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邦动力讯】“我们钢铁贸易企业进行融资的话,以前只能用房子抵押贷款。”老乔是北京一家专注终端钢筋供应的老板,年交易规模约20万吨,每次进货都必须现款现结。

不过最近,老乔在一直合作的“兰格云商”平台上获得了一项新的产品服务——通过简单的在线操作,老乔可以在一定的授信额度内,以赊购方式进购钢材,一年内随借随还,循环使用。

这是兰格云商与平安银行、塔比星联手合作推出的“钢贸订单贷”。2021年11月18日,“钢贸订单贷”正式完成系统对接及首批客户线上放款全流程。这项创新性的金融科技产品,就像钢贸商版的“白条”或者“花呗”,便捷并且低成本地缓解了企业融资难题。

而“钢贸订单贷”的背后,是钢铁产业互联网发挥了科技创新和数据闭环的作用,打通了银行和实体企业之间资金连接的通道,推动了钢铁行业数字化发展。

01

“缺钱”难题何解?

“缺钱”,是绝大多数钢贸商长期面临的难题。

据老乔介绍,金融机构现行的很多金融产品,如应收账款保理、厂商银等,要求企业达到一定规模和信用评级,中小企业很难享受到。当资金难以周转时,只能寻求民间借贷,成本高,且不稳定。

据估算,全国现有钢贸商数量在30万家以上。在钢铁产业链上,钢贸商解决生产端到采购端的供需匹配,以及配套的仓储、物流、加工等增值服务。

钢贸商难以获得来自金融机构的融资,是由多方面原因造成的。

客观方面,钢铁行业资金需求量大,中间多级钢贸商处于弱势地位,需要向上游预付货款,向下游大的房地产企业、建筑施工企业等提供账期。

主观方面,部分钢贸商利用杠杆,赌价格行情,在发生价格波动时,容易产生坏账风险。

从金融机构角度来讲,大多数钢贸商属于中小企业,银行信用评级体系难以覆盖,中小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在很多行业普遍存在。

其次,作为贸易型企业,钢贸商很容易受到不可控的影响,即使没有违约意愿,也有可能因为上游或者下游出现违约而被动违约。金融机构对贸易型企业贷款都持审慎态度。

再次,大宗商品交易受周期性影响,以往银行采取的“控货”融资方式,在钢铁价格大起大落后,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冲击。

多种原因叠加,导致钢贸商需要使用资金的时候无法快速获得支持,同时资金成本很高,压缩利润,近半数钢贸商离开该行业;银行能够看到行业内有大量资金需求,但无法突破行业壁垒,无法把控风险,真正能服务到的比例很低。

要解决这些问题,关键是要打通银行和实体企业之间资金连接的通道,由既了解钢贸企业、又了解银行的平台角色,用数据协助动态风控。

02

“引活水入渠”

“兰格云商作为综合的数字化钢铁产业服务平台,如何帮助客户解决他采购所需要的资金问题?”兰格集团副总经理兼兰格云商总经理张登祥说道,“关键要做到‘四流合一’,消除原来的不透明、不信任。”

“四流合一”指信息流、资金流、物流、商流可视化,即交易方可以看到资金的流动, 资金方可以看到货物的流动。

服务钢铁行业超过25年的兰格,链接钢铁产业链上游500家钢厂、中游20万家钢贸商和下游30万家采购商,在交易、科技、数据三个维度积累了自己的独特优势。

张登祥表示:“交易服务最核心的一个环节就是资金服务,如何把银行的资金活水引到平台上来,要通过科技的手段。”

兰格集团旗下“兰格云商”平台是集在线交易服务、智慧物流服务、云仓储服务、智慧集采服务、金融科技服务于一体的产业互联网平台,承载着兰格最重要的技术能力。

基于对钢铁流通行业痛点的了解,结合多年积累的智能化数据与产业互联网技术能力所搭建起来的真实交易场景和数据闭环,兰格云商在2021年4月启动了与平安银行的合作,经过三个月的技术研发,7月9日平安银行总行顺利过会,11月份“钢贸订单贷”成功在平台落地运营。

“钢贸订单贷”面向兰格会员企业,全流程线上操作,快速申请、秒提款、随借随还,费率低于行业平均值,最高贷款金额高达200万元,授信期限长达1年。

据了解,在双方的合作中,兰格负责提供客户及相应的信息,比如连续两年的交易数据,是否违约、是否入选兰格优秀供应商名单、上下游合作方情况等等。

这些兰格的平台数据,加上工商、税务、法院等第三方的数据,共同构成了银行信贷审批的依据。同时,贷款企业每个月在兰格的业务数据,银行可以贷后监控,及时判断企业经营是否出现异常。

“在我们的合作模式中,兰格是钢贸商及其交易数据的信息提供方,同时其子公司嵌入供应链交易环节,使其可以合规的提供增信支持。”平安银行供应链金融相关业务负责人介绍称,“平安银行一方面是贷款的资金提供方,另一方面也通过这个项目,在大宗领域探索推广‘订单融资’这个供应链金融业务模式。”

“相当于兰格平台帮我去采购,然后通过银行给我的授信来完成支付,我销售给我的终端客户,而且都是线上操作。”作为第一批使用“钢贸订单贷”的企业,老乔如是说道,“这样对我们来说,能够通过资金撬动与更多核心企业的合作。”

03

钢铁产业互联网潜力释放

作为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钢铁是一个既传统又创新的行业。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经历了2015年到2017年产能优化之后,2017年开始我国粗钢、钢材产能开始稳定增长。2020年1-12月全国生铁、粗钢和钢材产量分别为8.88亿吨、10.53亿吨和13.25亿吨,同比分别增长4.3%、5.2%和7.7%。

2013年起,钢铁电商在大宗商品B2B领域最先实现线上交易,引发B2B的2.0时代全面变革。至2015年,全国钢铁电子商务交易平台已超过300家,在全国大宗商品电子商务企业总数中占比48%左右。

2019年,钢铁在线交易规模达到1.6亿吨,占到全年钢材流通量的7%。预计到2024年,全年钢材线上交易量将达到2.9亿吨,渗透率达到14.6%。

2020年,北京市密集出台一系列政策支持数字经济先导区、示范区建设,明确提出推进钢铁行业数字化、智能化升级。

钢铁行业的数字化升级,交易是核心,而从交易延展而来的数字供应链服务则显示出了更大的潜力。

以兰格为例,通过“交易+科技+数据”的方式,将钢厂、钢贸商、终端客户以及物流企业、金融机构等多方角色串联起来,达到盘活存量库存、加快信息流动速度、提高交易效率的作用。

钢铁产业互联网企业通过累积企业交易数据、仓储物流数据,运用云计算等技术进行分析,从而提升仓储物流配置、优化用户需求、支撑信用融资,用数据优化供应链服务来创造变现,实现可持续增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