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被认为深耕下沉市场的蜜雪冰城,早已悄悄把门店开进了寸土寸金的北京二环里。4元一杯的柠檬水如何让京城加盟商赚的盆满钵满?快速扩张背后有怎样的隐忧?

日,时代周报记者来到蜜雪冰城北京鼓楼店。临打烊,店门口有十数名顾客在等待取餐,而五米之外的一家高端现制茶饮店则鲜有人问津。

店员没有过多的时间回应记者的采访,即便已经晚上九点,排队的人流还没散去。“北京门店,(单店)一天收入能在6000-7000元吧。”蜜雪冰城加盟相关负责人陆明华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包括鼓楼店在内,蜜雪冰城在北京共有131家门店,基本上都能够盈利,奶茶“十店九亏”的行业魔咒在蜜雪冰城身上并不适用。

包括蜜雪冰城在内的茶饮赛道如今在资本圈炙手可热。今年2月11日,奈雪的茶(2150.HK)宣布将在港股上市,抢滩奶茶第一股;7月13日,喜茶完成新一轮5亿美元的融资,估值达到600亿,刷新新式茶饮赛道估值纪录。蜜雪冰城也数次被传有融资及上市计划。

针对期成立子公司发展、加盟商管理及融资上市计划等问题,时代周报记者多次尝试联系蜜雪冰城,截止发稿未获得回复。

日均开店十五家,加盟仍“一店难求”

去年以来,蜜雪冰城门店版图急速扩张。

2020年6月22日,蜜雪冰城官方微博宣布品牌门店突破一万家,成为国内首家万店茶饮品牌。

而陆明华向时代周报记者透露,2021年中,蜜雪冰城全国门店超过15000家。这意味着,从去年开始,蜜雪冰城门店以每天15家左右的速度急速扩张。目前蜜雪冰城在北京地区已有131家门店。“对于北京来说,这个密度不算大。”

但对于加盟商来说,想拿到入场券并不容易。加盟蜜雪冰城,可能比买饮料的队排的都要长。

时代周报记者调查发现,加盟蜜雪冰城,首先要在“蜜管家”微信小程序填写面谈申请并答题。问题包括蜜雪冰城创始人是谁、品牌文化是什么、加盟流程是什么等,提交后等待线上审核。9月8日,时代周报记者也尝试提交面谈申请,截至发稿前未通过审核。

加盟的火爆,一定程度上证实了市场对于蜜雪冰城门店盈利能力的认可。

宫星华加盟的门店位于北京昌区,所在街区客流量密集,“我们走量的,薄利多销。”宫星华说,卖的最好的是柠檬水,最多的时候一天就能用两箱柠檬。

4元一杯的冰鲜柠檬水,是蜜雪冰城的明星产品,在某外卖台上部分蜜雪冰城店铺,冰鲜柠檬水月销量能达到全店销量三成以上。

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表示,蜜雪冰城本身的利润,只能靠规模去积累。换句话来说,赚的都是辛苦钱。在全国庞大的市场里面,很难抵御竞争压力。

而现在,拥有过万家门店的蜜雪冰城,加盟店品质管控成为一大难题。

今年5月17日,由于存在食品安全问题,郑州市场监管局责令35家蜜雪冰城门店限期整改,3家门店立即停业整改,当场下达行政处罚决定书9家。9月11日,因未按规定建立并遵守进货查验记录制度,北京鼎泰兴盛餐饮管理有限公司(招牌名称:蜜雪冰城)被北京市丰台区市场监督管理局给予警告的行政处罚。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蜜雪冰城定价偏低,利润空间被压缩的同时,疯狂的扩店会导致对加盟店以及员工的管理出现问题。

加码上下游,“雪王”想要分羹高端市场

蜜雪冰城创始人张红超曾说:“小本生意做大了,那么这个生意就不能称之为小。”生意做大了的蜜雪冰城,今年可谓动作频频。

天眼查App显示,今年以来,蜜雪冰城已累计新成立5家子公司,分布在海南、成都、重庆等地。

其中,成立于8月31日的重庆雪王农业有限公司格外引人关注。业内人士普遍认为,重庆雪王的成立,意味着蜜雪冰城或将再次尝试冲击高端市场,在规模化以外寻找新的增长点,同时在原材料供应上继续加码。

早在2009年,蜜雪冰城就曾试水高端,推出全新的意大利手工冰淇淋品牌极拉图,人均消费在30元左右。但该店铺营业两年之后黯然关门。2018年,蜜雪冰城再次推出高端茶饮品牌“M+”,单品价格在20元左右,但最终惨淡收场。

对此,朱丹蓬表示,蜜雪冰城已经被烙上了低端的品牌调和标签,想要冲击高端有难度。

奈雪的茶招股书中对现制茶饮店按茶饮的均售价进行过分类,均价20元以上的为高端茶饮店;10-20元的为中端;10元以下的则为低端。

据灼识咨询预测,按消费价值计算,2020年-2025年,高端现制茶饮的增速将保持高于其他现制茶饮的增速,将占2025年中国现制茶饮消费价值总额的24.8%。

“蜜雪冰城的高端化进程相对还是比较弱的。”张毅分析道,“这家企业未来如果想在资本市场上获得青睐,必须要在一二线城市有足够多的曝光。同时,中高端布局也必要去做。”

值得注意的是,9月13日,蜜雪冰城成立雪王投资公司,该话题一度登上热搜。天眼查数据显示,雪王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成立于2021年9月13日,注册资本5000万元,位于海南省海口市,业务包括创业投资(限投资未上市企业),以自持资金从事投资活动等。

不止蜜雪冰城,一面卖奶茶一面做投资人的还有喜茶和茶颜悦色。从被资本竞逐到兼职做投资,茶饮赛道竞争愈发激烈。

“新茶饮行业总体来讲,已经进入到资本时代,蜜雪冰城没有办法独善其身,资本化走上市之路已经成为他的必然选择。”张毅向时代周报记者分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