest Inc的早期投资者。今年,他也决定成立一家SPAC。

“SPAC可能成为未来(企业IPO)的主导方式。”他表示,对于创始人而言,SPAC的最大好处之一在于,通过反向合并,初创公司可以向其股东展现未来的收益和增长预测,而在传统的IPO方式中,这是不被允许的。

另一项越来越多企业开始探索的IPO新玩法是通过直接上市来公开上市。

直接上市允许企业员工、内部人士和投资者直接在交易所交易他们私人持有的股份,没有内部人士出售股份的限制。这种方式绕过了IPO所需的承销商,令公开募资的企业得以免于支付巨额承销费用。同时,直接上市也不存在发行新股稀释股权的问题,机构和个人投资者也可以平等购买股票。但直接上市的风险在于,不能发股募集新的资金,也没有锁定期和机构投资者维持股价稳定,可能会出现股价动荡。

最新的案例为9月30日在纽交所直接上市的硅谷大数据分析公司Palantir Technologies和企业管理软件公司Asana。

Palantir上市首日开盘报10.37美元,此前给出的直接上市参考价为每股7.25美元。其盘中涨幅一度达到57%,最终收涨31.03%,报9.50美元,市值209亿美元。

Asana上市首日开盘报10.00美元,较此前纽交所公布参考价7.25美元高近38%,盘中一度涨破11.40美元,涨幅达57.5%,最终收涨31%。

事实上,在此之前,仅有两家知名企业采取过直接上市这一方式,分别是音乐流媒体Spotify和即时通讯软件Slack。在2018年上市后,Spotify在随后的两年中大部分时间内的股价均低于其首日收盘价,不过,今年春季以来其股价开始一路飙升。Slack于2019年上市后,至今股价仍低于其首日收盘价。

为抑制疫情而推行的社交隔离措施也颠覆了传统的IPO过程。以往,典型的IPO路演通常历时8至10天,在这期间,寻求上市的企业的高管们周游全球并在会议室向潜在投资者兜售其企业。而疫情后,IPO路演通常耗时更短且完全是虚拟的,这就使得更多的投资者能够参与其中。

以在线保险经纪公司SelectQuote Inc.为例,其在今年5月寻求在纽交所上市,仅花了四天时间进行虚拟路演。该公司首席执行官丹克尔(Tim Danker)笑称:“谁会想到自己可以在舒适的家中穿着睡衣就筹集到3.5亿美元呢?”

纽约证券交易所总裁坎宁安(Stacey Cunningham)称:“过去两年(在IPO方式上)的创新比过去二十年都多,IPO市场正在经历一场‘文艺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