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亏损——一直是“前置仓”模式被诟病的致命伤。

从叮咚买菜和每日优鲜发布的第三季度(截至9月30日)财务数据看,这两家前置仓头部企业的亏损,同比仍在扩大之中。

叮咚买菜第三季度净亏损20.11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净亏损8.29亿元,扩大142.65%;每日优鲜第三季度净亏损为9.74亿元,同比扩大58.02%。

但并不是没有好消息,这两家企业的营收仍在增长。

叮咚买菜第三季度的营收为61.90亿元,同比增长111%,GMV为70.2亿元,同比增速达107.7%;每日优鲜第三季度营收为21.22亿元,同比增长47.2%。

此外,每日优鲜完成的订单总数达2870万份,较上年同期增长了34.4%;同时每笔订单平均价格达到了88.4元,同比增长5.2%。

但两家企业发展的方向和重点却有所不同:

叮咚买菜持续深耕“前置仓”业态,截至2021年9月30日,叮咚买菜在全国37个城市拥有的前置仓数量已达1375个,较去年同期新增711个,进入的城市数量相比上年同期增加了185%。

每日优鲜则除了前置仓业态,在2020年下半年又推出智慧菜场业务,并在2021年启动零售云业务。

截至年9月30日,每日优鲜已签约了18个城市73个智能生鲜市场,其中有13个城市52个智能生鲜市场开始运营,零售云业务的签约超市已达11家。

探讨前置仓模式,叮咚买菜则更具代表性。也有媒体援引朴朴超市内部人士消息称,朴朴在福州和厦门两地已经盈利,但其仍是区域性前置仓企业。

在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叮咚买菜的净亏损分别为13.85亿元和19.37亿元,如果算上第三季度亏损的20.11亿元,叮咚买菜前三季度累计亏损达53.33亿元。

但截至今年9月30日,叮咚买菜持有现金、现金等价物及短期投资为68.17亿元。

假设其他经营数据不变,按照叮咚买菜前三季度的数据,单季度平均亏损约为17.78亿元,粗略计算,叮咚买菜的现金流可以支撑近一年的时间。

这种计算方法虽然简单粗暴,也有一定局限,但却可描述叮咚买菜未来所面临的紧迫压力。

近一年的时间虽说不短,但考虑到其他竞争和潜在的风险因素,这个时间段也并不能算长,理应未雨绸缪。

因为短期看,叮咚买菜距离“盈利”的目标还比较远,至少目前看,叮咚买菜仍处于“烧钱换规模”的阶段。

2

叮咚买菜创始人兼CEO梁昌霖曾多次强调规模的重要性。

他认为,不应该离开规模谈盈利,“上市也不是为了圈钱,因此相对来说有底气去做一些难的、对的、长期的事情。例如持续提升区域布局密度、向上游供应链延伸、加大技术投入等。”

即便强调规模,但梁昌霖也早已意识到盈利的重要性。

在今年第三季度财报电话会上,梁昌霖表示,“第三季度公司调整了战略重点和打法,暂缓新区域扩张,从‘规模优先’变为‘效率第一,适当考虑规模’。”

也就是说,未来叮咚买菜的重点则是向“盈利”迈进。

梁昌霖表示,在未来一两个季度,叮咚买菜的规模增长可能放缓,但随着效率和质量的提升公司会实现新的增长。“根据目前的效率优化情况,叮咚买菜的盈利情况将比IPO时预期的更加乐观。”

在今年叮咚买菜IPO时,梁昌霖曾预计,在2024年4季度前实现运营利润翻正。

如果按这个时间推算,叮咚买菜还有3年的时间去实现盈利。

叮咚买菜首席战略官俞乐表示,“在叮咚买菜首次运营的上海,预计单位经济效益将在下个季度达到盈亏平衡。”

今年11月5日,全球证券和投资银行集团Jefferies Group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称,“预计叮咚买菜2021-2024年的GMV复合年增长率约为46%,并于2024年实现盈亏平衡,2025年实现正向净利润率。”

同时,报告认为,叮咚买菜单位经济模型不断完善,并给予38美元目标价。

但对前置仓模式而言,目前仍未解决的难题是客单不能覆盖“履约成本”。

在第三季度,叮咚买菜依然面临着成本高企的问题:成本与费用为82亿元,较上年同期的37.77亿元,增长117.3%。

其中,商品成本为50.6亿元(约7.86亿美元),同比增长109.2%;履约成本为23亿元,同比增长120.8%。

此外,销售与市场费、管理费用分别为4.28亿元和1.5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06.8%和78%。

从中不难看出,叮咚买菜第三季度的履约成本超过23亿元,仅次于商品成本,占到总经营成本及开支比例的28.05%。

也就是说,前置仓新开网点越多,其仓储租金、工人工资、外包骑手等费用的履约成本就会越高。

3

这也是为什么叮咚买菜在现阶段会选择“效率优先”的打法,因为通过效率的提升,可以减少各个环节的成本、提高毛利空间。

前置仓模式由于履约成本高,需要足够单量及客单价才能实现盈利。

东北证券曾发布的相关研报显示,300平方米的标准前置仓,在客单价60元、单日订单量600-1400单的情况下,在不考虑产品从产地到达前置仓的运输成本的前提下,单笔订单的前置仓履约费用在10元-13元/单左右。

当然,这也只能作为一个参考。虽然履约成本高,但并非无解。

《灵兽》曾在以前的文章中提出过一个观点:一是,通过技术进步,提高效率,能够降低履约成本;二是,提高客单价和客单量,覆盖掉履约成本。

前者是节流,后者为开源。

实际上,叮咚买菜已经通过深耕供应链,扩大产地直采比例,调整商品策略、推出自有品牌和差异化商品等,提高客单,扩展毛利空间。

今年,叮咚买菜的重点发力方向为半成品菜市场,叮咚买菜APP上,这类的商品也在逐渐增多。

包括开袋即食的熟食、沙拉、鲜食,加热即食的半成品菜以及净菜、快手菜调料、调理半成品菜、火锅食材、烧烤食材等品类。

通过扩充品类、细分更多消费场景等,叮咚买菜在努力提高客单。

目前,叮咚买菜其已经从生鲜产品逐步扩展到预制菜、鲜花绿植、日用品等。其中,预制菜的毛利率比平均毛利率高出近10个百分点。

从中不难看出,单纯的卖菜只能是低毛利。但经过加工的半成品菜却不同,通过大仓的加工、生产和运输,可能有8%的毛利率空间。

按照叮咚买菜计划,未来半成品菜销售规模将达到10%。

无疑,快手菜、自有品牌等都是增加客单量和客单价的方法,也将有更好的毛利空间,有利于叮咚买菜总体毛利的提升。

Jefferies Group的报告称,“自有品牌带来了更大的商品差异化,目前热销的‘日日鲜’猪肉、‘叮咚大满冠’火锅、‘良芯匠人’面食 、‘拳击虾’等系列深受用户欢迎。预计其自有品牌的GMV贡献率在今年第四季度将达到8%,长期可达到30%。”

4

当然,所有的分析都是基于过去的数据。

在实际运营中,引入竞争因素后,情况可能更为复杂。

举一个不甚恰当的例子,一家区域的连锁社区生鲜店,在2020年下半年已经实现了盈亏平衡,盈利在望。但当社区团购业态,开入这个区域后,这家连锁生鲜店又变成亏损了。

前置仓业态面对的竞争,并非单纯同行业的生鲜电商,还有社区生鲜店、超市、会员店和第三方到家平台等。

这并非一个增量市场,而是在存量市场中抢夺消费者。

试想一下,如果靠商品力致胜,那么目前看,也只有山姆会员店才能力压诸多业态。未来,叮咚买菜的发展方向会是“前置仓的山姆会员店”吗?

再换个角度,如果叮咚买菜停止补贴,是否会影响其流量?它又靠什么引流和提高复购?

更关键的是,生鲜购买,毫无忠诚度,补贴也不可能烧出来一个市场。

一位生鲜电商企业的CEO表示,前置仓模式有三个关键要素,即客单价、毛利率和密度。如果将三者联系在一起,互相影响的作用就会被放大,有时提高客单价就是以牺牲毛利为前提,“处理好三者的关系特别难”。

“假设在客单价、毛利率和密度全部增长的情况下,企业就会特别重。”上述生鲜电商企业CEO称。

同时,生鲜生产整体的供需关系相对均衡,特别是在大中型城市,供需关系处于纳什均衡状态,各方竞争角力呈系统化的稳定状态。想突破这种平衡非常难,一定需要付出巨大代价。

过去,叮咚买菜所付出的代价是,每进入一个新的城市,都通过补贴方式去吸引和留住用户,即“用烧钱换规模”。

但该生鲜电商企业CEO仍认为生鲜电商大有机会:

一是,围绕用户体验,提供高质商品和好的服务。

因消费者已经在在其他各个领域已经养成了对品质及服务追求的习惯,这是一个不可逆的趋势,很难退回去。

这就要求生鲜电商,围绕品质、冷链、商品溯源及对品质的管控、服务的品质等方面做好文章。比如,轻松退、准时达、一站式买齐等。

二是,一切围绕价值创造,提高效率。

同时,该生鲜电商企业CEO认为,前置仓有市场,但并不是所有城市都适合。同样,在一个城市,也不是所有区域都适合开前置仓。

“靠烧钱烧来的‘羊毛党’,其消费能力与前置仓企业提供的服务并不匹配。因为他们不愿意为到家服务付费,这些都是假客户,没有意义。”

一定是在一二线城市,并在高净值人群密度高的区域,才是前置仓的客群,也才适合前置仓的进入。

当然,对已经拥有1375个前置仓网点的叮咚买菜来说,未来所面临的竞争压力并不小。

在这种情况下,它能实现盈利吗?或者它会在哪一年实现盈利? (灵兽传媒原创作品)

注:文/楚勿留香,文章来源:灵兽,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